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数200亿收购铠侠,“芯片冷战”要来?

作者:清柠,原文标题:《西数掏200亿收购铠侠,日本态度暧昧,“芯片冷战”要来?》,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早在8月25日的时候,华尔街日报针对固态硬盘行业的一场大收购,进行了预先吹风。

美国存储巨头西部数据(Western Digital Corporation)正在与日本存储厂商铠侠(KIOXIA,原东芝存储业务)谈判收购事项,交易金额可能超过200亿美元。

消息一出,各方反应不一。有人想维持铠侠作为本土厂商的独立性,也有人想让铠侠卖个好价钱。

不过同传统收购相比,这次的被收购方,反应却显得有些奇怪:

向来态度强势,反对外部收购的日本经济产业省(METI),居然表示这次收购可以“有限度的通过”。原本忙着卖掉铠侠的公司高管和大股东,却一直坚持IPO的计划,想要在上市之前,尽可能维持公司的独立性。

如此诡异的反差,让路透社的财经报道,都不得不在10个小时内,更新出两条内容风向相反的新闻。

西数和铠侠的这场收购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01 铠侠IPO,公司命运难说清

如果要搞清楚这场收购的各方动机,要先从铠侠下手。

铠侠在独立之前,原本是东芝的存储业务。然而东芝自2006年开始,就一直进行核电业务转型。2011年3月,福岛发生核泄露,全球核电遇冷。东芝核电业务无法盈利,变成了财务黑洞。转型失败,埋下了铠侠独立的影子。

2017年,急于筹集资金的东芝,只好将存储业务分拆成东芝存储公司。一年后,美国私募股权公司贝恩资本(Bain Capital),拉上东芝存储业务的老客户苹果、戴尔,以及存储厂商金士顿和希捷(Seagate),以18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该公司。公司也在次年更名为铠侠。

独立之后的铠侠,为了在公司层面获得更多现金,优先考虑IPO上市。公司一旦上市成功,市值将达到近200亿美元。然而随着中美贸易战带来的波动,以及去年疫情的影响,让存储市场充满波动。铠侠因此在去年9月,宣布推迟IPO计划。

铠侠延期的上市时间,恰好是今年11月,这是因为日本将会更换内阁。从目前风向看,日本首相菅义伟辞职后,日经225在9月7日一度上涨至3万点。贝恩资本作为铠侠的大股东,这个时候出售持股显然更划算。

作为收购方,西部数据给出的报价是200亿美元,符合铠侠IPO最开始的市值预期。不过西数目前市值仅为190亿美元,从业务规模来看,是全球老三想收购全球老二,收购存在失败的可能。此前相关媒体报道也指出,铠侠认为IPO计划的优先级高于与西部数据进行股票合并的可能性。

不明朗的结果,让铠侠高层对收购态度暧昧。

02 西数出手,日本当局意见大

这场收购之前,西数铠侠就一直“缘分未到”。

铠侠还是东芝存储的时代,双方就曾共同投资铠侠的Fab2和Fab6厂区,投资金额达到上百亿美元。2017年铠侠独立,存储芯片业务开始确定的买家也是西数。不过由于部分“核心事项”未能完成沟通,铠侠最终卖给了贝恩资本,之前投产的项目也产生了产权争议。

2018年,铠侠和西数达成了全球和解协议,共同参与日本四日市铠侠Fab6厂的投资。2019年,二者又达成合作协议,继续投资日本岩手县的K1工厂。今年,双方合作的Fab7工厂也已经完成奠基,二者的合作关系也更上一层。

持续的合作,不光体现在产能上,也体现在产品研发上。就在今年,西数和铠侠共同推出了第六代,162层3D NAND技术,依照铠侠官网的说法:“这是两家公司20年合资伙伴关系的又一个里程碑。”

收购双方并没不想大家想象的剑拔弩张,相反的是,合作关系还不错。能够左右收购走向的,就是以日本经济产业省为代表的当地监管机构。2017年铠侠的交易中,一直谈不拢的“核心事项”,就涉及收购后铠侠公司总部的设置,以及经营主导权的问题。

从西数的角度看,为了更好减税、加强管理,总部应该以美国为主导。但从日本政府的角度看,他们更担心失去顶尖芯片厂商的控制权。日本经济产业省也在17年的交易中,选择了“入资为主,不干扰运营”的贝恩资本,而不是“咄咄逼人”的行业巨头西数。

强势的产业保护,并没有让铠侠恢复雄风。铠侠2020年度财报指出,公司最终净亏损达到245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4.4亿)。上季度出货量较前一季度增加约5%、售价则下滑6%~9%。尽管公司亏损额与上年度1667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00亿)相比大幅下降。然而铠侠想要实现健康营收,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政治上的坚定立场,和现实的商业困境,让日本当局对铠侠这次的收购犹豫不决:日经中文网报道中就指出,执政党自民党议员联盟“半导体战略推进议员联盟”相关人士就含蓄的表示:给钱可以,夺权不行。

“如果是对等出资,同时保留日本国籍,将非常欢迎”。

然而路透社的消息来源,则做出了另一种暗示:如果尖端技术留在本土,日方也可以有条件的批准收购。

“我们的半导体战略意味着,产品不一定非要是100%日本造。我们不再拒绝一切并购,而是做出对应的限制条件,铠侠本身也有其局限性。”

这些前后反复的表态,也意味着日本当局正在面临艰难的选择。

03 面对垄断,中国的半导体市场需要保护伞

如果把目光从西数、铠侠转移到整个存储芯片行业就会发现,这次收购,可能会促成闪存芯片领域的“行业冷战”。

铠侠目前主营业务主要为NAND闪存芯片,作为存储器第二大细分厂商,规模达到494亿美元。该领域现有厂商有三星、铠侠、西部数据、海力士、美光和英特尔等厂商。虽然三星在该领域占据1/3的市场,但目前整个市场相对平衡。

然而Trendforce集邦咨询的数据指出,如果铠侠和西数完成收购,两家厂商的市场份额将在33.0%上下,几乎与三星34.0%的市场份额持平。考虑到海力士也在对英特尔的NAND业务开展收购。该领域厂商会进一步减少,形成“巨头垄断,行业冷战”的新局势。

在中国执行反垄断法律愈发严格,以及中国监管机构对跨国企业大规模收购话语权上升的前提下,这一交易可能有着额外的风险。

早在2018年,中国就曾否决高通对荷兰芯片制造商恩智浦的收购。英伟达收购ARM的收购以及海力士NAND业务的相关收购,目前也在中国监管部门的审核中。

去掉政治因素,单纯观察行业发展趋势就会发现,半导体行业总是不可避免的陷入“前期竞争,后期垄断”的情况。显卡领域从早期的Voodoo,固化成了英伟达和AMD;PC处理器领域,市场也固化成了英特尔和AMD开展竞争。各大细分领域在行业早期涌现大量企业后,占据行业头部的部分企业或是快速占领市场,或是进行大量收购,最终形成事实垄断的格局。行业早期的巨头,也会面临业务分拆的窘境。

收购闪迪发展固态业务的西数,被迫脱离东芝的铠侠,以及两家企业之间的收购,似乎都没能逃脱这一“铁律”。

不过行业走向,并非巨头垄断、拒绝竞争的万能理由。作为半导体领域的新玩家,中国半导体企业将会长期面临“头部企业占据市场份额,自身发展进入天花板”的困境。如果监管机构放任巨头收购,垄断巨头必然会借助绝对优势,对中国企业造成毁灭性打击。

西数还在忙着收购铠侠时,国产存储芯片厂商长江存储刚刚取得全球接近1%的市场份额。西数旗下的SN550产品,也爆出了缓外速度从800Mb/s降到400Mb/s的丑闻,西数则在声明中表示:“会引入新的产品编号,以示区分”。

面对外部的狂风暴雨,中国的半导体市场,应该需要一把自己的保护伞。

作者:清柠

声明: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