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黑黑的“老铁”

扫码链接5000+新基建产业链上下游从业者,入群请备注“机智地+姓名+公司+岗位

  “老靳同志,你都两个星期没回家了,你还有家不?……”撂下老婆的电话,靳树强无奈地搔了搔头,自言自语地说:“也难怪人家不满意了,双方父母、两个孩子、家里家外……哪样儿不是人家在忙活,发两句牢骚咱就愉快地接受吧。” 

  38岁的靳树强是中国铁路北京局集团有限公司秦皇岛工务段南堡线路车间付庄线路工区的工长,家就在距离工区仅10公里外的芦台镇,本来开汽车就是“一脚油门”的事儿,可他偏偏近半月没回过一次家了。 

  付庄线路工区管辖南堡线、南堡疏解线、国投北疆电厂走行线等3条铁路线路和付庄站Ⅰ场、Ⅱ场、国投北疆电厂3个站场设备。在这总共线路延展长度28.1公里的管辖范围内,5种不同型号的复杂道岔就有36组。其实,对于在铁路线路上摸爬滚打近20年的靳树强来说,这都算不了什么太大的难题。难题就在管辖设备的防洪工作上。 

  由于管内大部分线路两侧是水产养殖场和晾盐池,而且线路路肩较窄,遇到雨季容易发生路基边坡溜塌问题,时刻威胁着线路安全。特别是付庄站内3、4道线路,由于路基较低,线路两侧积水严重时经常造成水漫线路,影响行车安全。防洪安全就像万把钢针扎在靳树强的心上。 

  嘿!黑黑的“老铁”

  图为降雨后,秦皇岛工务段南堡线路车间付庄线路工区工长靳树强带领职工们整修国投北疆电厂线道岔设备 

  7月15日进入防洪主汛期以来,短时强降雨以及雷暴等强对流天气在本地区光临了好几次。靳树强带领职工们巡查线路时惊奇地发现,线路两侧有好几个养虾池的养殖户们,因为怕雨水进入养虾池造成虾苗发病、缺氧,竟然偷偷地用小水泵将养虾池的水往池子外的路基上抽。这还了得,时间长了还不把路基掏空?靳树强和职工们赶忙制止养殖户抽水的行为。 

  夜深了,靳树强睡不着觉,白天雨后检查时养殖户们的行为让他一阵阵胆战心寒。“这是偶然的吗?制止了他们会听得进去们?”一系列的疑问在考问着靳树强。 

  第二天一大早,拿上道尺,靳树强又开始巡视线路去了。果不出所料,有一家养殖户依然偷偷地往路基上抽水。在制止的同时,靳树强耐心地和养殖户聊起了家常,聊起了他们这样做对铁路安全的危害。一番苦口婆心,终于得到了养殖户的理解。接下来的三天时间里,靳树强从早忙到晚,走访了工区管内线路两侧37家养殖户,跟他们晓之以理,取得了他们的理解和支持。 

  嘿!黑黑的“老铁”

  图为秦皇岛工务段南堡线路车间付庄线路工区工长靳树强逐一对管内线路两侧水产养殖户进行防洪安全宣传和隐患调查摸排 

  7月17日16时左右,强对流天气再次光临。瞬间,暴雨就达到了规定的防洪降雨出巡量值。靳树强和职工们对管内线路全部巡视完毕后,屁股还没沾床,就掏出手机给37户养殖户们一一打电话,叮嘱他们千万别往路基上排水。 

  等打完电话,已经接近傍晚,雨后的晚霞染红了半边天。咚咚咚,工区院门被急促敲响。这时候谁来了?“嘿,黑老铁,快来开门!”门外清脆的女人声响起。 

  “小张,快去开门,你嫂子来了!” 

  “你咋知道是嫂子?” 

  “能说出‘黑老铁’的暗号来,不是你嫂子还是谁?快去开门吧,对了拿上体温枪,给她测测体温。” 

  急匆匆而来的是靳树强的妻子,手里拎着两个大号保温饭盒。“兄弟们,好久没回家了吧?知道你们嘴馋,嫂子给你们炖了红烧肉和红烧排骨!” 

  应声而来的几个小伙围拢过来,有人嘴馋,迫不及待地打开饭盒拿出红烧排骨就往嘴里塞。“嫂子,你咋这么‘豪横’啊,猪肉这么贵还给我们炖肉吃?”“快吃吧,吃着肉还堵不上你的嘴……” 

  望着妻子的身影渐行渐远,靳树强眼圈红了。(马勇 刘健)

(责任编辑:佟明彪)

声明: 本文由入驻基智地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基智地立场;基智地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