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掉牙往肚里咽,新造车掏空家底为补助兜底有用吗?

打掉牙往肚里咽,新造车掏空家底为补助兜底有用吗?

泉源:Pixabay

本文来自未来汽车日报,作者秦章勇,第一电动网经授权宣布。

在疫情袭击和车市疲软的多重夹击之下,新造车牌桌上为数不多的几位选手运气再遇磨练。

根据四部委团结宣布的新政要求,4月23日至7月22日的过渡期内,新能源汽车津贴门槛提高、额度下降,纯电动车型津贴整体下调幅度为10%,插电混动车型为15%。

为了掌握所剩无几的出牌机遇,包罗蔚来、理想在内的新造车企业,纷纷推出保价政策。部门车企还分外推出了优惠的购车政策,宣称要为津贴滑坡“兜底”。

然而,随着资源伺机离场和后疫情、后津贴时代的到来,缺钱已经成为造车新势力的主旋律。部门早期野蛮生长的企业不得不降薪裁员、艰难求生。2020年可能比想象中加倍艰难,自掏腰包为津贴滑坡买单,会不会成为压倒造车新势力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不得不打的价钱战

4月23日,津贴退坡靴子落地的第一天,理想CEO李想率先宣布微博亮相,明确示意“消费者不用忧郁,津贴下降的部门我们自己负担,用户得手价稳定”。

自掏腰包为津贴滑坡部门买单的新势力造车品牌,不止理想汽车一家。

爱驰汽车随即示意,将继续沿用2019年津贴尺度,保持售价稳定,以任何车辆置换爱驰汽车还可以享受5555元的置换津贴。哪吒汽车也亮相,在国家津贴退坡的情况下,哪吒U和哪吒N01均保持原价稳定。广汽蔚来则对售价举行调整,BASE版车型的津贴后售价降至25.98万元,下调2800元;PLUS版车型的津贴后售价降至27.98万元,下调3000元。

打掉牙往肚里咽,新造车掏空家底为补助兜底有用吗?

ES6 泉源:蔚来官网

支持换电模式的蔚来汽车虽然不受30万元津贴价钱门槛限制,但新政也使得ES6和ES8的津贴额度下跌。其中ES6的津贴将由2万元(70kWh)和2.5万元(84kWh)划分下滑至1.44万元、1.8万元,ES8的津贴将由2万元(70kWh)和2.5万元(84kWh)划分下滑至1.8万元、2.25万元。蔚来汽车对此示意,在今年5月31日条件车的用户,可根据2019年国家津贴尺度享受津贴,差额由蔚来负担。

除了新造车品牌,传统车企也试图在这场“抗击津贴滑坡”的战争中站稳脚跟。

海内新能源汽车销量“大户”比亚迪推出了保价政策,用户在7月22日前购置比亚迪全系新能源车型仍可享受现在的津贴后售价。宝骏、奇瑞等品牌推出了“保价购车”流动,奔腾EQC也加入了保价大战。根据奔腾的说法,用户在6月30日前购车仍可享受原津贴额度1.6万元。

新能源车企团体出头为津贴滑坡兜底背后,是国产特斯拉可能带来的“灭顶之灾”。

李想以为,特斯拉一定会制订响应的对策和售价,新能源津贴新政“基本上是精准助攻特斯拉来打残海内的纯电动品牌的”。小鹏汽车CEO何小鹏也在微博上示意,随着国产Model 3售价不停下探,“15万-40万元售价的电动汽车竞争压力会显著加大”。

5月1日,特斯拉宣布下调国产Model 3尺度续航升级版基础售价至29.18万元,津贴后售价下探至27万元出头,直接攻入蔚来、小鹏、理想汽车等新势力品牌的焦点要地。

特斯拉首席财政官扎克·科克霍恩(Zach Kirkhorn)在4月尾的财报集会上示意,现在上海工厂还未做到完全的供应链本地化,但降本空间仍然很大。“我们会不停地降低价钱和生产成本,甚至在降价的情况下,还可以提高利润率。”

无论传统车企的赛马圈地,照样特斯拉的降维袭击,品牌基本本就孱弱的新势力造车品牌正在腹背受敌。

“新势力品牌只能打掉牙往肚里咽。”一位汽车行业分析师告诉未来汽车日报,为了保住市场份额,“保价战是他们不得不举行的战争”。

“掏空家底”也在所不惜

这场由津贴滑坡引发的价钱战,让造车新势力本就虚弱的现金流压力面临更大的威胁。

履历早期的野蛮生长之后,资源对新造车的热情逐渐降温,突如其来的疫情更使其融资之路蒙上一层阴影。今年3月以来,美股市场履历了史无前例的4次熔断,在二级市场过山车般的股价走势中,通过IPO获得融资的实验若干显得有些尴尬。

在新造车阵营中,勒紧裤腰带艰难生计已成为常态。

拜腾汽车不久前对未来汽车日报示意,公司焦点治理层已明确将降薪80%,并出资介入C轮融资。这意味着拜腾汽车在去年就已经宣布的C轮融资,至今仍悬而未决。同时,未来汽车日报从知情人士处获悉,天涯汽车资金链绷紧,已经拖欠合作方用度3000万元。

这意味着,在这场不得不打的价钱战中,造车新势力并不占优势。

“与传统车企相比,新造车品牌在品控治理和规模化效益方面仍有很大差距。”汽车行业分析师凌然告诉未来汽车日报,新造车品牌销量基数小,无论是发生质量问题照样安全事故都会被无限放大,而且新势力品牌产物单一,很难与车型厚实的传统车企抗衡。

蔚来汽车2019年四季度财报显示,停止2019年底,蔚来剩余现金余额为10.56亿元,根据2019年整年支出102亿元盘算,蔚来账上现金仅够支持不到5个月。去年,蔚来平均每卖一辆车就要亏约55万元。

官方数据显示,蔚来汽车在今年一季度总计交付3838台,威马汽车累计交付4085辆。一季度理想ONE累计上险数2989辆,小鹏G3上险数总计2331辆。

打掉牙往肚里咽,新造车掏空家底为补助兜底有用吗?

一季度部门车企、车型交付量及销量 泉源:未来汽车日报

相比之下,比亚迪一季度新能源汽车销量虽然同比下滑69.67%,但整体销量也达到了22192辆。上述造车新势力的销量之和,还不及比亚迪一家的销量。今年一季度,比亚迪实现营业收入196.79亿元,同比下降35.06%,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4.717亿元,即亏损4亿多元。但统一时期,比亚迪获得汽车相关的政府津贴高达5.33亿元。

“造车新势力唯一的出路就是把车卖出去。”凌然对未来汽车日报示意,哪怕卖一辆亏一辆也得把车卖出去,它们亟需把产物变现,转化成资源。

此外,销量提升还可以辅助处于亏损状态的新造车企业提升影响力。在凌然看来,销量提升后,无论汽车营业亏损与否,新造车企业们都可以横向发展,包罗增值服务或拓展其他营业,也就是所谓的“横财”。

“对于这些新造车势力来说,流量才是最主要的。”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对未来汽车日报示意,新势力造车企业通过保价措施可以防止销量在津贴滑坡后泛起断崖式下跌。“拉动销量还可以分管固定成本,让现有的烧钱速率获得一定的缓解。”

声明: 本文由入驻基智地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基智地立场;基智地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