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库里,我发现文青徐静蕾也在玩NFT

除了库里,我发现文青徐静蕾也在玩NFT

文丨奇偶派

每次金融泡沫过后,回头看都会觉得荒谬,但真正身临其境的时候,每个人都在奋不顾身地追逐它。

去年,跟发小聊NBA球星时,发小没有像以前一样跟我聊起NBA球星的高光时刻,而是和我聊哪个球星的鞋子好看。

那时候,我就知道发小开始炒鞋了。

发小炒鞋持续了半年,2500元接手的椰子鞋到现在也没卖出去。

最近跟发小聊起NBA球星的鞋子时,发小开始告诉我库里的NFT头像特好看。这次,我知道这个“投机达人”在炒鞋失败后又开始炒NFT头像了。

9月1日,库里在推特上更新了自己的头像,加密货币网站显示,库里新头像花了55个以太坊,价值115万元。

在库里买下猿猴NFT头像后,立即引起大众对NFT的热议。一天时间库里登顶国内外各大社交平台热搜。

对于年薪2.8亿元的明星球员库里来说,买头像花的115万元,可能只用投进一个球就可以赚回来。但仅仅一个头像就要花费115万元,对于老百姓来说,还是不可思议。

NFT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玩意?它是财富密码、造富神话,还是又一个博傻游戏?

徐静蕾都在疯狂买NFT头像了

加密货币一直都像是一个魔幻的世界,在这里任何离奇是事情都不离奇,反而不离奇的事情在这里才显得的离奇。

早在库里115万元购买NFT头像之前,就有NBA球队和加密货币纠缠不清。

2014年萨克拉门托国王队就成为第一个接受比特币支付的球队,萨克拉门托国王队允许球迷用比特币购买自己球队周边、门票和相应增值服务。

当年一个比特币价格还不超过3000元,而现在一个比特币价格在30万元。萨克拉门托国王队如果2014年没有将比特币进行变现,如今或许能成全世界最富有的球队。

而后2019年,NBA独行侠球队也表示接受比特币支付,独行侠球队成为第二支接受比特币支付的球队。

不过独行侠老板库班,曾在2019年7月抨击Facebook的libra(稳定币)项目是一个巨大的错误,并且在推特上扬言比特币没有任何用处,属于庞氏骗局。

但在今年5月,库班宣布进军加密货币领域,在推特上他称比特币为黄金2.0,并且坦言自己持有众多加密货币。

对于这种情况加密货币专业人士猜测,加密货币项目方给库班太多了,多到库班无法拒绝站台加密货币。

或许,正是萨克拉门托国王队和独行侠队与加密货币的合作,让NBA队员比一般圈层更加了解加密货币。

这也为库里购买NFT埋下了伏笔。

今年9月1日库里购买猿猴NFT,今年马斯克,贝索斯纷纷涉足加密货币,或许更加坚定了库里进军加密货币的决心。

库里在购买猿猴NFT之前,价格只有0.08以太坊,折合成人民币不到2000元,并且在官网赫然写着自己的项目属于旁氏骗局。

除了库里,我发现文青徐静蕾也在玩NFT

库里购买猿猴NFT后,在名人效应带动下,猿猴NFT一夜之间价格暴涨,24小时成交量2967.43枚以太坊,折合人民币7345万元,市值则达到了418500枚以太坊,折合人民币103.35亿元

猿猴NFT轮番炒作后,库里买下猿猴NFT时,价格已达到115万人民币,仅仅两个月的时间猿猴NFT涨幅575倍。

如果,你我今年6月能够在猿猴NFT刚发布时投入1万元,三个月后的身家立马变为1150万元,妥妥的“财富密码”。

根据加密货币专业机构统计,猿猴NFT还在以每日8.4%的速度上涨,现在最低价格已经到41.85枚以太坊,折合人民币111万元,最高价已经到达70枚以太坊,折合人民币170万元。

除了库里,我发现文青徐静蕾也在玩NFT

在整个加密货币热点的带动下,NFT头像开始卷席娱乐圈,有细心网友发现著名导演徐静蕾Instagram头像也更换为NFT小熊头像。

通过追踪徐静蕾Instagram账户发布的NFT头像发现,徐静蕾OpenseaNFT交易平台)账户名称是Stitevoli。账户地址为0x4b1e684d5143eb7435e5d78385fa8cbdccd8f7ec

OpenseaNFT交易平台)账户显示,徐静蕾拥有795NFT作品,购买了与Instagram相同的小熊头像,属于NFT中的高端玩家。

在徐静蕾的交易记录中显示,徐静蕾买入小熊头像时价格的价格为1.99以太坊,现在小熊头像价值已经标价25个以太坊,仅仅一周时间徐静蕾的NFT头像上涨12.5倍。

除了库里,我发现文青徐静蕾也在玩NFT

除了小熊NFT头像,徐静蕾还23以太坊的价格买入了库里的猿猴NFT,现在猿猴NFT价值41以太坊,折合人民币100万元。

不过加密货币以外的人玩起NFT还算保守,投入资金大多都是100万以内,币圈内玩起NFT则不太一样。

前几天,加密货币流量收割机孙宇晨在朋友圈炫耀了自己买的NFT作品,此作品花了1050万美元,被称为史上最贵的微信头像。

孙宇晨曾在2017年发行自己的代币TRX(波场),半年时间从发行价0.01元上涨至1元,上涨幅度100倍。

除了库里,我发现文青徐静蕾也在玩NFT

根据区块律动信息,孙宇晨购买的NFT头像是加密货币Tpunks中最具稀缺性的头像之一,NFT头像名称为Justinsun Tpunks,该系列头像目前仅有11枚。

孙宇晨在微信朋友圈问过,“当所有人都不太理解一个图片凭什么这么贵的时候,更应该被回答的问题是,为什么一个图片能被拍到这么贵?”

NFT怎么赚钱?

就如孙宇晨所说,想要搞清楚NFT为什么这么贵,我们先应该了解什么是NFT?

NFT,英文全称为Non-FungibleToken,意思是非同质化代币,具有不可分割、不可替代、独一无二等特点。

我们可以理解为澄阳湖大闸蟹,每年产量100万只,每个螃蟹都会有一个蟹扣来证明澄阳湖大闸蟹的身份信息,绝对不重样。

澄阳湖大闸蟹可以用蟹扣来鉴别真伪,但互联网中一切文件是可复制,很多时候你无法证明一份PPT是自己创作的。

NFT利用给文件标记数字证明的技术,让你的PPT打上你自己的标签,证明作者是你,并且不可更改。

由于NFT唯一性的特点与当代艺术品不谋而合,加密货币玩家开始与艺术创作者结合,打造互联网平台NFT艺术平台。

其中最出名的平台有高端玩家徐静蕾常去的Opensea,NBA合作的NBATopshot和孙宇晨购买的Cryptopunks等平台。

除了库里,我发现文青徐静蕾也在玩NFT

搞清楚NFT是什么后,我们再来聊聊NFT为什么这么贵?

铁齿铜牙纪晓岚中有一段,和珅得到两个宋朝汝窑的三足笔洗,很是喜欢,爱不释手。

和管家刘全观赏一阵后,突然将其中的一个摔在了地上,摔成个稀烂。

宋朝汝窑的三足笔洗被摔成一个时,稀缺性让艺术品价值达到巅峰,而持唯一一个持有宋朝汝窑的三足笔洗的人就成了受益者。

不过NFT头像不能被摔坏或销毁,为了搞清楚NFT赚钱的套路,我和比特时代的朋友“辉哥”聊了聊。

辉哥告诉我,NFT最近持续火热并且让人赚翻的原因有二。

一是在加密货币这个新鲜事物上,能够简单地运用坐庄思维赚钱;二是,各个交易平台推出多种多样披着盲盒外皮的“赌徒模式”NFT盲盒,让人们能够在买卖过程中尝试到“赌徒”的暴富爽感。

首先我们以库里购买的猿猴NFT为例,来讲讲NFT的坐庄套路。

猿猴ETF一共发行1万张图片NFT,当时发行价每张0.08以太坊,折合人民币2000元一张,那么猿猴NFT市值为2千万元。

加密货币2000万元市值,并且正在热点的项目并不多,我们假设有一个投资者人在看好NFT热点的情况下,以每张2000元的价格收购了5000张猿猴NFT。

那么市场上流通的剩下5000张猿猴NFT的市值为1000万元,在这5000张猿猴NFT中再减去官方和坚定持有者20%,那么猿猴NFT的流通市值就只有600万元。

现在,随便一个投资者人拿出1200万元就可以将猿猴NFT炒作至翻倍,并且在炒作过程中引来的跟风盘,可能会将此NFT炒到更高价格。

在逐渐炒作的过程中,这个投资人就能一边拉升一边将NFT卖给看到财富效应的跟风者即可获利。(此故事纯属虚构,只是为了讲清楚坐庄思维)

而NFT盲盒,则类似网易阴阳师和泡泡玛特的结合体。

曾经我们痛恨一些游戏,只有氪金才能让你变得更强。

但是在网易阴阳师出来后,氪金也不能让你变得更强,运气也不能让你变得更强,氪金+运气才能变得更强。

NFT盲盒就是像网易阴阳师一样的产物,不过NFT盲盒并不能让你变强而是可以让你赚一大笔。

NFT盲盒与泡泡玛特盲盒不同的是,因为NFT盲盒没有实物发售,全部采用线上交易,便捷度上比泡泡玛特的实物交易提升一大截。

今年8月,火币NFT平台发行小黄鸭纪念盲盒,小黄鸭NFT发售1996个。

小黄鸭盲盒分为三种类型卡牌收藏品,分别是最低级的N卡,中端的SR卡和最稀有的SSR卡牌。

其中小黄鸭盲盒包括9款N卡人物,每款占比9.12%,合计占比82.08%。三款SR卡,每款占比5.01%,合计占比15.03%。一款SSR卡,占比2.91%。

小黄鸭盲盒中N卡因为占比最多,一直处于破发状态,但SR卡和SSR卡价格都有大幅度增长。

除了库里,我发现文青徐静蕾也在玩NFT

官方发售的盲盒中每款售价99元,官方指导价SR卡售价199元。

但是在实际的交易中抽到N卡可以打折卖出,一般价格在50元左右,跌幅50%。抽到的SR卡售价达到5000元,上涨50倍。抽到的SSR卡牌售价为9666.66元,上涨近100倍。

甚至有币圈的朋友告诉我,小黄鸭SSR卡牌单价已经达到惊人的3万元。

小黄鸭盲盒就像是彩票游戏,虽然赢的几率只有18%,但万一赌中了至少能赚45倍。即使赌输了,也只是亏了50%。这样的盈亏对比,自然吸引大量人参与其中,搏一把一试手气。

在火币小黄鸭NFT财富效应的带动下,火币已经做了3期盲盒NFT,并且每期盲盒都因为抢的人太多,以至于服务器都会陷入瘫痪状态。

之所以NFT能够持续火热,无非是熟练地在加密货币这个新事物里面运用了坐庄思维,或者是披着盲盒皮的赌徒游戏。

本质来说,NFT对区块链技术不是突破性创新和应用,而多半只是击鼓传花的新游戏。

NFT能火到何时?

只要是一种资产,就不可能是一路涨到底,总会有涨有跌,NFT也不例外。

《大空头》中主角贾瑞德·韦内特曾在电影中说到,所有资产下跌都是从缺乏流动性开始的。

NFT头像起源于艺术家,扎根于艺术,现在它的特质也跟艺术趋同,缺乏流动性就是他最大的缺点。

别看NFT可以卖到价格这么高,但一个小白投资者贸然进去炒,大概率会接盘,原因在于买NFT价格高但不一定能高价卖出去。

根据我的观察,一个NFT头像挂在加密货币交易平台上,快则3天内可以售出,长则几个月都卖不出去,活生生的NFT“接盘侠”。

例如在陈小春发售的NFT视频上,陈小春发售NFT时全网公开售价199美元,现在陈小春NFT视频价格已经到达1999美元。

但是一名叫做“漂泊的灵魂”用户,在今年5月买到的陈小春NFT,到现在都没能卖出去。

除了库里,我发现文青徐静蕾也在玩NFT

我本以为是“漂泊的灵魂”用户价格挂的太高,才导致陈小春NFT没能出售。但在官方最近的交易记录中,能够交易的陈小春NFT往往是价格在发行价199美元左右,甚至是跌破发行价90美元才能出售。

NFT商品缺乏流动性除了在日常售卖中有所体现,更多的证据还体现在成交数据中。

今年6月23日NFT概念被热炒,总销量最高到达101.74万个,但是今年9月5日,NFT图片市场成交量下滑至41.06万个,仅仅三个月成交量下滑60%。

除了库里,我发现文青徐静蕾也在玩NFT

相比成交量的严重下滑,NFT的成交额下滑的更为严重。

8月31日NFT概念席卷美股,最高峰时NFT成交量达到了3.97亿美元,仅仅过了10天NFT成交额下跌至9757万美元,成交额下跌75%。

成交量和成交额暴跌,导致某NFT交易所平台微信群中也出现了不同声音。

NFT微信群中“NFT爱好者”在NFT微信群中讲诉“自己1.3万买的NFT头像卖不出去,自己的积蓄都打了水漂”。

还有众多网友吐槽,盲盒砸手里了,一直有人压低价格卖,1000块钱买盲盒所剩无几。

除了库里,我发现文青徐静蕾也在玩NFT

NFT概念就像一场梦,在梦中所有人都成了暴富者。

但只有买入的人自己知道,报道中的一夜暴富都是账面价值,而自己持有的NFT很多时候,根本卖不出去。

何时能将其卖出变现,一切看起来在运气,也或许一切都在于背后那些“坐庄控盘”者。

写在最后

加密货币自诞生以来,一夜暴富的传说,总在刺激着大众神经,但世上哪有那么多暴富的人?

暴富其实也是币圈编制的童话故事,这个故事网住了一群对财富有狂热追求的投机者。

其本质都是零和游戏,在零和游戏中一个人赚钱另一个人必定亏钱,每一个币圈暴富故事的背后都是一群人的倾家荡产。

NFT概念的暴富神话正是如此,圈外人看着NFT的价格一步步升高,幻想着买卖NFT,可以一夜财富自由。

但是真正懂得其中套路的人知道,真正被套进来的人,或许NFT售卖几个月都没有回应,所有能看到的财富都是账面价值。

NFT头像与币圈制造的众多概念一样,本质上都是金融中击鼓传花的博傻游戏。

只是在财富效应和明星站台的掩护下,人人都相信自己不是最后的笨蛋,他们总会幻想会有新的“笨蛋”会买走自己高价买入的NFT。

但事实是,NFT背后的操盘者会在利益最大化的阶段,痛下杀手,一把毫不留情地割完韭菜,从不在乎谁是最后的“笨蛋”。

《东方华尔街》中,叶抱一有一句话很直白,“你不懂股票,就会被股票玩死,在这个世上,没有所谓的必胜号码,所有炒作和投机,都是穿着西装的邪教”。

这句话放在币圈也同样适用。

毕竟这个圈里很多人甚至不是在投资,而只是在玩“人性的游戏”。

声明: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