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荒”背后:电价上涨在即?煤企和发电厂却都有“怨气”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郭志强 |北京报道

国庆假期,曾辉一直坚守岗位,忙于协调煤炭调运,为应对中部某省调煤保电的任务,公司要求煤炭销售团队全力保障各电厂的煤炭需求。

从事煤炭销售二十多年的曾辉第一次碰到煤资源这般紧张的情况。放眼全球,不仅中国部分省份出现“电荒”,美国、欧洲和印度多国也陷入能源供应紧张的局面,其中印度的煤炭供应面临严重短缺。

这波“电荒”背后的深层次原因是什么?为探求答案,《中国经济周刊》采访了多位业内资深人士。

火电行业呼吁“涨电价

“火电行业陷入‘成本倒挂发电、全线亏损’的状态,再一次集中暴露了能源市场的定价和结构性问题。今年煤价涨到天上,电价常年不涨,发电厂根本没有动力发电。”9月27日,某大型国有发电厂办公室负责人张飞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周掌柜咨询全球化顾问、前欧盟中欧政策顾问宋欣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表示,“从全球能源市场看,全球性电价上涨是必然的现象。政府补贴不可持续,限价更不可取。”

针对各地缺煤少电情况,各省全力采取有效措施,积极应对近期电力供应紧张状况,增加电力供给。

“涨电价”的呼声成为各方博弈的焦点。

9月30日,财信期货投资咨询部研究员缪康庆告诉《中国经济周刊》,数据显示,1-8月,水力发电量同比下降1%,火力发电量同比增12.6%。煤炭供不应求导致煤价高企,目前部分电厂已处于亏损状态。

9月初,一份名为《关于重新签约北京地区电力直接交易2021年10-12月年度长协合同的请示》的文稿(下称《请示书》)在网络上流传。

根据网传的文稿内容,这份《请示书》由包括电力行业上市公司龙头在内的11家企业共同联名。《请示书》称,由于煤炭价格上涨,燃煤厂的成本已超过盈亏平衡点,与基准电价倒挂,“部分企业已出现了资金链断裂”。

目前,已经有地区率先提高电价。

7月22日,内蒙古自治区工信厅下发了《关于明确蒙西地区电力交易市场价格浮动上限并调整部分行业市场交易政策相关事宜的通知》,8月1日起执行,蒙西煤电电量成交价可上浮不超过10%。

8月份,云南省电厂平均交易价同比提升9.38%;宁夏发改委已发布通知,允许煤电月度交易价格在基准价的基础上上浮不超过10%。

9月27日,湖南发改委印发《湖南电力市场燃煤火电交易价格浮动机制试行方案》,自2021年10月起,该省将在确定电力市场交易基准价格的基础上,引入燃煤火电企业购煤价格作为参数,按一定周期联动调整交易价格上限。

中金公司10月1日发布的一份研报称,近期蒙西、宁夏、山东、上海、广东已陆续宣布,允许煤电市场交易电价在标杆电价基础上上浮10%。

9月29日,国家发改委也公开回应今冬明春能源保供问题,明确提出,将指导各地切实组织好电力市场交易,严格落实燃煤发电“基准价+上下浮动”的市场化价格机制,让更多电量进入市场交易,不得对市场价格在合理范围内的正常浮动进行不当干预,让价格合理反映电力供需和成本变化。

中部某省国有煤企煤炭销售负责人曾辉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今年煤炭价格飞涨,绝大部分电厂都不愿意发电,机组每发一度电都意味着亏损。尽管有政策出台弥补低电价,但微小的电价涨幅对大幅亏损的电厂来说是‘杯水车薪’。”

电荒背后的“博弈”:发电厂、煤企都有怨气

“电荒”背后:电价上涨在即?煤企和发电厂却都有“怨气”

据新华视点报道,广东一家发电企业负责人称,现在火电每发一度电就要亏损七八分,如果机组全开,电厂一天亏损上百万元。

中金公司认为,火电厂亏损导致发电动力疲乏为本轮限电主要原因。由于存煤不足,大量火电机组已申请临时停运,或仅以最小方式运行,难以满足攀升的电力负荷。

据《中国经济周刊》统计, 27家上市火电企业中,有17家企业今年上半年净利润同比下滑,还有6家公司陷入亏损状态。

以上半年火电亏损最多的企业华电能源(600726.SH)为例,该公司是黑龙江省最大的发电及集中供热运行商,上半年营业收入约52.25亿元,同比减少4.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亏损约5.23亿元。

对于目前的形势,华电能源也“一肚子苦水”,在其2021年半年报中称,“电力供需矛盾比较突出,火电机组利用小时继续维持低位运行,黑龙江省内煤炭供应紧张形势进一步加剧,价格持续上涨,给火电行业带来巨大成本压力,而电热价格无法疏导,火电企业面临大面积亏损的巨大压力。”

中金公司称,火电“发一度亏一度”的局面将对发电企业现金流产生不利影响,长期持续也会不利于新能源项目开发投资。

曾辉坦言,“当前能源市场各方正处于激烈博弈阶段。火电厂‘发一度亏一度’,加之发电厂没有多余存煤,既不愿意发电也不敢高价囤煤;煤炭企业发往电厂的电煤与市场煤价差高达200元/吨,对煤企来说,电煤‘送一吨亏损一吨’。”

曾辉给记者算了一笔帐,煤企一天供电厂1万吨电煤,意味着企业每天少赚超200万元,一个月下来,煤炭企业少赚至少超过6000万元至7000万元。

曾辉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除了上述原因外,这轮 ‘电荒’还折射出一个问题:在拉闸限电背景下,全国各省的煤炭储备基地为何没有起到资源保障和稳定市场价格的作用?”

煤炭行业的储备能力建设由来已久。国家发改委、财政部于2011年下发《国家煤炭应急储备管理暂行办法》,明确储备点布局、承储企业及管理等内容。

“煤炭储备基地没有发挥应有的能源保障作用,归根到底是:让企业来帮政府囤煤这事本身就不合理。”曾辉分析称,今年煤炭价一路上行,市场行情好的时候,煤企忙着卖煤赚钱,煤炭储备基地无煤可囤。煤炭市场下行时,市场上煤炭资源丰富,但煤企也不敢承担煤炭跌价的风险,这也导致煤炭储备基地没有发挥储备作用。

煤炭市场趋势仍易涨难跌?

煤炭供需不仅牵动着煤炭价格,也关系着电力的供应。未来煤炭产能走向成为各方关注焦点。

据国家统计局数据,今年1-8月全国原煤产量26亿吨,同比增长4.4%。尽管原煤产量正增长,但增速却远低于用电量增速。1-8月,全国发电量5.39万亿千瓦时,同比增长11.3%。

中金研报认为,往后看,比较核心的关注点是煤炭产能是否可以尽快释放。长期来看,随着新增产能的投放和需求逐步回到正常的水平,目前供需错配的局面是可以扭转的。

10月7日晚,一份名为《内蒙古自治区能源局关于加快释放部分煤矿产能的紧急通知》的文件在网络流传,该网传文件内容包括:要求锡林郭勒盟、乌海市、鄂尔多斯市能源局、呼伦贝尔市工信局,为加快推进煤炭产能释放,按照国家矿山安全监察局、国家发展改革委运行局通知要求,立即通知列入国家具备核增潜力名单的72处煤矿,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从即日起,可临时按照拟核增后的产能组织生产。

市场上也有分析称,预计内蒙古这部分煤矿后续即刻便开始贡献煤炭产量增量,因此将极大地缓解当前煤炭供给极端紧张的情况。

张飞告诉《中国经济周刊》,“作为国有发电厂,我们当然乐意看到电价上涨,但是我们更担心的是,电价倒是涨了几分钱,而煤炭价格仍应声不断上涨。从发电成本来看,这对发电企业来说没有任何意义。”

宋欣认为,在极端天气增加的情况下(干旱和少风),新能源和绿色能源恐怕无法提供足够的能源供给。煤炭可能会再次成为备选项,国际煤炭价格或会迎来大幅上涨。

缪康庆预测,“从煤炭供需面来看,采暖季在即,电厂仍有补库需求,叠加大秦铁路检修、年前煤矿停产、放假,煤炭供需缺口仍存,煤价易涨难跌。”

(曾辉、张飞为化名)

声明: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