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能源下乡”势头迅猛

光伏“整县推进”如火如荼,风电“下乡”计划呼声正高。

6月,国家能源局下发《关于报送整县(市、区)屋顶分布式光伏开发试点方案的通知》,屋顶分布式光伏开发整县推进的大幕拉开。截至目前,全国已有31个省份共计676个县 (市、区)被列入开发试点名单。

9月,在第四届风能开发企业领导人座谈会期间,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司副司长王大鹏表示,要在广大农村实施“千乡万村驭风计划”。

10月18日,在北京国际风能大会上,来自118个城市与600多家风电企业共同发起“风电伙伴行动·零碳城市富美乡村”计划方案,力争在2021年底前启动首批10个县市总规划容量500万千瓦示范项目;“十四五”期间,在全国100个县,优选5000个村,安装1万台风机,总装机规模达到5000万千瓦。

面向“十四五”,我国新能源的发展触角开始向县城及农村市场进一步延伸。

土地资源优势明显

“在降碳大背景下,新能源的整体装机要大量提升,‘土地从哪里来’已经成为行业发展不可回避的关键问题。”有行业专家指出,土地优势是风电、光伏向县域和农村扩展的重要原因。

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秦海岩表示,农村有大量的零散未利用土地。据初步测算,全国适宜建设开发的土地主要是形貌高程合适的地区,扣除城乡建设用地、基本农田、生态保护区、蓄滞洪区等不可建设区域,还有约100万平方公里的建设潜力空间。全国约有69万个行政村,假如其中10万个行政村,每个村在田间地头、村前屋后、乡间路等零散土地上找出200平方米用于安装2台5兆瓦风电机组,全国就可实现10亿千瓦的风电装机。

“新能源下乡”势头迅猛

同样,分布式光伏整县推进也主要着眼于屋顶空间:根据光伏整县推进试点文件要求,试点县(市、区)党政机关建筑屋顶总面积可安装光伏发电比例不低于50%,学校、医院、村委会等公共建筑不低于40%,工商业厂房不低于30%,农村居民屋顶不低于20%。对此,有光伏行业研究者指出,在县域和农村市场选择屋顶闲置空间安装光伏,一方面租用屋顶价格相对低廉,另一方面,与集中式光伏电站相比,占用屋顶不仅省去了繁杂的用地手续,更免去了耕地占用税、青苗补偿费、草原恢复费等一系列与土地相关的费用支出。

市场条件成熟

“除了政策鼓励、行业组织呼吁外,市场的自发选择更不可忽视。”上述行业专家强调,光伏、风电开发之所以在现阶段走向县域和农村,也与整个市场变化息息相关。

中国光伏行业协会荣誉理事长王勃华就表示,今年前三季度,分布式光伏表现“抢眼”的重要原因就在于与集中式光伏电站相比,分布式光伏项目受供应链价格影响稍弱。

“一直以来,分布式光伏项目对组件价格的容忍度都很高。因为和集中式光伏电站相比,户用光伏电站不涉及升压站和送出线路等配套工程。同时,集中式大电站的EPC成本也要比户用光伏高得多,这导致户用光伏项目对组件价格变化敏感度较低。”前述光伏行业研究者强调,在光伏供应链价格持续走高的背景下,投资者也自然会流向对涨价容忍度更高的屋顶光伏领域,县域和农村市场的火爆也就不足为奇。“此外,户用光伏项目的组件招标过程透明度较低,其价格主要受制于下游客户对电站投资金额的接受度。即使在今年光伏产业供应链价格飙升的情况下,企业在一定程度上压缩了中间商的利润率,户用光伏项目投资金额几乎与去年持平,并没有明显变化。”

而对于风电行业而言,国内企业普遍认为,在风机产品和开发技术方面,行业现在已经具备“下乡”的基础条件。“其实风电早就已经‘下乡’了,以前做集中式风电,我们到一个县里去开发,无论是不是农村,肯定要把能获取的机位都查一遍。”远景能源高级副总裁田庆军表示,现阶段再提“风电下乡”,“不过是希望再发起一轮新能源装机的高潮,让政府能够给予更多支持”。

“无论是农村还是城市,风电还是光伏,行业发展一定是因地制宜、循序渐进的。”前述行业专家指出,“分布式和集中式逐步平衡,城市和乡村市场依次拓展,都是行业在不同发展阶段呈现出的不同特点,和政策激励、市场成熟度以及行业自身的阶段特性紧密相关。”

  (本报记者李丽旻对本文亦有贡献)

声明: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