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日本顶尖学生的去向看日本经济未来

作者:深圳宁南山,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日本最好的东京大学2019届本科生的就业去向:

去三井住友银行(20人),三菱UFJ银行(17人),普华永道(16人),埃森哲(15人),东京海上日动火灾(15人),NHK(13人),三菱商事(13人),三井物产(12人),乐天(11人),德勤(10人)的学生最多。

基本都是银行、会计、咨询、保险、传媒、批发、服务、证券业公司。

本科毕业生去向最多的20家公司中,只有排在第20位的富士化学算是制造业公司。

东京大学理工科也挺强的,本科生去制造业的却这么少,另外一个问题是主要去向中没有在中国火爆的互联网公司,说明互联网这一波日本是没有赶上的,全球的财富都被互联网公司收割,当然主要是美国公司,中国也就是TikTok能在全球火一把,另外阿里巴巴勉强算一个。

从日本顶尖学生的去向看日本经济未来

我们接着看东京大学的2019届研究生毕业生的企业去向,索尼、野村和丰田居首。

这下终于是制造业排在最前面了,前四位有三个是制造业公司。其中去索尼的人数最多(35人),野村排第二(30人),丰田排第三去了29人,富士通第四去了23人,埃森哲、IBM和日立并列第五各去了22人。

从日本顶尖学生的去向看日本经济未来

接下来还有第八位的NTT通信招聘20人,并列第九位的三菱重工和乐天各招聘15人,

然后是普华永道和软银各招聘14人并列第11位。

之后是NEC,雅虎,瑞可利(做人力资源的),旭化成,三菱化学,三菱电机并列第13位,各招聘了13人。

综合起来做个总结:

第一点,没有新公司出现。从日本本土制造业企业来看,索尼、丰田、富士通、日立、三菱重工、NEC、旭化成、三菱化学、三菱电机仍然是日本顶尖学生最好的就业去处,而这些企业总体缺乏增长的活力。当然,索尼算得上是其中改革的佼佼者了,受疫情影响带来的游戏业务、芯片和电视销量增加影响,2020财年索尼的净利润预计超过1万亿日元,差不多100亿美元的净利润了。相比而言,中国的新公司是很多的,VIVO、OPPO、小米、大疆、海康威视这些大名鼎鼎的制造业品牌都是在过去20年成立的,互联网和芯片领域就更不用说了,像芯片的长江存储,合肥长鑫之类的芯片制造工厂都才五年的历史。

第二点,跟中国的高校比较,从就业走向上看,日本顶尖学生就业行业集中在电子、汽车、机械、化工、证券咨询等领域,流向芯片、人工智能5G、航空航天、互联网、云计算等新兴产业的明显偏少。索尼、野村和丰田依然是东大研究生三个最大的去向。

从工资来说,索尼在日本本土给2016届硕士毕业生的月薪是25.1万日元,比2015届上涨了1000日元,按照今天的汇率,就是1.5万人民币左右,也是在2016年,华为在日本开出40万日元月薪(2.4万人民币月薪)招聘,由于明显高于日本一流企业,因此当时在日本引起不少网友热议。

从日本顶尖学生的去向看日本经济未来

根据日经中文网的报道,索尼把2019届硕士毕业生的起薪提高至28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68万元),17k这个薪资,对于顶尖毕业生来说看起来似乎一般,但是把奖金、加班费之类加起来之后可不低,根据日经中文网报道,年收入可达到600万~630万日元(36万-38万人民币一年),如果是AI这种热门专业方向收入还会更高,这样看索尼也是个不错的去处,难怪成为东大毕业生去向的第一名。

除了企业之外,东大的应届硕士生也有去政府部门的,其中去国土交通省的最多(13人),然后是经济产业省11人,日本专利局6人。

对于日本,我个人反正是不太看好的,总体缺乏活力,主要还是在其传统优势领域吃以前打下的红利,但是新产业的蛋糕拿的很少。

就拿游戏来说,上世纪九十年代的单机和游戏厅时代,日本游戏占据绝对优势,但随着互联网时代来临,先是网络游戏的崛起,然后是手机游戏的崛起,日本厂家明显就没有跟上节奏,现在中国的手机游戏份额反而成了全球最大,根据Sensor Tower的数据显示,2021年9月份全球手游发行商收入榜TOP100共计有39家中国厂商,合计吸金近25.2亿美元,占全球TOP100手游发行商收入的41.5%,创造了历史新高。

其中上海的米哈游公司已经成为了国内现象级的游戏公司,其开发的《原神》在日本也获得了相当的份额。

游戏只是一个例子,在家电、显示面板、智能手机、电动汽车、互联网、芯片设计和制造等领域日本也同样没有赶上热潮。

而且日本还有个最大的威胁,就是汽车产业面临电动汽车时代的冲击,如果这个能顶住,日本还是能继续维持三四万美元的人均GDP的。

从人口上看,日本正在加速走向萎缩。一般我们印象中日本人口减少是近几年的事情,其实不然,2005年日本就首次出现了出生人数少于死亡人数的情况,2006年这个趋势又被逆转,但2007年及其之后,日本每年的死亡人数再次超过出生人数,而且两者之差越来越大,2020年一年日本人口减少首次超过50万人。

2020年日本出生人口仅840832人,较上年减少24407人,创1899年有统计以来新低。

每位女性平均生育子女数量的指标“合计特殊出生率”为1.34,连续五年持续下降。

2020年,日本死亡人数共1372648人,然而,出生人口减去死亡人口得出的人口自然减少量为531816人,创历史最大减少幅度。

从日本顶尖学生的去向看日本经济未来

当然,从另外一个方面讲,只要电动汽车和自动驾驶时代日本公司不要被中国冲击垮,那么日本的家底足够他们吃老本,也就是他们的优势是“先富后老”。

这是什么意思呢,日本进入老龄化的时候,日本技术和产业的全球领先已经建立起来了,而且具有非常高的壁垒,同时日本的生活水平已经非常高了,因此即使受到老龄化的影响,日本不发展了,经济停滞了,整个社会工资水平几十年不变了,当前的生活水平状况也是可以接受的。

而且说实话,日本建立起来的产业壁垒是非常高的,就拿近几年来的半导体产业为例子,我国的半导体生产设备和材料,要想取代日系的产品不是未来几年就可以办到的,当前我们的期望,只是我们能先做出可用的国产化的产品,还不能指望马上就追上日本的水平甚至领先。

而且,在全球这样一个阶层固化的社会,在中国和韩国之后,你要说还有第三个国家能够在技术和中高端产业上威胁到日本,我认为在未来一二十年还暂时看不到。

日本就像是一个富有工作经验的中年男子,技术水平还可以但是对新技术的学习能力变弱,总体也缺乏年轻人的冲劲和活力,但是毕竟又是中年男子,存款积蓄比较多,工资水平也高,只是已经多年没涨薪了。

但是如果换成是“未富先老”,则就不可以接受了。我说的是我们国家,不发展是不可接受的,就一个简单的问题,我国目前很多农村地区的厕所还是旱厕,还没有实现冲水水洗和马桶化,我认为这是不可接受的,长期看我们得在农村地区也实现高度的干净整洁。

另外我国大部分省市区的最低工资,才一千多元人民币,连深圳目前的最低工资也才2200元,这个收入水平,我认为也是不可接受的,必须要通过发展来解决。

所以对于我们而言,紧抓住这最后的中高速增长期,在老龄化的影响如排山倒海般地扑来时,或者在以后可能的经济停滞期到来时,尽量地把我国的产业发展水平、基础设施建设和国民素质前推到前所未有的高度,这样才能让我们到那时候即使在面临经济停滞、老龄化严重的情况下,依然能保持一个可以接受的经济水平。

我想这就是我们这一代人的使命。

作者:深圳宁南山

声明: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