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分股权售出不等于被彻底收购,恒大汽车适时而退,未必是坏事

作者  北岸

部分股权售出≠被彻底收购,更有可能是过桥援助。而恒大真正要面对的挑战,并不只是此时的资金考验,还有汽车行业用百年时间构筑的技术护城河。

 责编丨查攸吟

 编辑丨任哲

门口的“野蛮人”们,再一次闯入公众的视线。只是最近,被舆论持续发酵的不是高光之下的豪言壮语,而是面对未来的诸多不确定性。

部分股权售出不等于被彻底收购,恒大汽车适时而退,未必是坏事

一边,是宝能启动新一批裁员的消息,此前拖欠薪资的负面新闻还未消停,汽车板块的员工又被硬生生裁到年前的三分之一。

另一边,则是恒大官宣了计划出售汽车资产一事,也是在新闻得到石锤的前一天,该公司才对外披露上半年的盈利预警。今年1-6月,恒大累计净亏损或是去年同期的整整两倍。

部分股权售出不等于被彻底收购,恒大汽车适时而退,未必是坏事

恒大汽车或被“卖身”,最先是被路透社爆出的。一石激起千层浪,考虑到恒大目前的财务健康状况,并不排除通过出售股权的方式引入新资方的可能性。

直到8月10日晚间,恒大方面正式发布公告,承认公司正在接触几家潜在独立第三方投资者探讨有关出售公司旗下部分资产,包括但不限于恒大汽车和恒大物业的部分权益。

部分股权售出不等于被彻底收购,恒大汽车适时而退,未必是坏事

消息被官方石锤之后,唱衰者众。一时之间,“弃车保帅”、“壮士断腕”等关于恒大的评论就频频见诸报端,毕竟在债台高筑的残酷现实之下,让渡恒大股权来缓解压力也是情理之中。

但是在《汽车公社》看来,即便是汽车板块长期亏损的恒大,短期内并不会陷入宝能那样进退维谷的尴尬境地。与之相反,此次引入新的资方、售出部分业务资产,正是一场关于“阳谋”的自救行动,而背后的逻辑,也绝非扼腕断臂、狠抛烫手山芋那么简单。

01

半年亏了50亿

自从挥舞大刀闯入造车领域,许家印及其恒大集团就扮演着地产行业跨界入局的野蛮人角色。无论是早些年豪掷入股经销商集团广汇,还是与贾跃亭合作失败最后和平分手,或是后来的恒大健康正式更名为恒大汽车,恒大造车,一直是个社会关注度极高的强话题。

有意思的是,就在前几天,最新的2021年《财富》世界500强排行榜正式发布。我们注意到,中国恒大凭借735.14亿美元的营收优势一举超越碧桂园,成为房产领域的排名冠军,与此同时,该集团的整体实力还排名世界500强的122位。

只是,造车烧钱,远超许家印想象。

业界众所周知,车企智能电动汽车时代面临着比燃油车时期更为巨大的研发开支压力,甚至连大众、丰田这样的巨无霸,也渐渐感到减支和抱团势在必行。而对于那些从零起步的新造车玩家,如若没有雄厚的资金支持,想要成功更是无异于天方夜谭,一旦资金链断裂,就是毁灭性的灾难。

许家印在汽车领域多舍得砸钱?

恒大在2018年曾以高达145亿元的资金入股广汇汽车集团,并成为其第二大股东,但是要知道,这样的投资金额,彼时已经能轻松拿下比亚迪第三大股东的席位了。下了这么大的血本,许家印的目的当时只为打通卖车的渠道,为将来的造车铺好销售的基础。

经销商通道的打开,只是造车大戏的一个前奏,在过去的2020年,恒大在汽车领域的投入已高达474亿元,其中又以研发投入占比最高,为249亿元。根据此前的财报,这接近250亿元的研发投入主要用于底盘架构、动力总成以及电池等核心零部件的研发,以及智能网联、自动驾驶等面向未来的技术探索。

部分股权售出不等于被彻底收购,恒大汽车适时而退,未必是坏事

但是,许家印也有“亏不起”的时候。

就在8月初,国际信贷评级机构标普将中国恒大及子公司恒大地产、天基控股的评级从B-下调至CCC,且评级展望为负面,主要是恒大方面未偿付风险持续攀升,且多方资产冻结增加,资金流动性让人担忧。被下调至CCC,这意味着恒大已经处于垃圾级里较低的等级,距离违约级仅高出四级。

实际上,今年上半年开始,和恒大相关的负面新闻就持续不断。知情人士此前还向路透社爆料,恒大目前已着手为其位于深圳的部分新项目寻找买家,根据公开信息,恒大在深圳目前拥有至少55个城市重建项目。

部分股权售出不等于被彻底收购,恒大汽车适时而退,未必是坏事

也是在本周一深夜,恒大汽车发布了2021年上半年的盈利预警,预计该公司1-6月累计净亏损达到48亿元人民币,是去年上半年净亏损24.5亿元的整整两倍。

高达48亿元的净亏损,主要受新能源汽车业务的影响,该公司在造车领域尚处于投入阶段,购买固定资产及设备需要消耗巨额资金,且研发等相关费用也在持续增加。

02

出售资产的背后

巨额的亏损,让业界瞠目结舌。

原以为,自己在造车的赛道上已经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但回过头来看,怀揣着造车的远大梦想,这几年的许家印还是心急了一些。恒大此前提出了2025年产销超100万辆的目标,还计划在2021年第四季度全面试生产,并于2022年实现大规模新车交付,这也容易被解读为新一轮的战略大跃进。

现在,恒大连一辆车也没卖出去。

很明显,愿意出售部分资产,并紧锣密鼓地和潜在合作方洽谈,这是恒大自救的一个信号。但关键是,怎么救?许家印心心念念的造车梦,究竟还要不要坚持?

很显然,许家印造车心不死,凭借其商业市场的敏锐嗅觉,绝不会轻易割舍这一未来可期的大蛋糕。在商言商,他现在需要考虑的,是如何在满足现金流充沛的同时,继续圆了自己的造车梦,再从中赚到预期的利润回报。

而整个过程,如何谋局,如何落子,不仅考验许家印的智慧,亦关乎恒大筹谋未来的格局。

这一次,许家印是做局者。

我们不妨先来看看潜在的买家。在路透社爆出或将出售汽车资产之后,国内一则消息不胫而走,与恒大谈判的潜在买家有珠江投资、广州城投、越秀金控、华润置地这类城投企业,以及万科、保利等央企。

这份名单,释放的信息十分清晰。

我们发现,上述这些企业,大部分都有国资背景。据悉,通过后续的联合开发,预计将对恒大释放超过6000亿元的资产流动性。如果真按内部人士向路透社透露那般,相关谈判进展顺利,那么,接下来的走向,相信很多人能猜到一二。

部分股权售出不等于被彻底收购,恒大汽车适时而退,未必是坏事

还有另一个潜在买家,深圳国资。

1997年,恒大在广州成立,逐渐成长为如今的房地产巨无霸、世界500强企业。但是在2017年,拥抱广州整整二十年以后,许家印却选择“举家”搬迁到深圳,且“挪窝”的范围还包括恒大集团总部、恒大地产集团及恒大金融集团,涵盖了几乎所有“直系家庭成员”。

地产龙头迁居深圳,这在恒大发展史上堪称浓墨重彩的关键一笔,虽然里面有许家印的个人抉择,但深圳也给予了恒大极具诱惑力的帮扶政策和足够诚意的橄榄枝。

再聚焦到深圳国资。华为出售荣耀一事,一度闹得沸沸扬扬,而当靴子最终落地,扒开股权迷雾,实际控制人是深圳国资。

相似的一幕,会否再次上演?

03

“恒大式”自救,已有先例

无论是业界流传版本之一的珠江投资、广州城投、以及万科保利,还是版本之二的深圳国资,恒大此次出售资产,大概率是一场由国资参与、政府协调下的拯救行动。而最终受益的,必然当下持续亏损、且未来依旧烧钱无数的汽车业务。

在汽车圈,这已不是个例。

时间轴拉回2009年,通用汽车向美国联邦破产法院申请破产保护,成为美国历史上第四大破产案,也是美国制造业历史上最大的破产案。在破产保护程序下,通用实现了快速重组,将其主要优质资产出售给新成立的通用公司(以下简称:新通用),并获得了高达300亿美元的资金援助。

值得一提的是,“新通用”被美国政府持有高达60%的股份,成为最大股东,而北美汽车工人联合工会持股17.5%,加拿大政府持有10%,其他债权人获得剩下约10%的股权。

与破产保护前相比,“新通用”启动了大刀阔斧的自救改革,不仅出售了萨博、悍马等处于亏损状态的汽车品牌,砍掉了高达480亿美元的债务和医疗开支,还把盈利能力较弱的经销商削减了将近40%。最后,在政府与相关的企业组织的帮助下,通用顺利走出亏损,迎来新的发展周期。

本质上,这是以退为进。

业界评价说,通用申请破产保护一事,代表着美国汽车行业进入社会主义,就连彼时的美国财政部长也表态称,对于通用汽车,政府只想“最低限度地介入,用最快的速度抽身”。最后的结局,美国政府协助通用成功重组,之后退出股权,完成使命。

部分股权售出不等于被彻底收购,恒大汽车适时而退,未必是坏事

这一逻辑,恒大同样适用。

现阶段与恒大洽谈的一众国资或私营企业,扮演的或许正是拯救者的角色,在政府的协调和助推下,介入出售,出资购买部分股权,为深陷亏损漩涡的恒大汽车释放更多现金流。

而当恒大汽车板块站稳脚跟、能实现盈亏平衡之时,这些国资背景的企业和组织,或许也将适时而退,从中脱离。

部分股权售出≠被彻底收购,更有可能是过桥援助。而恒大真正要面对的挑战,并不只是此时的资金考验,还有汽车行业用百年时间构筑的技术护城河。

作为行业观察者,不用随意地惊呼“恒大不行了”或者“恒大太牛了”,而是应该客观中立。就像此次恒大考虑售出部分汽车资产,其负面意义被许多观点所放大,甚至被描述为“打退堂鼓”,显然有失公允。而恒大真正的长期考验,是如何在资金扶助到位后,跨过汽车制造业技术工艺和渠道的门槛。

资金考验这次不会让恒大垮掉,只是考验依然长着呢。恒大乃至地产商转型造车的局面,我们应该留更多时间给那四个字:拭目以待。

声明: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