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力市场改革再进一步:理顺“电煤”关系,价格涨跌交给市场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彭强 北京报道

在近期能源供应趋紧、煤炭价格高涨的背景下,国家发改委进一步放开电价限制,理顺“煤电”关系的同时,电价也从此“能跌能涨”。

10月12日,国家发改委发布《国家发展改革委关于进一步深化燃煤发电上网电价市场化改革的通知》(下称《通知》),进一步深化燃煤发电上网电价市场化改革,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

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司长万劲松在10月12日上午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指出,本次改革在放开发电侧上网电价、用户侧销售电价方面取得重要进展,标志着电力市场化改革又迈出了重要一步。

电力市场化改革进行时

近年来,按照电力体制改革“管住中间、放开两头”总体要求,持续深化电价市场化改革,有序放开竞争环节电价,国家发改委在2019年出台了《关于深化燃煤发电上网电价形成机制改革的指导意见》,将实施多年的燃煤发电标杆上网电价机制,改为“基准价+上下浮动”的市场化电价机制,这一变革有力推动了电力市场化进程。

到2020年,全国已经有超过70%的燃煤发电电量通过市场交易形成了上网电价。但今年以来,伴随着全球能源行业的剧烈变化,国际市场能源价格持续走高,国内煤炭、电力供应也持续偏紧,燃煤发电上网电价的进一步调整也迫在眉睫。

今年6月以来,煤炭价格持续走高,为多地煤电企业带来巨大经营压力;此后,多地能耗双控的实施,也让电力供应紧张的情况在多地变得常见。为应对煤价飞涨对电力企业带来的高成本压力,广西、云南、内蒙古、湖南、广东等地都对电力价格进行了调整。

针对煤炭和电力供应等问题,国常会、发改委等部门也多次表态要从多方面着手,做好今冬明春电力和煤炭保供工作。

10月11日,国家能源委员会召开会议指出,供给短缺是最大的能源不安全,必须以保障安全为前提构建现代能源体系,着力提高能源自主供给能力;同时各地各有关方面要从实际出发,纠正有的地方“一刀切”限电限产或运动式“减碳”,确保北方群众温暖安全过冬,保障产业链供应链稳定和经济持续平稳发展。

在这样的背景下,国家发改委再度出台深化燃煤发电上网电价市场化改革的措施,真正建立起“能跌能涨”的市场化电价机制。

电价调整保供应稳民生

国家发改委强调,本次电价市场化改革对非高耗能的工商业用户影响有限,居民、农业用户的电价水平以及购电用电方式也不发生改变。

《通知》提出有序放开全部燃煤发电电量上网电价、扩大市场交易电价上下浮动范围、推动工商业用户都进入市场,同时保持居民和农业用电价格稳定等四项主要内容。

电力市场改革再进一步:理顺“电煤”关系,价格涨跌交给市场

总的来说,就是当前燃煤发电电量原则上将全部进入电力市场,通过市场交易在“基准价+上下浮动”范围内形成上网电价;燃煤发电市场交易价格浮动范围也将从现行的上浮不超过10%、下浮原则上不超过15%,扩大为上下浮动原则上均不超过20%,高耗能企业市场交易电价不受上浮20%限制,电力现货价格不受上述幅度限制。

《通知》还取消了工商业目录销售电价,有序推动尚未进入市场的工商业用户全部进入电力市场;保持居民、农业、公益性事业用电价格稳定。

除此以外,国家发改委还提出包括全面推进电力市场建设,加强与分时电价政策衔接,避免不合理行政干预和加强煤电市场监管等在内的多项保障措施。

万劲松介绍称,本次改革将明确推动剩余的30%燃煤发电电量全部进入电力市场,这也将进一步带动其他类别能源发电电量进入市场,为全面放开发电侧上网电价奠定坚实基础。从当前来看,改革有利于进一步理顺煤电关系,保障电力安全稳定供应。

针对电价机制调整为工商业用户带来的影响,国家发展改革委价格司副司长、一级巡视员彭绍宗表示,用电多和能耗高的企业将更多付费,但其它工商业用户,其单位产品生产用电少,用电成本在总成本中占比总体较低,企业用电成本将随着交易电价上浮而增加,但整体有限。

南方电网能源发展研究院冷媛指出,本次改革拓宽了发电成本向用户疏导的范围,有助于纾解煤电企业由于高煤价带来的困境;从长远来看,更重要的是畅通了发电企业与电力用户的价格传导机制,形成能升能降的工商业电价,更为充分发挥市场优化资源配置、促进电力供需平衡的基础性作用。

电煤保供初见成效

今年以来,受到经济复苏与供给相对紧缩的影响,全球多地都出现了能源价格暴涨的情况,从北美、西欧再到亚洲,从电力、天然气再到石油,价格涨势都相当明显。

在中国市场,由于供需偏紧持续,动力煤价格高企成为多地电力供应紧张的一大诱因。目前,动力煤市场热度不减,价格多次刷新历史新高。

截至10月12日下午收盘,国内动力煤主力合约涨破1500元/吨大关,报收1507.8元/吨,报收11.01%。广发证券研报指出,上周秦皇岛港煤价已经涨至近1800元/吨,4季度焦炭长协价格也上涨300-550元/吨不等。

国庆节期间,国内重要煤炭产地山西省遭遇暴雨,引发多地煤矿停产,但目前来看整体影响较小。10月12日,山西省应急管理部介绍称,目前大多数煤矿都已经恢复正常生产,只有4座煤矿尚未恢复;由于大部分煤矿停产时间较短,恢复生产较快,总体来说不会对山西省煤炭保供造成影响。

华泰期货分析指出,多部门联动从各环节加强电煤保供工作,市场增产预期转强,但短期内动力煤需求矛盾尚未得到明显改善,产区煤矿维持低库存运行;产地多优先保障重点电力用户用煤需求,一定程度上缓解了电厂冬储补库的压力,但定向保供也压缩了市场资源,预计电煤价格短期内依旧维持强势。

华北电力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袁家海指出,目前煤电企业亏损的问题得到改善,发电意愿也得到了提升,但能否改善煤炭供应紧缺并稳定价格,关键还是要看煤炭供应能否真正到位。

9月底以来,山西省、陕西省、内蒙古等多地相继出台多项措施,全力保障国内电煤供应,加快具备增产潜力的煤矿释放产能,目前已经取得明显成效。据国家发改委消息,截至10月7日,全国存煤7天以下电厂数量较节前减少90%。

声明: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