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知行新能源破产清算案开庭:拜腾汽车“曲终人散”?

“3年烧光84亿造不出量产车”的拜腾汽车在“生死线”上挣扎一年多以后,被正式申请破产清算。

启信宝信息显示,2021年11月1日,拜腾汽车关联公司南京知行新能源汽车技术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京知行新能源”)破产清算案件正式开庭审理。

资料显示,南京知行新能源汽车技术开发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6月,由知行新能源汽车投资管理(南京)有限公司与南京启宁丰新能源汽车产业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合资设立。

而南京拜腾汽车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12月,由南京知行新能源100%持股。

事实上,早在7月12日,南京知行新能源汽车技术开发有限公司新增破产重整信息,案号为(2021)苏0113破申26号,经办法院为南京市栖霞区人民法院,申请人为上海华讯网络系统有限公司。

作为曾经与蔚来、小鹏、威马并列的造车新势力“四小龙”,如今走上破产清算的拜腾汽车令人唏嘘。

创业之初,与蔚来、小鹏等造车新势力相比,拜腾创业团队堪称豪华,创始人分别为“宝马i8之父”毕福康(Carsten Breitfeld),和在东风英菲尼迪、华晨宝马担任过高管的戴雷(Dr. Daniel Kirchert),以及原沃尔沃汽车中国销售公司CEO付强,均为汽车行业专业人士,曾被诸多投资人看好。

“有工厂也有产品,拜腾一手好牌没有打好。”日前,有接近拜腾的业内人士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用足球领域的术语来形容就是‘踢不进去比踢进去还难’,拜腾值得好好反思。”

前世今生

拜腾汽车的诞生最早可以追溯到2015年。

2015年,和谐汽车与腾讯和富士康签订了《互联网+智能电动车战略合作框架协议》,按照3:3:4的出资比例成立河南和谐富腾互联网加智能电动汽车合伙企业(有限合伙);2016年,三方在香港共同注册成立了Future Mobility Corp(简称FMC)公司,并致力于在中国打造高端智能电动汽车(互联网+智能电动汽车)。

和谐汽车董事会主席冯长革通过FMC全资持有知行新能源汽车投资管理有限公司100%的股份,而知行新能源在拜腾汽车中的持股比例为73.33%。

FMC第一次出现在公众视野中源于2016年4月中旬德国《焦点》周刊的报道,一家名叫Future Mobility的中国电动车公司,先后挖走了宝马电动汽车核心研发团队的4位成员,其中包括“宝马i8之父”毕福康。

随后,戴雷通过朋友圈透露:Future Mobility注册在香港,研发总部在深圳(后改为南京),欧洲和硅谷的团队分别负责传动技术和无人驾驶技术的研发。

不过,一年后的2017年,富士康和腾讯相继退出FMC。

2017年9月7日,FMC在上海召开发布会,发布了电动车品牌LOGO,以及中英文名,英文名为“BYTON”,中文名为“拜腾”。

“我们是具备数字技术基因的品牌,所以Byton是Byte on wheels的融合,byte是字节的意思,代表互联网,wheel代表传统汽车,Byton意味着这两个世界的融合,旨在突出“新一代智能终端”的产品定位。” FMC总裁兼联合创始人戴雷表示,新LOGO两个环形一个象征汽车技术,一个象征数字科技。

其中,FMC全球运营总部和工厂设立在中国南京,规划年产能30万辆,同年9月8日,南京工厂正式奠基;在德国慕尼黑和美国硅谷分别设立了产品概念及设计中心和研发中心。

品牌发布后,拜腾加速推进。2018年6月11日,拜腾全球总部在南京正式启用。同时,拜腾B轮融资顺利完成,多家投资方参与,融资总额达5亿美元。据悉,主要投资人包括中国一汽集团、启迪控股、宁德时代、江苏“一带一路”投资基金等。三个月后的9月28日,南京知行通过收购华利,以8亿元的价格获得新能源汽车造车资质。

对于此次交易,有业内人士认为,与蔚来、小鹏的代工模式相比,拜腾耗费8亿多元单为购买造车资质的价格并不低,但拜腾作为造车新势力急于推出产品,对资质有着很强的诉求。

不过,转折点出现在了2019年。2019年4月,合伙人之一的毕福康出走拜腾。

“拜腾将在今年年中完成C轮融资,目前已得到多家实力机构的支持,一汽集团已就领投拜腾C轮融资开始尽调。目前拜腾在融资方面的进展非常顺利,江苏省政府方面也给予拜腾大力支持。”2019年5月8日,戴雷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拜腾首款M-Byte车将于年底量产。

不过,2019年,车市变得冷清。中汽协数据显示,这一年,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首次出现负增长,同比下滑4%。资本市场同样遇冷,拜腾一汽领投的C轮融资却迟迟未到位。

进入2020年,叠加疫情因素,车市和资本市场雪上加霜。没有等来M-Byte的量产,2020年6月,拜腾表示,受疫情影响,C轮5亿美元融资进展并不顺利。苦盼一年,拜腾没等来投资人。

2020年7月初,公司对外宣布暂停中国内地业务运营。

重回赛道

事实上,在拜腾暂停中国内地业务后,拜腾还在寻求自救。

在停摆两个多月后,拜腾改头换面,重启造车。2020年9月10日,记者查阅国家企业信息信用公示系统发现,南京盛腾汽车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盛腾汽车”)已于2020年9月9日正式成立。

信息显示,盛腾汽车注册资本15亿元,由段连祥、成都蓉璞科技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南京兴智科技产业发展有限公司、一汽股权投资(天津)有限公司、厦门道合智联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5个股东出资成立。经营范围包含汽车零部件研发、新能源汽车整车销售等。

其中,段连祥认缴1亿元人民币,持股6.67%。值得关注的是,盛腾汽车法定代表人段连祥此前正是拜腾汽车中国研发副总裁。

此前就有知情人士爆料指出,拜腾汽车已经申请注册成立新科技公司,命名为“盛腾”,预计8月底领取法人营业执照。新科技公司拟融资20亿元加速量产M-Byte,目前一汽集团等股东方正在积极推进该项融资。

南京知行新能源破产清算案开庭:拜腾汽车“曲终人散”?

此外,拜腾也在以各种形式加速重启,推动量产车型M-Byte上市。尽管2020年7月1日拜腾中国区员工大部分进入待岗状态,但拜腾的研发、采购、制造等部门并没有停工,近两个月,拜腾留守员工已由100人增加至130人,拜腾正在分批次召回员工。而拜腾汽车目前的核心管理层有3人,分别为首席事务官丁清芬、供应链管理和研发副总裁段连祥以及南京知行电动汽车有限公司总经理应展望。

前述知情人士指出,拜腾此番基本是按照一汽集团2020年6月底的重组方案推进,未来还有上市计划。事实上,作为拜腾B轮融资的领投方,一汽在拜腾此番的重启中的角色不可谓不关键,盛腾汽车的大股东中,一汽的身影赫然在列。

对于此次盛腾汽车的成立,业内认为,很可能是拜腾换个身份寻求资本市场的支持,重回造车赛道。

转机似乎就在眼前。

2021年1月4日,拜腾汽车与富士康科技集团、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合力加速推进拜腾首款车型M-Byte的量产制造工作,力争在2022年第一季度前实现M-Byte量产。

根据该协议,富士康将提供先进制造技术、运营管理经验和产业链资源,全方位支持拜腾首款车型M-Byte的量产制造。

拜腾联席CEO丁清芬用“重回赛道”来形容此次与富士康的合作。

对于双方再度合作的具体细节,拜腾汽车并没有做出更详细的解答。此前,有报道称,富士康拟向此前已陷入停摆的造车新势力拜腾汽车投资2亿美元。

“这个消息我们无法回应。”1月5日,拜腾相关负责人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

尽管双方都未对投资一事作出回应,但业内认为富士康与拜腾汽车的合作,并不是简单的业务上的联手。

“与拜腾合作是我们布局电动汽车领域的重要一环,我们将竭力帮助拜腾M-Byte早日量产,登上世界电动车的舞台。”富士康科技集团董事长刘扬伟表示。

值得关注的是,在迎来“白衣骑士”富士康之前,拜腾曾被传出受资金等问题影响造车业务停摆,再度推迟复工复产计划。

消息称,自2021年1月1日起,拜腾停工停产时间将延至2021年6月30日。在此期间,中国区内地员工待岗,不予安排工作。

而业内认为,拜腾持续的停工停产或与融资未到位有关。

不过,拜腾方面表示,在与富士康牵手之后,也积极寻求新的投资人,并加快M-Byte车型的量产交付。

曲终人散

在破产清算案正式审理前,富士康并未成为苦苦等待“重返赛道”的拜腾的“白衣骑士”。

今年7月,有消息称,由于拜腾的财务状况不断恶化,富士康已经停止与拜腾合作的电动汽车项目。虽然项目尚未正式终止,一些富士康员工仍然在拜腾工厂,但是他们已经随时准备好离开了。

与此同时,除了拜腾的债务问题比想象中复杂,富士康、拜腾与一汽之间复杂的关系也是让富士康萌生退意的原因。

“主要是拜腾内部的原因,技术不成熟,M-Byte离量产的距离太远,要推动量产可能烧钱太多,富士康觉得风险性比较大。”11月1日,北方工业大学汽车创新中心研究员张翔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与蔚来、小鹏相比,拜腾的运气差了一些。”

“破产清算案一审理,拜腾也就没什么希望了,这个品牌已经一蹶不振,现在的竞争更加激烈,更别说拜腾这么长的时间内都没有融到资了。”张翔告诉记者。

值得关注的是,今年以来,造车正在成为热门赛道,包括小米、360、百度在内的科技公司纷纷下场。

在业内颇有野心的富士康注定不会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放弃拜腾的同时,富士康选择亲自下场造车。

10月18日,富士康母公司鸿海科技在中国台湾举办科技日活动,正式发布纯电动汽车品牌Foxtron,并带来三款新车,分别是纯电动轿车Model C、纯电动SUV Model E和电动巴士Model T。

在发布新车的同时,鸿海集团还制定了一个明确的运营目标:预计到2026年纯电动汽车占其制造营收比重达5%,营收规模目标1万亿新台币,其中40%的零配件由鸿海集团自制。

不过,当新能源汽车成为风口,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入局造车,但对于跨界造车企业而言,其拼的不单单是资本,资本只能是作为造车的基础,但是能否长期在市场上发展还是要看产品竞争力、产品服务、供应链等。

当特斯拉、蔚来、小鹏、理想带来造富“神话”的同时,拜腾也从另一个角度提醒前赴后继的新造车企业。

曾经“四小龙”之一的拜腾,如今曲终人散。合伙人之一的毕福康出走拜腾,在艾康尼克短暂停留后,加盟贾跃亭的Faraday Future;而“中国通”戴雷则在拜腾停摆后陷入沉寂,在今年4月进入某地产造车企业,担任常务副总裁。

在启信宝上,南京知行新能源的高管一栏中,只剩下名叫DANIEL ISIDOR KIRCHERT的执行董事,以及作为监事的丁清芬和高峰。

而截至发稿,南京知行新能源的破产案件审理结果尚未公布,对于拜腾汽车未来的走向,本报记者也将持续关注。

(作者:杜巧梅 编辑:张若思)

声明: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