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锂电材料

江西世龙实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世龙实业)最近很火。

当这家公司深陷“两个董事会、两个董事长”的内部治理风波之时,其股价却意外多日涨停。9月13日,世龙实业股价报收12.45元/股,收获第五个涨停板。看起来,二级市场似乎毫不在意谁是世龙实业的董事长。

导致世龙实业股价异动的原因,无外乎二级市场为其深深烙印上锂电原材料的概念股光环。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该公司所生产的氯化亚砜等相关产品,为锂电池电解液关键材料。即便相关业务在上半年仅占主营收入的2.68%,却并不影响资金追捧,甚至一度引起深交所的关注问询。

世龙实业的股价“火爆”,是资本市场热炒锂电池产业链产品涨价的侧面反映。9月13日,上海钢联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碳酸锂、氢氧化锂等锂电材料价格继续上涨。且在当日,Wind锂电池指数(884039.WI)同样再度翻红。截至9月13日,该指数报收11095.85,今年以来涨幅近90%。

“堵不住”的缺口

最新一轮涨价后,国产电池级碳酸锂的价格达到14.2万元/吨至14.3万元/吨。与年初相比,该材料的价格涨幅已经达到了173%。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上海钢联的数据发现,今年一季度,国产电池级碳酸锂的价格出现急涨,随后在二季度有所企稳,甚至略微回调。8月份,该材料价格上升通道再度打开。其中,自8月至今的一个多月内,国产电池级碳酸锂价格阶段性涨幅高达61%。

相较于碳酸锂,氢氧化锂的价格走势同样不逊。根据上海钢联的数据,该材料的最新价格或达到14.25万元/吨至14.3万元/吨,今年以来的累计涨幅超过190%。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与碳酸锂价格中途出现企稳、回调所不同的是,氢氧化锂的价格今年则是“一路高歌”。自8月初以来的一个多月内,该材料价格出现大幅上涨,达到44%。

碳酸锂和氢氧化锂是锂离子电池正极材料的常用锂源。根据用途不同,普通的三元正极材料更倾向于用碳酸锂作为锂源,而高镍三元正极材料却更适合用氢氧化锂。在市场上,碳酸锂的价格一般稍低于氢氧化锂。

从生产成本上看,碳酸锂与氢氧化锂并无太大差异。“碳酸锂、氢氧化锂都可以由锂辉石来制备,区别在于工艺路线、生产设备,但成本相差无几。”一位业内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如果使用盐湖卤水制备氢氧化锂,则成本会相对高出很多。

不过,无论是碳酸锂还是氢氧化锂,价格持续走高的背后,市场出现了难以“堵住”的供需缺口。

有限的供给,对应巨大的需求,是目前国内锂电材料涨价不止的核心原因。“供给端,锂精矿供应紧张,锂辉石价格高位运行;需求端,下游厂家三元材料以及磷酸铁锂基本处于满产满销状态,拉动锂盐产品需求进一步增长。”中泰证券分析师谢楠在研报中认为。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以碳酸锂为例,自今年8月起,国内碳酸锂的供需缺口约14%,导致市场供不应求的格局进一步延展。而氢氧化锂市场相对较为稳定,这也成为8月以来其价格涨幅低于碳酸锂的主要原因。

疯狂的锂电材料

但不可否认的是,下游巨大的需求的确给予供给端更为巨大的压力。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9月10日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8月,我国新能源汽车产、销量分别为30.9万辆和32.1万辆,环比增长8.8%和18.6%,同比均增长1.8倍,再创历史新高。至此,今年1至8月份,我国新能源汽车累计产、销量分别达到181.3万辆和179.9万辆,同比均增长1.9倍,新能源汽车渗透率已提升至约11%。其中,8月新能源汽车渗透率已提升至17.8%。

火爆的新能源汽车市场迅速带动了锂电池产业链的狂热。中国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创新联盟数据显示,8月,我国动力电池产量共计19.5GWh,同比增长161.7%,环比增长12.3%。其中,三元电池产量8.4GWh,占总产量42.9%,同比增长91.5%;磷酸铁锂电池产量11.1GWh,占总产量56.9%,同比增长268.2%。

业内机构称,进入9月后,碳酸锂短期供给无明显增量,高需求下锂电材料的高价位有望获强支撑。

对锂电概念板块而言,高悬的估值成为不可忽视的风险因素。 

“压不住”的扩产潮

锂电材料供应的压力,还来自于动力电池企业所掀起的一轮扩产预期。

根据行业机构的不完全统计,今年8月份,以宁德时代为首的多家公司先后宣布扩产动力电池项目,投资总额超1248亿元。

8月12日,动力电池龙头企业宁德时代的百亿定增成为资本市场热议的话题。公告显示,该公司拟向特定对象发行股票,募资不超过582亿元,用于福鼎时代锂离子电池生产基地、广东瑞庆时代锂离子电池生产、江苏时代动力及储能锂离子电池研发与生产、宁德时代湖西锂离子电池扩建项目(二期)等。此外,该公司在可行性分析报告中披露,募资所投项目可以为宁德时代新增锂电池年产能合计137GWh。值得一提的是,多家机构测算,今年上半年,宁德时代的锂电池年化产能为131GWh,预计今年底名义产能有望突破200GWh。

事实上,仅在今年8月份,挥斥重金投资动力电池的公司不在少数。8月9日,欣旺达同意子公司欣旺达汽车电池在南昌经开辖区内投资建设欣旺达南昌动力电池生产基地项目,项目计划总投资约200亿元;8月10日,中航锂电公告与合肥市签署投资协议,在当地新建年产能50GWh的动力电池及储能电池产业基地,总投资248亿元;8月29日,孚能科技公告称与安徽芜湖三山经济开发区管委会签订投资合作协议书,计划建设年产24GWh新能源电池项目,投资金额超过百亿。

然而,动力电池产能的大幅扩张,势必会造成上游材料供应进一步缩紧。这导致,不少电池企业也加入了锂电材料的争夺中,宁德时代、国轩高科、亿纬锂能纷纷将触手伸向上游。

今年以来,亿纬锂能在上游的布局动作频频。一方面,该公司先后与德方纳米、贝特瑞成立合资公司,分别布局磷酸铁锂正极和高镍三元正极;另一方面,其通过入股华友钴业,又锁定锂电材料。此外,在今年7月份,亿纬锂能先后公告分别出资1.4亿元、1.1亿元,收购昆仑锂业28.125%股权、大华化工5%股权,进一步完善了锂电池供应链布局。

开源证券预测称,2021-2022年全球锂行业供需偏紧态势难以改变,刚性缺口下锂矿易涨难跌。于是,国轩高科的动作更为直接。今年3月份,国轩高科与宜春市政府签订投资合作协议,双方就合资矿业公司组建、产业园项目落地等事宜达成共识。据悉,国轩高科将在宜春投资锂电新能源项目,主要从事矿山资源开发、碳酸锂提取、锂电池研发与制造、储能系统开发。显而易见的是,该公司将通过这项投资直指碳酸锂的自主提取。

不过,尽管当前锂电池产业链涨价潮不止,行业景气度高涨。但其炒作热度能否持续,市场意见出现分歧。

对于锂电概念板块而言,高悬的估值已经成为不可忽视的风险因素。截至9月13日,Wind锂电池指数动态市盈率为99.9倍。

声明: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