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伤高温下

扫码链接5000+新基建产业链上下游从业者,入群请备注“机智地+姓名+公司+岗位

  7月22日,大暑节气第一天。

  早晨7点,白洁来到单位,一头扎进闷热的机具室,对今天即将上线的4台探伤仪进行注水、检查状态。

  31岁的白洁是中国铁路北京局集团有限公司秦皇岛工务段秦皇岛探伤车间普轨探伤工区的工长,每次上线探伤他都要提前对探伤仪进行全方位的检查,他说:“探伤仪就如同战士的钢枪,枪械好坏是打胜仗的前提。”

  探伤高温下

图为秦皇岛工务段秦皇岛探伤车间探伤工们在津山线进行探伤作业

  秦皇岛普轨探伤工区是一个拥有42名职工的大工区,工区下设5个探伤组,负责津山、京哈、津秦高铁、龙山等主要铁路干线和其他铁路联络线共计470公里的钢轨探伤工作。

  7:50,参加作业的职工们齐刷刷地站在车间的院内进行班前点名。“今天我们要去工区管辖的津山线300km―303.5km区间进行探伤作业,走行时间长、作业区间内地形复杂,再加上高温,给作业带来了困难……”白洁条理清晰地布置作业。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高速公路行驶,10:20分,载着作业人员和探伤仪器的工程车在津山线300km附近一座立交桥下停下。距离今天天窗点给点还有40余分钟,作业人员再次检查探伤仪状态,做上线前的最后准备。

  11:05,天窗点开始。刚才在等待中似乎有点“懒慵”的小伙子们立刻精神抖擞起来,他们抬着近80多斤重的探伤仪,穿过玉米地,攀爬10多米高的线路护坡进入到线路上,额头上已经浸满了汗珠儿。

  正午的太阳火辣辣地舔舐着大地,无遮无拦的铁道线上就像一个大火炉,置身其中油烹火烤般难受。

  8名探伤工聚精会神地盯着探伤仪上的显示器、耳朵还要心无旁骛地听着探伤仪的报警声。探伤工杨仕途说:“我们工作就是要求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此时,探伤工们脸上的汗水已如雨下,滴到水泥枕上,瞬间蒸发。

  探伤高温下

图为探伤工们在正午的高温下探伤作业时被汗水打湿的后背

  11:30,天窗点过去了半个小时,探伤工张鑫、张璐操作的探伤仪发出“嘟……嘟”的报警声,两个人顾不上擦拭脸上的汗珠,专心致志地查看探伤仪上显示器里的波形,对钢轨进行全方位检查,发现是由于钢轨鱼鳞纹造成的报警,这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此时,早晨带来冻得硬邦邦的矿泉水,已经完全融化。探伤工们早已汗湿衣背,杨仕途将矿泉水直接从头顶浇了下去,大呼一声“凉快”。人热探伤仪也热,就连探伤仪与钢轨表面耦合的水在滴到钢轨表面的瞬间也被蒸发了。

  探伤高温下

高温下的钢轨表面温度已经达到60多度,就连滴在上面的探伤耦合剂都被瞬间蒸发了

  这么热的天气能不能不探伤或者错时而行?面对我们的疑问,秦皇岛工务段秦皇岛探伤车间主任张超给出了答案。他说,他们把管辖的470公里钢轨按照线别分成区段,普通区段每30天为一个周期,重点区段还要缩短时间。为了保证钢轨探伤不超过周期,无论寒冬还是酷暑,他们都要周密安排,合理利用有限的天窗点进行探伤作业,确保钢轨安全。

  “还有最后的300米,大家加油啊!”白洁给作业人员鼓劲加油,可这300米路段,两组道岔摆在他们面前。改变探头位置,双机校对……就是在这热度挑战人的耐力极限的时刻,探伤工们仍然是程序不乱。

  12:40,3.5公里钢轨探伤任务终于完成。

探伤高温下  

为顺利完成当日探伤任务,探伤工们用矿泉水浇头进行降温

  回程的路上,白洁向我们介绍,工区42名探伤工中有80%是不超30岁的青年人。就是这些年轻人,在高温下,淬砺着激情与坚守,用心呵护钢轨,用汗水和责任谱写着无悔的青春之歌。(马勇 刘健)

(责任编辑:佟明彪)

声明: 本文由入驻基智地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基智地立场;基智地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