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绿色的能源系统:塑造亚太地区可持续能源的未来

全球气候变暖局势紧迫,加上新冠疫情造成的社会冲击和压力,使得全球能源转型迫在眉睫。亚太地区在实现能源转型方面的进展喜忧参半,日前,联合国亚洲及太平洋经济社会委员会发布2021年区域趋势报告《塑造亚太地区可持续能源的未来:更绿色、更具恢复力和包容性的能源系统》(Shaping a Sustainable Energy Future in Asia and the Pacific:A Greener, More Resilient and Inclusive Energy System),分析了亚太地区可持续能源利用现状、存在的问题和未来的趋势与建议。

更绿色的能源系统:塑造亚太地区可持续能源的未来

本文转自:社会科学报社

原文 :《塑造亚太地区可持续能源的未来》

编译 :熊一舟

图片:pexels

向可持续能源过渡取得的进展

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是联合国制定的17个全球发展目标,旨在从2015年到2030年以综合方式彻底解决社会、经济和环境三个维度的发展问题,转向可持续发展道路。可持续发展目标7(SDG7)的目标是普及能源,提高可再生能源在能源结构中的份额,并将能效改善速度提高一倍。

疫情对社会和经济造成的破坏促使人们呼吁各国建立更绿色、更具韧性和包容性的能源体系。虽然尚未看到全面的政策回应,但亚太地区领导人已经发布了多项减少碳排放的承诺,主要是通过扩大可再生能源产能和提高能源效率来实现。然而,目前实现这些目标的计划和财政措施仍不明确,迄今宣布的许多刺激措施都倾向于化石燃料。

向可持续能源过渡需要大量投资,目前投资水平不足。据估计,该地区需要1.3万亿美元以上的资金用于可再生能源、能源效率、热力和运输电气化、电网和其他能源方面的努力。因此,必须努力改善该区域经济政策的确定性和投资环境,以吸引所需的资本。

目前,亚太地区在实现SDG7具体目标方面的进展喜忧参半,未能达到实现2030年目标所需的速度。该地区在扩大电力供应方面取得了最大进步。地区国家的电网已经得到扩展,可再生能源系统正在为电网难以到达地区的家庭提供电力。城市地区普遍通电已基本实现,2018年亚太地区城市电气化率达到99.7%。农村地区则为92%。尽管人口持续增长,但用不上电的人数从2010年的5.38亿人下降到2018年的2亿人。在亚太地区,提供电力连接的计划和目标总体上是健全的,但在能源服务的数量和质量方面需要改进。农村地区的服务尤其不足,社区在大流行时期最依赖的机构——诊所和学校——受到影响,阻碍了它们提供关键服务的能力。

此外,获得清洁烹饪的燃料和技术仍然是最被忽视的SDG7的具体目标。全球仍然依赖污染和不健康烹饪方法的人口中,亚太地区占60%以上。然而,在亚太区域内出现了一些清洁烹饪倡议的积极例子,表明如制定强有力的政策,可迅速取得进展,提供能够带来社会和健康效益的现代清洁烹饪选择。调查表明,家庭愿意支付和采用现代家电,但市场在感知价值、效用和负担能力方面存在一定障碍,必须通过提高认识以及创新、可靠的产品和交付模式来克服这些障碍。

可持续能源发展面临的挑战

更绿色的能源系统:塑造亚太地区可持续能源的未来

中国目前是最大的可再生能源生产国,尽管日本、印度、土耳其和澳大利亚也是绝对生产国。现代可再生能源在若干经济体中提供了超过五分之一的最终能源,但亚太地区三分之二经济体(占能源消耗的四分之三以上)的现代可再生能源占比不到10%。

由于亚太地区在可再生能源领域经历了快速增长,能源组合中来自可再生能源的份额越来越大。2017年,现代可再生能源占最终能源消费总量的8.1%。水电是该地区日益增长的可再生能源供应的主要来源,但水资源短缺已导致最近电力生产减少,而跨境资源管理在一些流域仍然是一个挑战。不断发展的技术和不断下降的价格支持了电力行业中各种可再生能源的崛起,越来越多的太阳能和风能大型项目正在出现。小型可再生能源系统也开始对一些领域的能源供应作出重大贡献,并为应用新兴技术(包括虚拟发电厂和点对点能源交易)提供了机会。

通过纳入更高水平的能源效率和可再生能源,该区域加速向清洁能源系统过渡的愿望日益强烈。中国已宣布将采取更有力的政策和措施,使中国的排放量在2030年前达到峰值,并在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中国的举措促使该地区其他经济体作出承诺。作为亚洲第二大经济体和第四大排放国,日本已经宣布了到2050年实现碳中和的目标。在经济规模和排放量方面分别排名第四和第五的韩国,也紧随其后,制定了类似的目标,将通过投资“绿色新政”项目,如电力和氢燃料交通,并从煤炭转向可再生能源,来实现这一目标。

尽管该地区可再生能源的应用进展迅速,但与全球其他地区相比,其可再生能源在能源结构中的份额仍然较低。区域经济必须解决该行业增长的主要障碍,包括电网基础设施不足和不稳定的政策环境。可再生能源的价格因不同国家而异,在某些情况下,化石燃料继续受到青睐,特别是那些拥有丰富的国内化石燃料资源的国家。技术的改进、规模经济的增长、更有竞争力的供应链和开发商的经验,预计将推动可再生能源价格的持续下降。

在能源效率方面,亚太地区正在取得进展。在该地区较大的经济体中,能源效率的提高正推动该地区的改善趋势超过全球的速度。尽管如此,亚太地区的能源强度(也称为单位产值能耗)仍高于全球平均水平,应用新措施的机会很大。证据表明,能源效率投资可以以低于新发电成本的价格增加电力供应。然而,目前更多的投资仍然流向了能源供应,包括化石燃料供应。取消化石燃料补贴和更广泛地采用碳定价,既可以激励减排,也可以促进能源效率和可再生能源的发展。

必须考虑对能源系统新出现现象的关切和外部威胁。清洁能源行业的增长依赖于关键原材料的供应,预计新的地缘政治依赖将出现。疫情大流行、网络安全和气候变化带来的挑战需要人们有更充分的认识和更强的专业知识,以应对它们带来的威胁,特别是在能源系统多样化、分散化和数字化的情况下。

更强有力的政策和监管

推进清洁能源需要更强有力的政策和监管框架,通过渐进式的目标、全面的规划、监管和激励措施提供可预测性。各国政府在创造有吸引力的投资环境方面可以发挥主导作用,并更好地平衡“能源三难困境”的要素——能源安全、能源公平和环境可持续性。

一是在大流行后的恢复计划中采取积极、公平、促进就业的清洁能源议程。提高清洁能源和排放目标的雄心,引入有效的碳定价机制,是加速能源转型的必要条件。大流行复苏为采取新的措施使经济复苏与《巴黎协定》气候目标保持一致提供了机会。与化石燃料相比,对能源效率和可再生能源的投资能带来更多的就业回报、更低的排放和更积极的社会效益。此外,在未来的机会中纳入更多的妇女参与可以支持观点的多样化,并为规划和设计阶段带来有价值的观点。

二是改善清洁能源投资环境。重点是为私营部门投资清洁能源创造有利的政策环境,同时将政府支持导向难以调动投资的领域以及关键市场受到疫情负面影响的领域。提供政策确定性——制定可再生能源、能源效率和排放目标,为能源部门确立明确的发展方向,同时引入一套全面和连贯的政策和措施。简化清洁能源投资审批和程序——减少实施清洁能源项目的监管繁文缛节,允许其快速部署,同时确保市场平衡。各国政府可以通过降低不同规模的资本成本来支持加速采用可再生能源和提高能源效率。例如,取消可再生能源和能效技术的增值税,降低或取消审批程序,补贴或提供低利率融资选择,以及延长和扩大税收抵免计划。

三是采用国际标准,发展供应链,迎接清洁烹饪的挑战。普及清洁烹饪是能源转型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但在很大程度上被忽视了。过渡的基础是采用国际标准和逐步淘汰污染技术。此外,还需要支持性政策和金融机制,以发展可持续、可靠的低排放、高效率燃料和技术供应链。

四是分析现有和新出现的威胁,建立能源系统的应变能力。新冠肺炎病毒大流行暴露出区域能源系统的一些脆弱性——气候变化对关键基础设施的威胁持续增长;能源转型带来了一系列新的威胁,包括网络安全以及关键原材料的供应和管理。虽然脆弱性各不相同,但各国必须评估这些风险,并制定全面的计划,以打击和减轻这些风险。

五是加强区域合作,降低清洁能源贸易壁垒。新冠疫情限制了人员和货物的跨境流动,妨碍人们的交流,但亚太各国应致力于在可持续能源领域继续开展信息交流与合作。亚太经社会的政府间平台和技术能力可用于支持各国的应对和恢复工作。随着该区域走出衰退,区域对话交流可以帮助区域各国政府比较自身进展,并从该区域的成功战略中汲取经验。各国应确保继续并扩大协调和互连能源市场的努力,为利用成本最低、效率最高的资源和技术选项提供机会。

声明: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