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pic诉苹果案十大启示

本文来自:腾讯科技,原标题《Epic诉苹果案十大启示:苹果尚未垄断手游领域,创新平台也是黑匣子》,编辑:金鹿,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9月13日消息,美国加州法官伊冯娜·冈萨雷斯·罗杰斯(Yvonne Gonzalez Rogers)已经对颇具影响力的游戏开发商Epic Games诉苹果反垄断诉讼做出裁决,双方似乎都成了输家。法官得出结论,苹果并没有通过iOS或其应用内购买系统不公平地垄断移动应用市场,并要求Epic支付违约赔偿金,原因是该公司热门游戏《堡垒之夜》违反了与苹果签署的开发者协议。但与此同时,罗杰斯法官又命令苹果取消“反转向规则”,这些政策禁止开发者向用户推荐苹果应用内购买系统的替代方案。

不过,对于这两家公司以外的消费者来说,罗杰斯法官的观点有很多可供借鉴之处。她显然认为Epic Games和苹果的很多行为都有问题,两家公司的许多论点也都很糟糕。但她认真审视了所有这些争论,并为有关移动平台、应用程序垄断和现代反垄断法的进一步改革勾勒出了蓝图。因此,我们将密切关注这项裁决带来的十大启示,以及它们对两家公司各自意味着什么。

诉讼主要关于手游支付,而不是iOS应用或更大游戏市场

在庭审期间,Epic Games和苹果就《堡垒之夜》的iOS应用到底属于哪个市场争论不休。前者声称苹果滥用了对iOS应用生态系统的垄断权力,后者认为《堡垒之夜》处于竞争更激烈的整体数字游戏市场上。

但罗杰斯法官表示,这两种定义都是错误的,尽管苹果定义的错误程度要小一些。相反,问题在于苹果是否在“数字移动游戏交易”中拥有非法垄断地位。罗杰斯法官指出,手机游戏的用户群通常不同于PC或游戏机游戏玩家,他们非常依赖游戏内物品销售的“免费增值”模式,而这种模式对手机应用程序和游戏机或PC游戏来说都不那么重要。

Epic Games对苹果提出了10项指控,其中的大多数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苹果是否在《谢尔曼反托拉斯法》(Sherman Anti Trust Act)或加州专注于反垄断的《卡特赖特法案》(Cartwright)下实行不公平的垄断。尽管裁决对Epic Games的几个基本论点表示同情,但几乎所有的主张都被驳回。

苹果在手游领域还没有占据垄断地位,至少目前还没有

手机游戏占苹果应用商店收入的很大一部分,根据裁决,约占70%。苹果在手机游戏领域拥有超大的权力。罗杰斯法官总结说,iOS和安卓几乎是双头垄断,尽管她认为任天堂Switch和云游戏服务在不久的将来会成为它们潜在的竞争对手。这项裁决估计,苹果在手机游戏交易市场的份额约为55%,同时还有“极高的利润率”,这可能是垄断实力的象征。

但罗杰斯法官认为,尽管苹果拥有巨大的权力和超高的利润率,“仅凭这些因素并不能证明其存在反垄断行为,毕竟成功并不违法。”虽然Epic Games辩称iMessage和其他因素故意将用户锁定在iOS上,但罗杰斯法官并不相信这种推理。

这项裁决为未来的反垄断投诉敞开了大门。罗杰斯法官写道:“证据确实表明,凭借其可观的市场份额,苹果正处于拥有相当大市场支配力或垄断力的边缘。苹果之所以得救,是因为它的份额没有更高,相关子市场的竞争对手正在进军手机游戏市场,或许还因为Epic Games没有专注于这个话题。”

不过,就目前而言,这一判决削弱了Epic Games的指控,即苹果根据《谢尔曼法案》保持垄断或非法限制贸易,帮助推翻了Epic Games四项针对苹果的指控。该裁决称,推而广之,这意味着苹果没有违反加州的《卡特赖特法案》,并驳回了另外两项指控。

第七项指控称,iOS是苹果不公平地拒绝访问的“必要设施”,但Epic Games并没有认真地辩驳这一说法。罗杰斯法官对此表示,对于移动应用开发者来说,只能说网络应用和其他数字平台提供了一个合理但不太理想的分发选择。

应用商店缺乏竞争令人担忧

Epic Games诉苹果案的裁决中,有很多措辞对应用商店来说相当严厉。罗杰斯法官一度指出:“除了法律诉讼,似乎没有什么能促使苹果重新考虑定价政策并降低价格。而在其他方面,苹果在调解开发者和客户之间的纠纷方面做得很差,而且在应用审查过程中,要么采用自动化工具提高速度和准确性,要么雇佣更多的审查员。苹果创新缓慢的部分原因是其对应用商店的投资较低。”

与此同时,尽管罗杰斯法官对Epic Games的经济分析持悲观态度,但她承认“苹果与应用商店相关的运营利润率非常高。”她特别指出,缺乏竞争是个大问题。她在裁决中写道:“问题不在于苹果提供的服务很差。事实并非如此。关键是,第三方应用商店可以向苹果施压,要求其通过提供苹果忽视的功能进行创新。”

苹果对开放iOS有合理的安全担忧

苹果的庭审证人宣称,iOS是个异常安全的生态系统,因为它奉行“围墙花园”模式,称没有其他选择适合于人们手机上的敏感数据。Epic Games称这一说法是关闭竞争的借口。

这项裁决削弱了苹果的观点。罗杰斯法官对苹果软件工程副总裁克雷格·费德里吉(Craig Federighi)的评论尤其怀疑,后者对MacOS恶意软件进行了戏剧性但令人怀疑的谴责。罗杰斯法官总体上接受了Epic Games的建议,即苹果可以审查和公证iOS应用程序的安全性,但允许通过其他来源进行分发,类似于MacOS。她总结道:“尽管不受限制的应用程序分发可能会降低安全性,但即使目前没有采用其他模式,也很容易达到同样的目的。”

不过,罗杰斯法官并不认为这会让苹果的说法成为借口。她同意苹果的观点,即全面的人力审查可以提供“安全、可信的用户体验”,实际上是有利于消费者的。相比之下,她认为Epic Games提出的解决方案“主要似乎消除了对应用程序的审查”。

这项裁决粉碎了Epic Games的希望,即苹果在法律上必须允许iOS上的侧载应用和第三方应用商店,这是苹果在庭审中遭遇的最糟糕情况。

苹果有权要求其应用内支付选项

Epic Games与苹果的这场纠纷就始于应用内购买支付处理(IAP)机制。前者在iOS上对《堡垒之夜》进行了调整,让玩家可以通过两种方式购买游戏中的货币V-Bucks,分别是苹果应用商店或打八折的Epic直付。

Epic Games将苹果的IAP系统描述为一个收费过高的美化支付处理器,并辩称苹果非法将IAP与整个应用商店捆绑起来。在Epic Games看来,开发者应该能够提供多种支付处理选项,或者干脆拒绝苹果的支付系统。这是主要应用程序开发商的一大不满之处,但罗杰斯法官的裁决对他们来说并不是很有希望。

罗杰斯法官对苹果为其目前被锁定的系统,以及随之而来的30%佣金费率提出的某些论点持怀疑态度。她还指出,与标准支付处理相比,“没有证据表明IAP为开发者提供了任何独特的功能”。但她相当直截了当地反对苹果拆分该系统,称Epic Games对该系统的要求是“有缺陷的”。

在整个审判过程中,苹果始终表示,该公司并不是简单地对IAP上的支付处理收费,只是对应用商店中价值较高的交易收取佣金。Epic Games反驳说,苹果赚取的佣金不菲,称尽管应用商店帮助将用户与开发者联系起来,但苹果不应该从之后发生的每笔交易中分得一杯羹。

苹果和Epic就应用内购买系统到底给开发者带来了多少好处

裁决书称,相匹配的描述“部分属实”,但苹果“从未辩称,收取佣金仅仅是因为它为开发者和客户牵线搭桥”。相反,“IAP是苹果向开发者收取使用苹果知识产权许可费的方式”。

罗杰斯法官承认,尽管苹果聘请了一名顾问就其专利的价值作证,但她发现具体的30%费率“没有依据”。苹果仍有权收取某种费用来许可这些知识产权,而要求开发者使用苹果的支付系统能“以最简单、最直接的方式实现这个目标。”

同时,裁决称,Epic Games的非捆绑替代方案将“严重破坏”该系统。罗杰斯法官表示:“事实上,从某种程度上说,Epic Games暗示苹果不该从在其平台上进行的应用内购买中获得任何好处,这一补救措施与现行的知识产权法不符。”

罗杰斯的结论是Epic Games没有在上面讨论的垄断维护或限制贸易索赔上获胜的另一个原因,因为其中两个专门涉及IAP。她还表示,IAP不是一个独立的产品,所以苹果并没有非法将其与应用商店捆绑在一起,为此其根据《谢尔曼》和《卡特赖特法案》驳回了两项指控。

iOS开发者有权谈论替代方案

罗杰斯法官的结论是,苹果并未垄断手机游戏市场,但该公司的“反转向规则”确实违反了加州的《不公平竞争法》(UCL),即限制开发者告诉用户他们可以在苹果生态系统之外购买数字产品的政策。这项裁决聚焦于苹果开发者协议的这一部分:“应用程序及其元数据可能不包括按钮、外部链接或将客户引导至应用内购买以外购买机制的其他行动呼吁。”

罗杰斯法官几乎毫无保留地反对苹果的这项政策。她写道:“通过使用反转向条款,消费者不知道开发商在他们的网站上可能会提供什么,包括更低的价格。”开发者被允许向客户发送电子邮件进行广告宣传,但只能通过他们在iOS注册过程之外收集的地址,而消费者也不一定知道这些地址。

用户甚至不一定知道苹果收取的佣金。举例来说,如果他们在网络上订阅了自己最喜欢的报纸,所有的收益都会归报纸,而不是通过在iOS设备上订阅而减少的金额。有些人很欣赏苹果提供了一个统一的地方来管理订阅。但其他人可能不会,而且“苹果积极地拒绝他们的选择”,包括寻找替代品。

“苹果创新平台同时也是个黑匣子”

罗杰斯法官总结道:“苹果创造了一个新的创新平台,但同时它也是一个黑匣子。它强制保持沉默来控制信息,并积极阻止用户获取知识,以便在其他平台上获得数字产品。苹果利用这种对知识的缺乏来巩固自己的地位。”

裁决称,苹果的情况与另一起允许美国运通对实体商家使用“反转向规则”的案件“明显不同”,因为即使在后者的情况下,商家仍然可以说他们也接受Visa和MasterCard。因此,一项新的禁令将很快阻止苹果禁止“按钮、外部链接或其他行动呼吁”,这些措施可以将用户引导到其他支付机制。这对苹果来说可能是一件大事,尽管目前还不清楚这有多大意义。

即使不收取应用内支付费用,苹果也可以征收“苹果税”

罗杰斯法官的禁令在开发商能做什么方面留下了许多奇怪的含糊不清之处。从理论上讲,开发者可以添加按钮,将用户引导到Safari或其他应用程序进行支付,但看起来与使用苹果系统支付的选项没有什么区别。

但像Epic Games这样的开发商并不只是出于原则考虑控制支付方式,尽管它提供了某些独特的好处,比如可以处理退款。他们关心的是放弃苹果30%的佣金。罗杰斯直言不讳地说,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即使开发者可以完全停止使用IAP系统,罗杰斯写道:“苹果仍然可以向开发者收取佣金。对苹果来说,收取佣金只会更加困难。”这项裁决在脚注中详细阐述了这种情况,苹果被彻底禁止让开发者使用其支付选项:

“在这样一个假设的世界里,开发者可以避免佣金,同时免费受益于苹果的创新和知识产权。法院推测,在这种情况下,苹果可能会依赖于强加和利用一项合同权利,对开发商进行年度会计审计,以确保遵守其佣金机制以及其他方法。当然,IAP的任何替代方案似乎都会给苹果和开发者带来更多的金钱和时间成本。”

美国法律目前规定,苹果不能阻止开发者在iOS应用之外提供更便宜的价格,并告诉用户这一点。但是,如果大型开发商通过这种方式成功地将大量资金从应用商店转移出去,罗杰斯法官的裁决似乎就会为以其他方式收取“苹果税”敞开大门。

Epic和苹果的合同是有效的,前者故意违约

Epic Games诉苹果案的裁决宣布,苹果的开发者协议的一部分是非法的。但Epic Games仍然要为《堡垒之夜》支付系统的改变而付出代价。同样,如果Epic Games不同意遵守苹果的规定,它也不能在应用商店恢复《堡垒之夜》或在iOS上保留Epic Games的其他应用程序。

第一个原因基本上是苹果的协议没有违法。Epic Games声称这份合同是“非法和不可执行的”,因为它违反了《谢尔曼法案》《卡特赖特法案》和UCL。罗杰斯法官的结论是,UCL的单一违规行为没有足够的关联性或严重性,不足以证明Epic Games的违规行为是合理的。她还驳斥了有关苹果合同“不合情理”的说法。

第二个原因是Epic Games在这个过程中违反了另一条规则。当苹果的政策规定Epic Games不能“通过应用商店以外的分发机制提供、解锁或启用额外的特性或功能”时,它将备用支付系统隐藏在远程“修复”中。这一具体条款与反垄断指控无关,裁决得出结论,Epic Games“从未表明为什么它必须违反协议”来挑战苹果所谓的反竞争行为。

到底什么是游戏仍没有明确定义

当然,以上所有问题对消费者都具有法律上的相关性和重要性,并为未来的反垄断立法和诉讼树立了详细的先例。但在证人花了这么多时间争论什么是电子游戏之后,这项裁决给了我们明确的定义吗?

简而言之,答案是否定的,因为它没有必要这样做。

罗杰斯法官表示:“法庭不需要对电子游戏或游戏的定义下定论,因为所有人都认为《堡垒之夜》本身在外部和内部都被认为是电子游戏。”堡垒之夜将自己定位为一款游戏,即使Epic Games的首席执行官蒂姆·斯威尼(Tim Sweeney)也认为,这是建立更大虚拟世界“元宇宙”的基础,即使“元宇宙”仍处于初级阶段。

至于证人提出的定义,不幸的是,没有人同意,双方都没有提出任何普遍接受的行业定义的证据。这包括斯威尼所说的一款游戏“牵涉到某种输赢或分数递增”,以及苹果应用程序审核负责人特里斯坦·科斯米恩卡(Trystan Kosmynka)所说的“游戏有开始,也有结束”,以及“挑战已经到位”。

然而,罗杰斯法官确实花费了大量时间来分析视频游戏的核心元素。以下是一个简短的定义:“法院的结论是,电子游戏包括各种各样的游戏类型,这些游戏至少通过游戏玩家的不同程度的互动和参与而联系在一起。”

还有一个更精致的方法:“至少,电子游戏似乎需要玩家和媒体之间一定程度的互动或参与。换句话说,游戏要求玩家能够输入一定程度的命令或选择,然后这些命令或选择会反映在游戏本身中。这种游戏定义与其他娱乐形式形成对比,其他娱乐形式通常是消费者享受的被动形式(例如电影、电视、音乐)。视频游戏通常也是以图形方式呈现或制作动画,而不是像电影和电视那样通过实况录制或通过动作捕捉来录制。”

罗杰斯法官承认,她并没有澄清“电子游戏定义的外部边界”。她拒绝透露具体的非Epic Games游戏,如Roblox和Netflix的《黑镜:潘达斯奈基》(Black Mirror:Bandersnatch)是否属于游戏。她还说,她不能断定店面上的某些游戏是否存在色情内容还是有其他问题,因为相应的材料没有提交给法院。

罗杰斯法官最后称:“在电子游戏的定义中,什么是适当包括的,什么是排除在外的,法院最终将更棘手的问题留给了学者和评论员。”幸运的是,这两个群体中的许多人似乎都准备好迎接挑战。 

本文来自:腾讯科技,编辑:金鹿,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声明: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