医考培训到底有没有可能打破市场细分的天花板?

医考行业未来又要往哪里去?

10月下旬,2021年医师资格笔试成绩公布,除了部分地区还有二试外,其他考区的医考工作已步入尾声,这也意味着新的一群医学生拿到了成为医生的“敲门砖”。

从一名医学生到成为一名真正的医生,中间到底要经过多久?

“本科学医5年,再考个研,毕业后还要参加全国执业医师统考取得执业医师证、参加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这时基本已年逾三十了。”

十余年来,与新医改相伴生的是,医考培训(含医师、药师、护士、卫生职称、技能类)行业也实现了从无到有的诞生与发展,引起更多人的关注。不过,在经过了具有积淀意义的十年成长期后,医考行业未来又要往何处去?

01 极其分散的医考培训市场

2009年3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发布,要求2009年-2011年重点抓好五项改革:一是加快推进基本医疗保障制度建设,二是初步建立国家基本药物制度,三是健全基层医疗卫生服务体系,四是促进基本公共卫生服务逐步均等化,五是推进公立医院改革试点。

这是一个十分具有标志性的政策变化。《意见》的提出,揭开了中国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序幕。如今人们普遍认为,从此开启了真正的新医改。

随即,一些明显的变化开始出现。比如医药类执业资格证考试难度加大、通过率下降。

必须说明的是,国家医师资格考试是医务人员从业的准入门槛,必须持有医师资格证书和医师执业证书两项证书才能成为正式医生。前者须通过国家医师资格考试获得,后者是在获得前者后由相关部门发放。

大部分的医考培训机构是很偶然地闯进这个市场中的。之前的医疗考试制度和流程,导致了医考考生对培训几乎没有需求。医疗改革之前,市场上仅有医学教育网(由正保远程教育在2005年孵化,以线上课为主)等为数不多的医考培训机构。

一方面,彼时的医师执业资格考试通过率比现在高很多。

医师资格考试通常包含两部分内容:其一是实践技能考试,其二是医学综合笔试。根据国家医学考试中心的数据显示,技能考试通过率在67%左右。医学综合笔试在1998年医师资格考试开考时通过率在60%左右,而据多位业内人士透露,现在通过率则在15%左右。

另一方面,当时的医考乱象不止,作弊、买证、替考之事时有发生。一部分考生的心态是同样要花钱,与其参加培训,还不如走捷径。

医考培训到底有没有可能打破市场细分的天花板?

(图源:艾瑞咨询)

一面是医疗行业从业人员的准入证书,一面是每年上百万的考试大军和较低的通过率,医改带来的变化吸引了创业者们的目光。对于医考培训市场的从无到有,一个颇有象征意味的故事是金英杰完成从政法英杰到金英杰的蜕变。

2004年,法律系毕业的赵鸿峰创办了政法英杰,主做司法考试类培训,他认为,“司法改革过后,必然是医疗改革”。由于法考培训市场天花板明显,从2006年开始,赵鸿峰就开始关注医考培训领域。直到2009年,赵鸿峰等到了医改带来的风口。他随后砍掉了工程等小品类,建立了医考培训品牌金英杰。

直到2015年左右,彼时医考培训行业里已经林立着多家数千万级营收规模的机构,包括医学教育网、金英杰医学、百通世纪、文都医考、银成医考、张博士医考、阿虎医考、昭昭医考等,各有特色。

比如,金英杰医学在口腔领域较有名气;张博士医考、阿虎医考、昭昭医考,均以临床医学见长;银成医考图书销量较高。

2015年之后,资本开始关注医考培训市场,部分跨界企业也涉足医考行业。

金英杰先后于2015-2016年完成两轮融资;壹医考在2016-2017年先后获得三轮投资;百通世纪于2018年获得数千万元A轮投资;2020年,以学历提升、执业药师为主营业务的润德教育先后完成了A轮及A+轮融资,并于近日完成亿元级B轮融资。

在老选手之外,新选手近年也不断涌现。

中公教育的业务线也从公考外溢到医考招录、医考考研和资格证培训业务;唯实教育成立于2017年5月,从药师资格培训切入,拓展为以药师培训为主的护士资格、健康管理、药师职称、学历教育的多业务模型,采取专职师资、直营分校、研发驱动、以B端渠道为主的经营模式;作为跨界选手的医药互联网平台药师帮在2021年6月对外宣布完成新一轮2.7亿美元的融资,其“药学习”板块提供相关培训。

不过,令人颇为感慨的是,有了资本加持的医考行业并未如预期般快速步入高速成长期。至今,对于医考培训,业内人士的一个共识是,医考培训市场极为分散,至今仍无大体量的全国性品牌出现。多知网获悉,润德去年营收在5亿元左右;金英杰去年营收在4亿元左右;医学教育网去年营收在2亿元左右;其它均为千万级营收规模机构。

医考培训分散性的背后有多方面因素:

一、执业资格培训市场规模不足50亿元

据唯实教育创始人吴忠测算,医考“国家级”职业资格认证考试领域(含医师、药师、护士、卫生职称、技能类)的市场规模近50亿元。

医师常年报考人数在60万人左右,药师每年考生达70万-80万人,护士考生人数为70万人左右。

根据国家医学考试网披露的2021年医师资格考试数据,今年网上报名93万人,去年则是67万人。

“尽管中国每年培养60万医学生,但真正穿上白大褂的只有约10万人。”北京协和医学院教授张宏冰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另据多位业内人士表示,医师资格证虽然是刚需,但通过率很低,在15%左右。

据吴忠粗略测算,医师、药师、护士资格证培训等各细分领域的参培率在35%左右。

再加上,医考资格证市场相对公考招录、医学考研而言,客单价偏低。其中,行业里医师培训的线上客单价在1000元-5000元之间,线下客单价在8000元-1.5万元不等;护士培训客单价较低,上限在3000元左右。

对于客单价天花板,吴忠分析,虽然职业资格证考试也刚需,但相对而言,并没有公考和K12强烈:“职业教育,落脚的是职业,过线就行,与K12注重提分升学的导向明显不同。医考主要群体是社会在职人群,参培属于自我消费,学习依靠自我驱动力。医考是为了考证,考公是为了就业,考证不一定能直接就业,但必须要考证。考公考研主要面向大学生群体,意味着整个家庭的投入。”

报考人数规模相对稳定、客单价低,根本性地决定了医考资格证市场规模不足50亿元。

二、医学细分科目众多

医疗行业知识体系复杂健全、细分科目众多、应用难度极高、专业门槛高。

据了解,国家医师资格考试由国家医学考试中心负责管理,实行国家考区和考点三级管理的体制。国家医师资格考试大概分为四类三级:即临床、中医、口腔和公共卫生四大类。三级包括执业医师、执业助理医师和乡镇执业助理医师。其中,中医类又分为中医、中西医结合和民族医。民族医又包括蒙医、藏医、维医等等。到目前为止,中国的医师资格考试总共有24类,其中占考试绝大多数人的主要包括这些门类:临床执业、临床执业助理、临床执业乡镇助理、中医执业、中医执业助理、中医执业乡镇助理、中西医执业、中西医执业助理、口腔执业、口腔执业助理、公共卫生执业、公共卫生执业助理,共12类考试。这12类报考人数占总报考人数的95%以上。

对比公考行业来看,公考科目只有申论和行测两门,且考生报考门槛低。

也是在这样的分散格局下,名师导向及加盟体系成为医考培训行业主流模式。

“老师起码得是医学药学的本硕学历,有一定的专业基础,把药理病理讲清楚,还要讲得接地气。培养一个医考老师起码要半年。”吴忠表示,“当一个行业里大面积用兼职老师,这个行业就走不远。兼职师资意味着其医学考试不能保证及时更新,也不受约束,很难标准化生产。”

02 医考细分资格证类目报考需求受政策波动性大

如前文所述,医考培训市场起于政策红利带来的市场空间,但政策的波动性也令这个年轻的行业不无隐忧。

政策对执业药师资格证培训的影响尤其明显。前几年政策红利好,国家对药店的执业药师的配备数量有严格要求。但近两年,药师资格证报考出现了断崖式下滑。据统计,2021年全国执业药师职业资格考试报考人数较之2020年减少了8万人。这是由于2019年颁布的《执业药师职业资格制度规定》和《执业药师职业资格考试实施办法》及2020年国家药监局发布的《关于规范药品零售企业配备使用执业药师的通知》等一系列规定提高了执业药师考试的报考门槛(以往中专生可报考执业药师,现在需要大专及以上学历方可报考,而全国药店从业者学历在大专以下的占比超80%,其中,中专生占60%多)。

特殊国情下的阶段性措施也对行业产生不小的影响。2020年4月,为促进就业,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部等7部委联合发布《关于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实施部分职业资格“先上岗、再考证”阶段性措施的通知》,提出对《国家职业资格目录》中部分职业资格实施“先上岗、再考证”阶段性措施。其中包括护士执业资格。这也就意味着,即使高校毕业生没有护士执业资格考试证书,只要符合护士资格考试报名条件的高校毕业生,可以先上岗从事相关工作,再参加考试并取得职业资格。随之而来的是,去年护士执业资格参培与报考均有所下降。

对于适合全民报考的健康管理师来说,由于报考门槛低且与补贴激励挂钩,受政策文件影响要更明显。2020年人社部发布《关于做好水平评价类技能人员职业资格退出目录有关工作的通知》,公布于2020年12月31日前将水平评价类技能人员职业资格分批有序退出目录。尽管人社部也一再强调,推动水平评价类技能人员职业资格退出国家职业资格目录,不是取消相应职业和职业标准,更不是取消技能人才评价,只是由资格评价改为技能等级认定,改变了评价发证主体和管理服务方式,实行“谁用人、谁评价、谁发证、谁负责”。但一个事实是,通知发布后,健康管理师报考需求下降。

03 “医考培训一定要打通上下游产业链

医考资格证市场培训周期短,用户生命周期短,要想拥有规模效应,需要打通上下游的产业链

“只做医药护卫任一领域都很小。医药护卫的需求主要在下沉市场,这就要求机构要布局多品类全职师资和市场队伍。但即便配备了下沉的市场队伍,也需要多元化的业务支撑,下沉至基层的挑战在于需要有多品类业务支撑基层的校区。”

“医药行业是一个需要终身学习的行业。医生的职称考试伴随终身。所以医考要和上游结合,打通上游的学历职业教育+下游就业培训(含资格证、招录考编)的生态链。”吴忠判断,医考行业目前最大的需求不是考证,而是就业。国内目前虽然很缺医生护士,但更缺的是医药界蓝领人才,比如护工、养老护理员、育婴师等。目前护工多是社会人士,多数未经专业系统化培训。因此定制化培养医药人才的学历职业教育学校的出现显得难能可贵。比如长沙湘麓医药中等职业技术学校,在提供药学销售人才就业方面做出了很多实践。

除了构建完整生态链外,值得一提的是,医药技能培训(骨伤、急救、针灸、推拿等)也是蓝海市场。这一领域虽有政策扶持,但目前医考机构涉足较少。

作者:徐晶晶

声明: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