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气巨头为何被气候大会拒之门外?

作者:小世儿,编辑:张希蓓,原文标题:《被COP26拒之门外的油气巨头》,头图来自:unsplash

“由于对企业的净零承诺持有怀疑,油气巨头们将不会在COP26上承担任何官方角色。”10月21日,英国《卫报》根据它所获得的英国官员间私人邮件记录这样写道。此时距离苏格兰格拉斯哥举办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二十六次缔约方大会(COP26)的召开仅余10天。与此前的历届会议有所不同,随着气候危机逐渐成为全球共识,由英国和意大利共同承办的这次气候峰会,成了这个深秋最受各方瞩目的国际事件。

《卫报》在报道中透露,这些邮件系活动组织Culture Unstained利用信息自由法案索取得到,其中直接涉及英国石油巨头BP对主办方官员进行的游说活动,希望在COP26上承担一些角色,但由于主办方官员持续质疑BP提出的净零排放和脱碳计划的诚意,石油巨头最终被拒绝了。

同一天,东道主英国另一家主流媒体BBC同样释出了一份根据非公开文件完成的独家报道:在政府间气候变化小组(IPCC)公布那份确认人类对气候变化负有不可推卸责任的报告之前,各国对于报告草案提出的修改意见。并不出人意料地,油气煤炭等化石能源出口“大户”们对报告意见满满,沙特毫不客气地要求IPCC“删除诸如‘需要在所有规模上采取紧急和加速的缓解行动……’之类的措辞”,煤炭大国澳大利亚则认为“有必要关闭燃煤发电厂”的结论无法接受。

不过,一如卫报报道中的英国官员,这些政治施压姿态也遭到了IPCC的拒绝。

事有二而有三,仅仅过了一天,彭博社引述与俄罗斯总统气候特使艾杰尔戈利耶夫的采访内容报道称,俄罗斯正计划为国家天然气巨头Gazprom出面进行游说,要求欧盟解除2014年以来因克里米亚事件而对该公司执行的经济制裁,以便Gazprom能够在即将到来的COP26上“投资绿色项目”。

油气巨头为何被气候大会拒之门外?

● COP26核心合作伙伴 / 网页截图

全球“脱碳”进行时,此前五十年里充当了世界经济腾飞发动机的化石能源出口商,如今正处在转型和公关的紧要关头。由于同时握有惊人财富和政治上的战略地位,各国油气公司在无论国内、还是国际的政治舆论场上都占据着不容小觑的话语权。不过,在卫报报道公布之前,COP26主办方已经发布了本届大会的企业合作伙伴名单,其中没有出现任何国际油气企业的名字。

用石油美元,投资气候转型

与刻板印象相反,油气公司对于气候变化的反应非但不慢,而且甚至走在世界前列,至少在全球变暖造成北极海冰融化,让进一步开采成为可能的第一时间是如此。在2020年之前,历届COP大会以及其他气候相关活动也都有油气公司作为赞助方出面,头们提供的理由十分简洁:转型需要钱,而他们恰好有。

对于因新冠大流行而意外延迟了一年举办的COP26,油气公司的筹划同样早已开始:媒体掌握的相关材料最早开始于2019年10月,当时挪威石油和天然气公司Equinor询问英国商业、能源和工业战略部 (BEIS),需要花多少钱可以使得Equinor在气候峰会上“可见”。

此后的12个月里,BP、壳牌和Equinor三家油气公司与主办方官员、BEIS代表和英国驻外使馆成员举行了至少13次正式会晤,讨论COP举办事宜和合作前景,其中BP甚至曾提议,可以在己方代表在场的情况下介绍英国官员与“其他国家官员”会面——作为主办国,英国需要动员尽可能多的国家参与峰会并给出更具进取心的气候承诺,但无论如何,这样的提议看上去还是过于暧昧并导致英国官员拒绝了它。

同期,苏格兰能源部长Paul Wheelhouse同样成为油气巨头的攻略目标:苏格兰议会根据相关法规公布的游说注册信息记录到了其中一部分游说活动,壳牌英国分公司经理人John Gallagher在2020年2月与Wheelhouse举行了面对面会谈,谈及“气候变化,COP26,以及石油和天然气在能源转型中的重要作用”,四个月后,英国油气(OGUK)代表也与Wheelhouse见了面,询问“是否可以在COP26计划公布之前与政府取得联系”。

10月25日,气候运动组织公布的新一项研究结果则称,自2015年巴黎协定签署时起,至2021年,六家油气公司(壳牌,BP,道达尔,Equinor, ENI 以及 Galp)已对欧盟委员会官员发起了至少568次游说努力,花费资金超过1.4亿欧元,这意味着在长达七年的时间里,类似的会面平均每周都要发生一到两次。与此同时,七年里还有70余位关键人物在欧盟、各国政府和化石能源产业游说团体的职位之间游走。

油气巨头为何被气候大会拒之门外?

● 对于欧洲油气公司试图干预气候政治的最新报告 / Fossil Free Politics

油气公司们坦然承认了这些报道,它们在各自的回应中表示,利用此前积累的庞大资金,它们可以、并且也已经成为新能源开发的主要投资者,也将成为负责任的气候政策当之无愧和责无旁贷的合作方,“我们不会因为参与有关对能源系统进行有意义的变革的对话而道歉——企业必须成为解决方案的一部分。”壳牌在其声明中说。

双面下注

听上去不无道理,但现实总比解释复杂。

今年4月,壳牌发布了自己的年度可持续报告,其中突出展现了近年来它对生物燃料、可再生能源和低碳交通的大力投资。壳牌承诺,为了抵消化石燃料造成的负面影响,它将在全球各地建设并运营数十万个电动汽车充电站。

但卫报记者发现,与这份年度可持续报告同时,壳牌还在一份单独的报告中披露了自己过去一年中的政治游说资金流向,其中一个名叫美国石油协会(API)的团体在获得资金数额上名列第一:壳牌在一年里向它提供了超过1000万美元。API是美国最有影响力的贸易行会组织之一,有近600家油气企业参与,2019年年收入近2.4亿美元。它同时也是著名的气候政策反对者,其首席执行官迈克·索默斯 (Mike Sommers)已承诺抵制拜登的一系列环境政策,首当其冲的就是电动汽车及其充电站。

油气巨头为何被气候大会拒之门外?

● 壳牌在其可持续报告中展示的电动汽车宣传照 / Shell Sustainability Report 2020

尽管名为“美国石油协会”,但API的执行董事会和关键合作方远不限于美国油气公司,资助者也不仅有壳牌,埃克森美孚、雪佛龙和BP都在大金主之列,2012届执行董事会中甚至还有一位名叫阿里·加布萨尼的沙特人,是来自沙特国有石油公司沙特阿美的高管。

一面竞相投资新能源开发,宣布公司的减碳脱碳蓝图,另一面又下注于封堵气候政策的政治游说,增加对于石化燃料的投资;一手支持电动车,另一手反对它——对于企业来说,这样的两手准备原本无可厚非,其中的不少油气巨头们,也正是靠着类似的两面下注策略而得以在数十年激烈的市场风向变动中生存至今——一部分如今积极否认气候变化的企业,四十年前甚至曾是全球变暖研究最早的资助者。

是转型,还是“漂绿”?过去半个世纪里对相关产业来说这并非二者择一的单选题,直到今年之前,在积极投资可再生能源的同时,埃克森美孚、雪佛龙、壳牌、BP和道达尔仍然被指每年要花掉约两亿美元来游说各国政府放弃或削弱本国即将出台的气候政策。

然而,今天的形势已经不再欢迎这样的左右逢源,油气巨头们面临的转型挑战,则异常艰巨。

气候风险正在成真

2019年,沙特阿美在其公布的年度报告中承认,因相关污染事件造成的法律风险和投资新能源的趋势正在威胁该公司的未来,并且与之同时,公司首席执行官 Amin Nasser 也在一场闭门会议上表示,“政策制定者和其他人当中,这样的信念正在日益增长:我们是一个没有什么未来的行业。”

今年5月底,分处大洋两岸的三家石油巨头几乎同时输掉了关键战役:一天之内,此前拒不改革的强硬派埃克森美孚和雪佛龙在发自董事会内部的突袭“政变”中应变不及,输给了内部支持减排和重写气候政策的派别,壳牌则在荷兰一场与环保组织之间进行的重要官司中败诉,被法院裁定必须在2030年前执行强制减排2019年水平的45%。*

油气巨头为何被气候大会拒之门外?

● 埃克森美孚官网:“切实可信的减排计划” / 网页截图

而直到2021年10月,沙特阿美仍在公开表态中警告称,今天脱碳、脱煤、离弃化石燃料的转型过程“将危及全球能源安全”。

早在这之前,石油产业内部因减排和气候压力而发生的分化已存在多时:自2019年起,壳牌、法国石油巨头道达尔和BP相继退出美国燃料和石化制造商联盟(AFPM),原因是后者没有对巴黎协定给出承诺。去年12月,壳牌清洁能源高管因不满公司改革步伐而宣布辞职,今年1月,道达尔又因气候政策分歧而宣布退出API,受此影响,包括BP、壳牌和Equinor在内的欧洲能源公司均表示将审查API的气候相关政策,凸显出美欧油气产业立场进一步分化。

这当然并非欧洲公司“觉悟”更高,而是欧洲油气企业面临着比其他国家同行们大得多的监管和法律压力,而如今COP26主办方的严词拒绝,更使得油企的减排承诺含金量成为各方焦点。

利用信息自由法案索取到了主办方官员邮件副本的活动组织Culture Unstained对卫报表示,结合大会主办方就此公布的“我们将与为气候目标采取了真实、积极行动并具有强有力证明的组织,以及承诺净零并公布了达成目标的行动计划的企业密切合作”声明来看,主办方的拒绝姿态已经在事实上表明了石油行业此前宣布的净零排放计划并不成立。

在此之前,油气行业的减排方案已多年为环保组织所诟病:无论新能源“折抵”、可再生能源研发、碳捕获还是碳抵消,都无法消弭油气公司在其生产和盈利过程中对地球环境造成的现实压力,如果没有绝对意义上的限产和减排,1.5°控温只是纸上谈兵,而尽管全球跨国油气巨头们得知和理解气候变化并不算晚,化石能源如何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减碳,直到今天仍是没有答案的难题。

10月20日,联合国环境规划署(UNEP)联合斯德哥尔摩环境研究所(SEI)等机构发布了《2021生产差距报告》,称2021年各国油气产业产量,相比同主题报告上一次公布的两年前,几乎没有变化。10月29日,六家油气巨头代表因公司在气候变化中疑似散布虚假信息和提供对于公司角色的错误描述,而被传唤至美国国会进行质询。

*注:今年7月,壳牌发布声明称将就这一判决提出上诉。

作者:小世儿

声明: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