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和微软角逐:下个时代谁主沉浮?

苹果和微软角逐:下个时代谁主沉浮?

  作者:文雨

  市值逼近2万亿美元,那个一度跌倒的巨人又爬起来了。

  【失去的十年】

  现在是一个世界首富不断更替的时代,但要在20年前,人们会毫不犹豫的告诉你:比尔·盖茨。

  从1995年到2007年,盖茨连续13年蝉联《福布斯》全球首富排行榜第一,支撑其财富的正是他背后的微软帝国。

  早在2000年,微软的市值就冲到6000亿美元之上,而当时仅比微软晚成立一年的苹果的市值还不足200亿美元。

  也就在这一年,功成名就的盖茨急流勇退,将庞大的科技帝国交给了他的大学好友鲍尔默。

  这必然是微软发展历史上的一个转折点,只不过当时人们并没有意识到它带来的影响会有如此之大。

  盖茨创业,鲍尔默守业,创业难,守业更难。

  尽管微软在计算机操作系统领域独孤求败,但奈何时代的车轮跑得太快了,当鲍尔默还沉浸在PC端无法自拔时,乔布斯已经在酝酿再次改变这个世界了。

  2007年,安卓与iOS的相继问世拉开了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大幕,智能手机开始取代计算机成为新的技术平台,并由此衍生出一个巨大的移动互联生态,苹果、谷歌、Facebook、亚马逊、Twitter等一众新势力纷纷走上舞台。

  唯独缺了微软,这个曾经风头无两,如今又尽显迟暮的科技巨头。

  微软缺席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原因有很多,但首当其冲且难以回避的就是鲍尔默的态度。

  作为掌舵人,当年他坚定的认为iPhone没有机会在市场中获得很多市场份额。正是这一判断,让微软偏离了时代的主航向。

  2008年,微软营收为604.2亿美元,到2013年鲍尔默卸任时,公司营收仅增长到了778.5亿美元。相比之下,苹果的同期营收从324.8亿美元直接飙升到1709.1亿美元,增长了4倍还多。

苹果和微软角逐:下个时代谁主沉浮?

▲数据来源:同花顺iFinD

  资本总是毫不掩饰其嫌贫爱富的本性,追逐时代最大的风口是华尔街精英们永恒的信条。

  到2013年,微软的市值缩水到3000亿美元左右,而苹果则在反超微软后继续高歌猛进,以超5000亿美元的市值领跑全球。

  “如果有一件事情我能说后悔,我最后悔的是,2000年代初期,当时我们全力聚焦Windows升级,没有在被称为“手机”的那个设备上投入人才,这是我最后悔的事情。”

  鲍尔默在自己的最后一次微软年度分析师大会上道出了藏在心底许久的那一份苦涩,而这与他最初的不屑与固执形成了鲜明对比。在时代的洪流中,他终究还是渺小的。

  事实上,后知后觉的微软也曾试图切入移动端掠食,公司在2010年发布了Windows phone移动操作系统并于2013年收购诺基亚,但终以败局收场。

  原因有二:第一,Windows phone系统采用的是1995年发布的Windows CE内核,本质上只是将系统从PC端搬到手机端,并没有真正触及移动交互的灵魂;第二,微软起跑太晚,彼时安卓和iOS阵营已经二分天下。根据IDC的数据,2012年,苹果iOS与谷歌Android合计占了智能手机市场85%的份额,而微软只有3.5%的市占率。

  鲍尔默卸任当天,微软的股价大涨7%,一切尽在不言中……

  他守住了比尔·盖茨留下的江山,却没有开疆拓土,而其他势力已经在重新瓜分这个世界了。

  失去的十年,微软并没有输给对手,而是输给了时代和自己。

  【求变革,再起舞】

  由盛转衰易,由衰转盛难。

  幸运的是,微软等来了那个力挽狂澜的强人。2014年,纳德拉接棒鲍尔默,成为微软第三代掌门人。

  1992年进入微软,作为“老兵”的纳德拉见证了微软的全部荣辱兴衰,外界给予他的评价是:一个具有局外人眼光的局内人。

  纳德拉上任后,微软进行了一次自上而下、从里到外的彻底革新,而改革的第一步就是解放思想。

  公司的理念从最初的“让每一台电脑上都运行微软的软件”变成了“予力全球每一人、每一个组织成就不凡”。

  走出鲍尔默时期的封闭和保守,纳德拉麾下的微软开始重新拥抱这个世界。

  上任仅8周,纳德拉就推出了为苹果iPad专门打造的第一版Office套件,随后又出人意料的允许Office进入Windows以外的移动平台,而且还首次以免费的方式推出Windows 10。

  在对待开源技术的态度上,鲍尔默视其为技术产权的癌症,而纳德拉则选择了兼容并包,先是重新在开源社区GitHub上开立微软账号,随后在2018年完成对GitHub的收购。

  用合作共赢代替了对立争斗,先主动拥抱对手然后将其收入帐下,商业智慧跃然纸上。

  对外开放,对内改革。

  纳德拉对微软的业务线进行了持续调整,但核心只有一点:逐步摆脱对Windows操作系统的依赖,确立“移动为先,云为先”的核心战略。

  为了配合整体的战略转型,微软砍掉了“鸡肋”的诺基亚手机部门,并通过大面积裁员的方式缩减成本开支。2015年,微软将原先的5个部门合并整合为3个,2018年又宣布裁撤Windows事业部,成立“体验和设备”部门和“云与人工智能”平台。

  转型云计算是微软重生的法门,而这和纳德拉的经历有直接关系。在接任CEO之前,纳德拉主要就负责微软云计算业务,他深知这一领域的空间有多广阔。

  2016年—2020年,微软的智能云业务从250.4亿美元增长到483.7亿美元,其中云计算核心产品Azure更是展现了极强的业绩爆发力。

  业绩和估值双双提升,喜迎“戴维斯双击”的微软重新回到了资本市场的聚光灯之下,其在2018年完成对苹果的“反杀”,拿下当年的年终全球市值总冠军。

  纳德拉重新唤醒了沉睡在PC时代美梦中的微软,这是继上世纪90年代郭士纳拯救IBM之后,科技产业中的又一次自我救赎。

  【下个时代,谁主沉浮】

  苹果和微软的角逐是全球资本市场的最大看点之一,2010年,苹果市值首次超过微软,《纽约时报》曾发表评论称:“这是新时代的开始,也是旧时代的结束。”

  当下,仿佛又走到了时代的转折点。

  根据管理思想大师查尔斯?汉迪的理论,企业的发展轨迹并非线性延展,而是呈“S型”波动,任何一条增长曲线都会走到尽头,并滑过抛物线的顶点,持续增长的秘密是在第一条曲线消失之前开始一条新的S曲线。

  纳德拉解开了第二增长曲线的方程,微软不再是原来的微软。

  根据微软最新公布的2021财年三季报,报告期内公司的总营收为417.06亿美元,其中智能云业务的营收达到151.18亿美元,占比36.25%,成为微软第一大收入来源。

  来自Gartner的数据显示,2020年,全球云计算市场继续保持高速增长,IaaS市场规模达642.86亿美元,同比增长40.7%,亚马逊、微软、阿里排名前三,且市场还在进一步向头部集中。

苹果和微软角逐:下个时代谁主沉浮?

▲数据来源:Gartner

  在与亚马逊的云计算角逐中,微软渐入佳境。2019年,公司击败亚马逊拿下国防部10年100亿美元的JEDI云合同,同时还拿下了AT&T价值20亿美元订单。

  相较于AWS(亚马逊云服务),Azure的增速明显高一档,2020年第二季度,Azure 的收入增长了50%,预计将达到约74.5亿美元;AWS去年第四季度的净销售额达到127.42亿美元,但增长率只有30%,微软有望进一步缩小与亚马逊的差距。

  在私有云领域,Microsoft Azure Stack排名第二,但用户占比从2019年的22%提升到2020年的35%,而作为龙头的VMware vSphere(VMware公司推出一套服务器虚拟化平台)却从50%下降到42%。

  此外,微软在AI和AR领域的布局也处于领先地位。在Gartner公布的2021年云AI开发者服务的Magic Quadrant(魔力象限)中,微软位于“Leaders”(领导者)象限内,并且在执行能力轴上定位最高。

  相较于Facebook和苹果还停留在AR项目的概念构想阶段,微软自2015年之后已经发布了两款全息AR头显产品,分别是HoloLens 1和HoloLens 2,其中HoloLens2相比于HoloLens 1的视场角提高了2倍,平均1度的像素从23px增长到了47px,技术不断迭代升级。

  前不久,美国五角大楼和微软签署一份价值218.8亿美元的合同,微软将在未来10年为美国士兵研制增强现实AR头盔。

  相比之下,苹果当下的境遇像极了十几年前的微软。

  行走在传奇创始人乔布斯铺设的道路上,却并无革命性创新;iPhone产品贡献了总营收的一半,而智能手机却触及到了销量的天花板;作为技术平台,在未来十年还要直面被VR/AR颠覆的风险。在第一增长曲线行将走到尽头前,第二增长曲线并未形成。

  下一个十年,微软似乎更值得下注。

  开眼看世界,回头看自己。

  微软过去二十年的沉浮对中国科技型企业,特别是互联网公司有深刻的借鉴意义。

  首先,始终往前看。

  在一个不进则退的时代,必须学会放下过去成功的包袱,保持开放和向前的意识,如同纳德拉所说的那样:“这个行业不推崇传统,只尊重创新。”

  雅虎、摩托罗拉和诺基亚等企业都曾是一个时代的旗帜,但最终还是在时代的洪流中折戟沉沙;2007年,如果鲍尔默在乔布斯首次展示滑动解锁时也能保持一份惊讶和好奇,而不是选择无视和自我陶醉,或许他就无需在道别演讲中含泪说出那一句:“我们会再次改变世界”。

  其次,选择比努力重要。

  红杉资本沈南鹏曾在一次采访中表示,“要想成功,需要在正确的时间、面对正确的方向、做对的事情”。

  鲍尔默时期的微软在操作系统上仍旧非常努力而且成绩不俗,Windows 7和Windows XP等经典产品都是在这一阶段诞生,但这些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却不再耀眼。

  保持对时代的敏锐判断,永远不要偏离科技浪潮的主赛道,埋头苦干的同时也不要忘了抬头看天。

  最后,主动给自己施压。

  塔勒布曾在《反脆弱》一书中讲到,生物体最开始食用蔬菜可能并不是因为其具备营养价值,而是因为蔬菜中存在的微量毒素可以刺激并提高生物体的机能。

  适度的压力可以保持更强的竞争力,正所谓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微软由盛及衰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其在打下江山后有所懈怠和安逸,凭借Windows和Office两大产品的绝对垄断地位就可在全球范围内变相“收税”,哪里还有转型的动力;

  拿下PC芯片市场80%市占率的英特尔也曾躺在过去的功劳簿上昏昏欲睡,到去年为止,英特尔已经连续两年没能将新技术应用到芯片制造上,而AMD则趁机完成逆袭,两家公司在资本市场的表现已经说明了一切。

  国内的互联网大厂在完成跑马圈地之后也自觉或者不自觉的寻求坐享其成,国家出面敲打虽然在短期内形成冲击,但对企业的长远发展是利大于弊。

  免责声明

  本文涉及有关上市公司的内容,为作者依据上市公司根据其法定义务公开披露的信息(包括但不限于临时公告、定期报告和官方互动平台等)作出的个人分析与判断;文中的信息或意见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商业建议,市值观察不对因采纳本文而产生的任何行动承担任何责任。

  ——END——

本站声明:文章内容来源于网络,本站只提供存储。基智地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