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池原料一天一个价,车企“买矿”能解压吗?

今年以来,受下游新能源汽车产销大幅增长的拉动,动力电池原材料价格也一路上涨,至今没有减缓趋势。记者梳理发现,10月以来,已有多家电池、原材料企业迫于成本压力宣布涨价。

(文丨本报实习记者 杨梓)

每周更新报价且不接受长期订单

10月8日,天能锂电发函称,公司内部挖潜已无法克服原材料上涨带来的成本压力,产品材料将每周更新报价,不接受长周期订单,所有已接但未提货的订单要重新议价,款到发货;10月10日,赣锋锂业宣布金属锂全产品系列自10月12日起上调10万元/吨,并表示调价原因系原材料持续上涨及电力供应(紧张)影响所致。

紧接着,10月13日,鹏辉能源发布涨价函并表示,原材料持续上涨趋势已远超公司承受极限,产品材料将每周更新报价,不接受长周期订单,所有已接但未提货的订单要重新议价,购买原材料需现金提货;10月25日,一份比亚迪电池价格上调联络函在市场上传开,明确电池价格上涨将不低于20%。

另据上海钢联发布的数据显示,10月25日,部分锂电材料报价继续上涨,碳酸锂涨1000元/吨,电解液涨1000-2000元/吨,六氟磷酸锂涨5000元/吨。

天风证券的分析报告指出,如结合议价能力、采购量等对实际采购成本的影响,再叠加性能技术进步与成本涨价的对冲,综合来看,原材料价格上涨传导至动力电池端的成本涨幅约为20%-25%。

其实,早在今年初,业内人士就普遍认为,电池厂议价能力较弱,原材料价格上涨导致的成本增加需要电池厂自己承担。目前看来,原材料价格上涨的压力比此前预计的要大得多。

“新能源汽车竞争表面集中在整车产品,实际上已延伸到整个产业链,尤其是新能源汽车专用的零部件、器件、材料及软件、算力、数据等产业基础层面的竞争, 在双积分政策及碳达峰、碳中和目标强烈拉动新能源汽车销量增长的情况下,原材料涨价成为必然。”新能源与智能网联汽车独立研究员曹广平对记者坦言。

企业纷纷通过买矿控制供应链

电池原料一天一个价,车企“买矿”能解压吗?

根据世界银行的估计,未来30年全球对关键矿物的需求将增加500%,其中对锂和钴需求的增幅将达目前的40倍。业内人士指出,若无法及时获得足够的锂、镍、钴等电池原材料,将增加电动汽车的成本,甚至减缓汽车电动化转型的速度。在原材料价格短期内难以走弱的情况下,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纷纷买矿,不遗余力地保障原材料供应。

特斯拉CEO马斯克曾表示,镍的供应能力是特斯拉扩大锂电池产量的最大顾虑,为获得足够的原材料,公司将进入采矿业。今年7月,特斯拉签下矿业巨头必和必拓,该公司旗下的西部镍业成为特斯拉的镍供应商。近日,位于新喀里多尼亚的矿业公司普罗尼资源(Prony Resources)宣布,将成为特斯拉的主要镍供应商,特斯拉将从该公司购买约4.2万吨镍,用于亚洲的电池供应链。此外,今年9月,宁德时代也以3.77亿加元(约合19.2亿元人民币)收购加拿大锂矿生产商Millennial Lithium Corp全部股权……

“电池是电动汽车的核心部件,一些车企因电池产能跟不上影响到终端出货。”伊维经济研究院研究部总经理吴辉对记者表示,“企业‘扫矿’的主要目的是降低成本、控制供应链,目前主要是上游金属原材料涨价,如果像以前只单纯购买电池的话,将增加车企的成本。”

不过,曹广平提醒,产业链布局得好,可以缓解企业的运营压力,但如果仅是低水平的重复开发,一旦行业发展遇冷或技术路线转变,也将遭遇风险。

高镍电池成本优势凸显

今年以来,高性价比的磷酸铁锂电池逐渐受到车企青睐,装机量持续增长。特斯拉近日在第三季财报中表示,对于标准续航版Model 3和Model Y,将在全球范围内改用磷酸铁锂电池。戴姆勒集团CEO康林松也表示,奔驰将转向使用磷酸铁锂电池,以遏制其入门级车型中部分金属价格的飙升。

10月22日,中国地质调查局全球矿产资源战略研究中心发布的《全球锂、钴、镍、锡、钾盐矿产资源储量评估报告(2021)》显示,截至2020年,全球锂矿(碳酸锂)储量1.28亿吨,资源量3.49亿吨;钴矿储量668万吨,资源量2344万吨;镍矿储量9063万吨,资源量2.6亿吨。相对于现有储量,全球锂、镍资源保障程度较高,钴保障程度较低。

“原材料价格上涨越多,性价比越高的电池就越受欢迎。铁锂电池回归以来,性价比优势显现,但电池技术不会止步不前,三元电池仍会发展,同时钴资源丰度不够,将退出历史舞台,镍资源有望成为高端电池的原材料。”曹广平表示。

据了解,相较于价格波动性明显的钴而言,镍分布广泛且易大量生产,使得高镍低钴电池的成本优势凸显。吴辉认为:“短期来看,三元锂电池的成本较高,磷酸铁锂电池凭借成本优势会占据较大的市场份额;未来将以高能量密度的电池为主,尤其到2030年左右固态电池推广应用后,高镍将是趋势。”

作为电动汽车的核心部件,电池一旦短缺将掣肘整个行业发展。吴辉表示:“电池产业集中度高,如宁德时代占据很大的市场份额,因此,车企要培养多个供应商,才能保证电池供应,不能被一家电池厂‘绑架’,尤其要给规模较小的电池企业一些机会,一起成长。”

在曹广平看来,车企除买矿外,还应注重“城市矿山”的开发与循环利用,即在电池材料回收上做文章,原材料的规模化循环利用可有效降低成本。

声明: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