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来资本版图愈发扩大,小鹏投资道路不止汽车,新势力终局或剑指产业链!

蔚来资本又投了一家充电桩公司,这也是它年内第六次出手。

9月13日,新能源物联网服务商云快充完成B2轮融资,投资方为蔚来资本。蔚来资本管理合伙人朱岩表示,蔚来资本非常认可云快充作为第三方充电物联网SaaS平台对全国电桩运营商的强大聚合力。

这个几乎和蔚来同步成长的投资机构,一直扮演着“攒局者”的角色,把不同的资源整合在一起,创造和挖掘它们之间的合作价值。除了蔚来,小鹏汽车的VC布局也逐渐呈现在大众面前。

这不免让人发问:造车新势力,为何搞起了投资?

蔚来资本版图,从充电桩到健身镜?

投资云快充,如果忽略蔚来本身的属性,只从产业布局上看,这仅仅是一次平平无奇的行业合作性投资——截至2021年8月,云快充平台业务覆盖全国300多个城市,服务电桩运营商超2500家,是充电桩领域的头部企业。

这一赛道本身受资本关注度也很高:5月17日,万帮数字能源股份有限公司旗下星星充电获得由高瓴资本领投,IDG资本、新希望投资集团等跟投的B轮融资;6月20日,新能源汽车充电解决方案提供商特来电获得来自国家电投、三峡集团等机构的3亿元战略融资。

一家电动车厂商投资配套的服务商,逻辑上很普通,但放到蔚来资本庞大的投资版图中,这样的理解,“格局”还是小了。

毕竟,和蔚来相伴而生的蔚来资本,实际上并不“属于”蔚来。

成立于2016年,蔚来资本作为独立于蔚来汽车的产业基金,虽然对外投资不少,出现在聚光灯下却并不频繁,更多的时候,是作为联合创始人的李斌出现在被投企业的会议或活动上,才能见诸多方报道,但这并不影响它辉煌的战绩。

蔚来资本诞生初期,它投资了首汽约车、嘀嗒出行等企业,布局了出行风口,后来陆续完善其资本版图,既有小马智行这样的自动驾驶企业,也涉及到依靠健身镜出圈的家庭健身科技品牌FITURE。

现在,据官网显示,蔚来资本的投资方向包含自动驾驶及智能化系统、车联网出行服务、新能源及能源互联网、电动汽车及核心零件、先进制造、企业服务等。

蔚来资本版图愈发扩大,小鹏投资道路不止汽车,新势力终局或剑指产业链!

蔚来资本管理的首期人民币基金由蔚来汽车、红杉中国、高瓴资本和长江产业基金联合发起设立, 目标规模100亿元人民币,另外还有美元基金部分受到来自保时捷创投的支持。有雄厚的资金储备作为基础,从天眼查的披露可以看到,截至目前蔚来资本共有38项投资动态,光今年以来就有十余起投资事件。

蔚来资本版图愈发扩大,小鹏投资道路不止汽车,新势力终局或剑指产业链!

而蔚来之外的另一边,造车新势力之一的小鹏汽车也被传出消息要进军VC,它又打算走什么路线?

小鹏汽车入局VC,投资道路也不止汽车?

据智能车参考消息,小鹏汽车将入局VC,组建自己的投资基金,并且重视程度很高。

在团队构成上,带队者是总裁顾宏地,摩根大通和高盛出身的投行人员将是团队主力,并且也会走大规模、独立募资、投融并举的路线。

此前,小鹏汽车生态链上已经有了鹏行智能、小鹏汇天飞行汽车等公司。9月7日,鹏行智能发布了首款智能机器马第三代原型机,这与小鹏关系紧密:这款可骑乘、拥有良好交互能力的智能机器马不仅将小鹏造车的思维应用到产品塑造中,而且在智能驾驶、运动控制等智能网联技术细节上有所融合。

蔚来资本版图愈发扩大,小鹏投资道路不止汽车,新势力终局或剑指产业链!

这其实体现了所谓生态链很核心的一点,联动。

不过,参考蔚来资本的战略,小鹏汽车或许并不会满足于当前的生态链企业合作模式。长期视角下,VC们的投资期望应该更类似于小米:小米由手机产品出发,配合集团自己的投资与雷军旗下顺为资本的投资,打造出一个AIoT生态产业链,紫米、华米、云米等就是其中代表。

另外,小鹏想要入局VC的原因和基础还有一点与蔚来相似,那就是“不差钱”。

从在美股上市,到回港二次上市,小鹏为自己主业的发展已经储备了充足的子弹——根据小鹏汽车2021财年第二季度财报披露的数据,其目前持有的现金及等价物约在人民币470亿元左右。在此基础上,通过和蔚来类似的自己出资+外部联合的方式,站在小鹏汽车的产业地位、视野、影响力的基础上,打造一支完备的投资队伍是完全可行的。

能否成为一个被广泛接受的投资者?即使除开资金因素,这一点也是肯定的。

一是小鹏汽车可以通过投资与被投企业建立更紧密的联系,甚至寻求进一步合作。小鹏汽车可以将技术储备转移应用到其他行业,受用企业和小鹏汽车本身有机会摊薄成本,寻求更强的协同效应;二是小鹏汽车作为造车新势力头部品牌,已经拥有属于自己的品牌影响力和号召力,被投企业正需要这样的背景“背书”,合作约等于双赢。

从蔚来和小鹏潜在的投资方向与目的出发,在美股研究社看来,新势力们的投资思维应该走向了另一个层面。

新势力“造而优则投”,终局或剑指产业链

重视投资布局其实是传统车企开始就有的习惯,不过在它们的体系中,这一部分职能一般构成战略投资部。

9月7日晚间,吉利汽车控股有限公司宣布领投汽车智能化科技公司亿咖通科技B轮融资,投资金额约5000万美元。后者是智能座舱、智能座椅等产品的方案解决服务商,确实是产业链上的重要一环。

不过,传统车企与新势力们路线的不同也在这里体现出来,首先是投资主体。

吉利依然是自己的汽车经营主体对外投资,类似的还有它此前投资并逐渐控股的电动超跑公司路特斯科技。同样是吉利主体控股,蔚来资本也参与了对路特斯科技的投资,而不是蔚来汽车。

主体的差异背后,传统车企的投资模式比较固化,来自内部战略投资部门的出发点是负责服务车企整体的发展,具有明显的从属关系。而新势力们更类似“小米模式”,不论消费者还是企业本身看重的是小米生态链,但本质上是合作关系,不是共生关系。

蔚来资本成立初期,时任蔚来资本合伙人张君毅曾表示:“蔚来资本是独立的产业基金,而非蔚来汽车的战略投资部。”一语点破两种模式的差异。

独立的产业基金以财务上的回报为目的,虽然也会强调投资方向,但并不拘束,中立中性是重要准则,而车企的战略投资部只是活在母公司的影子里。

这也带来了新势力“造而优则投”与传统投资势力的分野——发源于新势力的投资机构剑指产业链,投资版图会更广泛。因为投资与收购之间,不是所有企业都愿意选择后者,如果有一家愿意给足成长空间的机构出现,那它必然更受欢迎。

从蔚来资本已经投资的领域,和小鹏现有的产业链布局上看,出行、能源、科技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会是核心。产业链式打法明显,形成特定的生态闭环也是目的之一。

这与其定位并不矛盾——虽然不追求为我所用,但若贴近产业链本身自然更好。毕竟,谁也无法预测某个细分领域的某家公司是否会成为行业下一个增长点的引领者,把这些成长期的中小公司与大资本和大企业连接起来,未来才更有希望冲出重围。

就像蔚来资本合伙管理人朱岩所说:“资本可以扮演‘连接器’的角色,连接各领域顶尖玩家,加速技术变革。”这颇有武侠小说中“打通任督二脉”的风范,要做到这一点,一个立场中性但有立足产业链的投资机构无疑是首选。

结语

造车,一直被视为技术+资本的双重考验,不过,原本的资本要求与公司发展需要大笔烧钱有关,现在,发挥资本的更高效率成了新的追求,这也是新势力开拓投资的原因之一。

在更长期的视角下,造车势力混战始终是供应链洗牌的过程,扶持、管理、运营、整合都需要更为专业的手段和方式,尤其是新技术面向更长的产业链,要使价值最大化,花钱买配套的思维已经达不到要求。

蔚来资本管理合伙人朱岩说:“蔚来资本的愿景之一,是持续投出500亿市值的公司。”这样的目标证明,新势力们的投资,必定是一场马拉松。

文|美股研究社

声明: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