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特集团通过聆讯:一款晾衣架撑起来的“资本梦”

智通财经APP了解到,历经三次递表的贝特集团,终于于10月29日通过港交所聆讯,智富融资为独家保荐人。

与此同时,该公司还发布消息表示将于10月30日-11月5日招股,拟发行1.25亿股,香港发售占10%,国际配售占90%,另有15%超额配股权。每股定价1-1.2港元,每手2000股,预期于11月12日上市。

据悉,贝特集团是一家诞生于浙江湖州,生意遍布全球的家居日用品制造商。

具体而言,该公司主要从事设计、开发、制造及销售各类常用家用必需品。其中,其所提供的家居必需品大致分类为洗衣用品、家居清洁用具及厨房用具等于最后实际可行日期,该公司可为其OEM及ODM客户或以自有品牌“家吉宝”提供超过1800种不同功能及特点的产品。

接下来,不妨从贝特集团的招股书出发,来看看其藏在家居用品背后的“资本梦”?

营收逐步增长,易受贸易摩擦影响

从核心财务数据来看,贝特集团的基本面整体上呈现出一种“稳中存忧”的状态。

营收方面,得益于洗衣用品、家居清洁用具及厨房用具销售量及平均售价不断增长影响,近几年贝特集团营业收入规模不断扩大。

据招股书数据披露,2018年至2020年,该公司实现收入分别为3.29亿元、3.37亿元、3.85亿元,后两年分别同比增长2.43%、14.3%。截至2021年前四个月,该公司的营业收入继续呈增长趋势:实现收入为1.26亿元,同比增长11.9%。

贝特集团通过聆讯:一款晾衣架撑起来的“资本梦”

(数据来源:贝特集团招股书)

拆分业务结构来看,洗衣产品及家居清洁用具为该公司的主要收入来源,2018年至2021年前四个月,这两大板块所获收入占总收入的98.4%、98.6%、95.9%及99.0%,而厨房用具仅占收入较小的一部分。

不过,相较于不断增长的营收,贝特集团的净利润则表现比较波动:2018年至2020年,该公司实现净利润分别为4100万元、3406万元、4625亿元。截至2021年前四个月,该公司实现净利润为1189万元,同比减少13.8%。

而盈利方面,受销售成本增长影响,贝特集团的毛利率在2021年前四个月更是同比下降了4.6个百分点。

具体而言,2018年至2020年,该公司的毛利率分别为27.7%、28.1%、29.7%,逐年提升。但由于2021年前四个月的整体销售成本增加所致,2021年前四月录得毛利率为27.6%,较前几年的毛利率水平均有所下滑,较2020年同期的32.2%则减少4.6个百分点。

贝特集团通过聆讯:一款晾衣架撑起来的“资本梦”

(数据来源:贝特集团招股书)

需要指出的是,除了净利润和毛利率表现波动之外,实际上贝特集团的经营业绩也极容易受贸易摩擦影响。

据悉,该公司的洗衣产品及家居清洁产品主要销往20多个国家及地区,包括美国、英国、德国及澳洲等地。2018年至2021年前四个月,其海外销售分别贡献总收益的比例为99.1%、98.6%、 98.9%及99.7%,其中向美国的销售产生的收益贡献百分比分别为44.9%、44.4%、 46.3%及26.9%。

另据招股书显示,贝特集团销往美国的产品几乎全部列入对中国进口产品加征关税的清单4A或清单3的范围内,须加征7.5%至25%的关税,仅有一种产品(窗户清洁套装)列入清单4B。由此不难看出,公司销往美国的所有产品几乎须额外缴纳7.5%或25%的关税,进一步抬高了公司的经营成本。

行业竞争压力大,急需“补血”和“扩产”

前文已经提到,洗衣产品用具及家居清洁用具为贝特集团的主要收入来源,下面不妨从这两大业务板块的市场空间出发,来看看该公司在行业的竞争优势究竟如何。

洗衣产品用具板块中,贝特集团可提供包括晾衣器、衣架、烫衣板、洗衣篮等产品,其中以晾衣器为主,且主要销往英国、德国和澳洲。

2015年至2020年,英国晾衣器市场全球份额2%,市场规模从8590万英镑增至9140万英镑,复合年增长率仅为1.2%;德国地区的晾衣器市场全球份额4%,市场规模从1.78亿欧元增至1.84亿欧元,复合年增长率为0.7%;澳洲地区的晾衣器市场全球份额1%,市场规模从8230万澳元增至9400万澳元,复合年增长率为2.7%。

反观中国晾衣器市场,与上述地区增速较缓的特征相比,这一行业在国内市场保持了高速增长——2015年至2020年销售额复合年增长率达到了8.8%,2020年为125.8亿元。

贝特集团通过聆讯:一款晾衣架撑起来的“资本梦”

(数据来源:贝特集团招股书)

家居清洁用具板块中,贝特集团的很大一部分收益主要来自于向美国销售家居清洁产品,其中产品主要涵盖洁地工具(如拖把)、玻璃清洁工具(如窗刮)。

据招股书数据披露,美国的家居清洁用具市场属于成熟市场,2020年占全球家居清洁用具市场的市场份额约为15%至20%。按零售额计,美国家居清洁用具的市场规模由2015年的约66亿美元增加至2020年的约79亿美元,复合年增长率为3.7%。

而中国的清洁用具零售额则由于2015年的450.92亿元增长2020年的664.63亿元,年复合增长率为8.1%,预计至2025年达到970.82亿元,不过增速也出现了放缓特征。

贝特集团通过聆讯:一款晾衣架撑起来的“资本梦”

(数据来源:贝特集团招股书)

因此,基于上不难看出,虽然贝特集团的产品销售范围广泛,但其核心产品的市场增速已然出现了放缓的特征。

而需要指出的是,除了市场增速有所放缓之际,贝特集团也面临较为激烈的行业竞争。

智通财经APP观察到,截至2020年底,国内有600家晾衣器制造商,其中约100名制造商从事出口业务,虽然按照出口收益计贝特集团市场份额为6.6%,排名第二,但是前五名市占率32.6%,且相差不大,意味着其仍面临着较为激烈的竞争环境。而在家居清洁用具制造行业,截至2020年底,国内有8000名参与者,超过2000名从事出口业务,CR5仅为2.7%,而且贝特集团不具备市占率优势,市场份额仅0.4%。

在此背景下,贝特集团的核心竞争力优势也不是十分明显。前文已经提到,贝特的产品主要以OEM或ODM方式生产并售予国际品牌商或品牌授权代理以在海外市场作为批发商或零售商转售。其中,OEM就是俗称的“代工”,而ODM就是俗称的“贴牌”,进入门槛并不是很高,这也意味着贝特集团并不存有较大的技术优势。

鉴于此,想要在如此激烈的竞争环境下继续“生存”下去,贝特集团想到了一个“大招”——即通过扩大厂房、扩充产能促使现有业务持续增长。

据招股书透露,该公司此次此次上市募资主要是为了扩大厂房扩充产能,目前已在湖州厂房附近物色新土地建立新房,预计到2022年底,洗衣用品及家居清洁用具的最大年设计产能分别达185.8万件及1017.8万件; 而到2023年底将达265.8万件及1337.8万件。

但因为流动资金较为紧张,该公司通过上市募资“补血”的心也不言而喻了。

据招股书显示,截至2021年8月31日,贝特集团的在手现金为6112.3万元,其中存货和贸易应收账款两项合共占据总流动资产(2.77亿元)的近72%,占比相对较大,流动资金显然有些吃紧。

贝特集团通过聆讯:一款晾衣架撑起来的“资本梦”

(数据来源:贝特集团招股书)

综上种种来看,贝特集团终于“闯关港交所”成功的背后也并非全无“烦恼”,而通过上市募资来扩充产能的举动,或许也是其解决“烦恼”的第一步吧。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智通财经”(ID:HKSTOCKS-007)

声明: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