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主流车企一季度财报:八成净利下滑 特斯拉斯巴鲁显示亮眼

住手第一季度末,外洋二十余家车企关闭工厂数百家,停产歇工带来的负面影响在各车企的财报上均有所体现。以下我们整理了12家国际主流车企第一季度财报,多数车企利润均泛起了大幅下滑,其中福特、FCA等甚至净亏数十亿美元。不外在一片下滑态势中,特斯拉和斯巴鲁显示突出,前者顶住疫情的压力延续三季度盈利,营收和毛利润均实现增进;后者摆脱了去年大规模召回事宜的影响,受疫情影响也相对有限,净利润实现翻番。

12家国际主流车企一季度财报概况

财报,特斯拉,疫情,12家国际主流车企一季度财报,特斯拉斯巴鲁财报

福特:一季度净亏20亿美元二季度预亏50亿

福特一季度财政业绩泛起大幅下滑。营收达340亿美元,净亏损20亿美元,每股亏损50美分,调整后的自由现金流为负22亿美元。此次新冠疫情对调整后息税前利润带来了至少20亿美元的负面影响,调整后每股收益为负23美分,调整后息税前利润亏损为6.32亿美元,其中汽车营业上的息税前利润亏损为1.77亿美元。

受疫情影响,福特还示意,预计其第二季度亏损将较第一季度增添逾一倍致50亿美元。

通用:净利达3亿美元 底特律三巨头中唯一盈利的车企

通用汽车第一季度净收入为327亿美元,同比下降6.2%;净利润为3亿美元,同比大跌86.7%;受新冠病毒疫情影响,调整后息税前利润为12亿美元,同比削减45.9%(14亿美元);调整后息税前利润率为3.8%;摊薄后每股收益为0.17美元,调整后摊薄后每股收益为0.62美元。

值得一提的是,通用汽车是底特律三大汽车制造商中唯一一家乐成制止季度亏损的车企。

FCA:净亏17亿欧元 调整后息税前利润为正

第一季度,FCA来自连续谋划营业的净亏损为17亿欧元,调整后的净亏损为5亿欧元。调整后息税前利润为0.52亿欧元,同比大跌95%;调整后每股摊薄亏损0.3欧元。住手2020年3月31日,团体的可用流动资金为186亿欧元,其中包罗62.5亿欧元的循环信贷额度,该额度已于4月所有用完。

特斯拉:净利1600万美元 延续三季度盈利

第一季度,特斯拉营收达59.85亿美元,较2019年第四季度下滑19%,然则与去年同期相比上涨了32%;毛利润为12.34亿美元,同比涨幅为118%;归属于通俗股股东的净利润(GAAP)为1,600万美元,归属于通俗股东的每股收益为0.09美元。其中汽车营业营收同比增进38%至51亿美元,毛利率为25.5%,创18个月来的新高。

这是特斯拉延续三个季度盈利,也是特斯拉历史上首次在季度性疲软的第一季度实现了正的GAAP净利润。

戴姆勒团体:净利1.68亿欧元 息税前利润跌78%

第一季度,戴姆勒销量同比下滑17%至644,300辆(包罗乘用车和商用车);营收较去年同期下降6%,为372亿欧元;息税前利润从去年第一季度的27.98亿欧元降至6.17亿欧元,跌幅为78%;净利润为1.68亿欧元;归属于戴姆勒股东的净利润为9,400万欧元,每股收益下跌至0.09欧元。

宝马团体:净利5.74亿欧元 息税前利润涨133%

第一季度,宝马团体营收达233亿欧元,同比微增3.5%;息税前利润达13.8亿欧元,较去年同期的5.89亿欧元同比上涨133%,这主要是因为去年该公司一次性拨款14亿欧元用于欧盟的反垄断罚款。其中汽车营业部门的息税前利润达2.29亿欧元,息税前利润率也从去年同期的-1.6%上升至1.3%。团体净利润同比下跌2.4%至5.74亿欧元。

民众团体:营业利润为9亿欧元 大跌81.4%

第一季度,民众团体的全球交付量同比下跌23%至200万辆(去年同期为260万辆)。营收同比下滑8.3%至551亿欧元(去年同期为600亿欧元);营业利润较去年同期大跌81.4%,降至9亿欧元(去年同期为48亿欧元);销售利润率为1.6%(特殊项目前为6.4%或8.1%);税前收益降至7亿欧元(去年同期为41亿欧元)。需要指出的是,去年同期特殊项目(柴油排放危急)导致民众利润削减10亿欧元,而今年第一季度没有稀奇项目。

丰田汽车:净利631亿日元 同比大跌86%

今年1至3月,丰田营收同比下降8.4%至7.1万亿日元,营业利润同比下降28%至3840亿日元,净利润大跌86%至631亿日元。

鉴于疫情,丰田汽车设计推迟部门新车型的公布,但该公司不计划缩减在下一代手艺领域的巨额投资,丰田将把研发支出稳固在1.1万亿日元,占总收入的比例从3.7%提升到4.6%。只管丰田足够的现金贮备能辅助其渡过艰难的一年,该公司照样向日本三井住友银行等追求了总计90亿美元的信贷额度,以缓冲因疫情而导致的融资成本上升。

本田汽车:净亏295亿日元 同比下跌127%

今年1至3月,由于汽车营业的销售收入泛起下滑,本田综合销售收入比去年同期下降14.6%,为3.46万亿日元(合320.9亿美元),来自金融服务和其他营业的销售收入有所增添。综合营业利润为负56亿日元(合5190万美元),与去年同期相比削减了479亿日元,主要原因是销售收入削减和车型组合转变。净亏损295亿日元(合2.736亿美元)。

马自达:净亏203亿日元 同比下跌173%

今年1至3月,马自达营业利润同比下跌55%至113亿日元(合1.048亿美元);净亏损203亿日元(合1.883亿美元),而去年同期实现净利润278亿日元;营收同比微降7%至8740亿日元。住手3月尾,马自达的现金流为负927亿日元(约8.678亿美元),这是该公司延续第四个季度现金流为负,然则与去年12月尾的负1393亿日元相比有所收窄。

斯巴鲁:净利翻番至409亿日元 疫情影响相对有限

今年1至3月,斯巴鲁营业利润飙升至577亿日元(合5.352亿美元);净利润险些翻番至409亿日元(合3.794亿美元);营收同比上涨12%至8595亿日元(合79.7亿美元)。只管疫情对业绩的影响暂时有限,该公司已从贷款机构获得2000亿日元的信贷额度,以应对未来的不确定性。

现代汽车:净利达5527亿韩元 跌至10年来最低谷

第一季度,现代汽车净利润同比下降42%,至5527亿韩元,跌至10年来最低水平;营业利润较上年同期增进5%至8640亿韩元,这主要得益于现代汽车与安波福建立的自动驾驶合资企业所带来的1000亿韩元一次性赢利;营收同比增进5.6%至25.32万亿韩元,这主要得益于SUV和捷恩斯车型销量的增添和产品结构的改善。

疫情下 流动性成车企稳固谋划的焦点

疫情下,汽车市场充斥着对于远景的消极展望。克日欧洲主要金融机构之一的荷兰商业银行(ING Bank)揭晓了一份深度讲述,列举了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对于汽车行业的历久影响,其焦点在于三个字——流动性。

财报,特斯拉,疫情,12家国际主流车企一季度财报,特斯拉斯巴鲁财报

随着车企停产歇工,失业率急剧上升,汽车行业的供应和需求均遭到损坏。在这种环境下,为了维持固定成本和运营资源,汽车制造商正在消耗大量现金,这对车企的流动性贮备是一大磨练。一些车企最先勒紧腰带节约现金,包罗削减成本和推迟非必要的资源支出和研发;另一些车企则最先追求新的信贷额度,以提振流动性。

此前,底特律三大车企以及特斯拉已经最先裁员数万人,并削减高管薪酬,同时追求数百亿计的信贷额度。日系车企的抗风险水平一样平常较强,现金流比较稳固,但在疫情的危急下也不得不未雨绸缪。以丰田为例,只管其足够的现金贮备能辅助渡过艰难的一年,该公司照样向日本三井住友银行等追求了总计90亿美元的信贷额度,以缓冲因疫情而导致的融资成本上升。

财报,特斯拉,疫情,12家国际主流车企一季度财报,特斯拉斯巴鲁财报

德系车中,民众、戴姆勒、宝马等大公司单靠自家现金够撑3到5个月,据汽车专家费尔迪南德·杜登霍夫(Ferdinand Dudenh ffer)称,欧洲市场有望在2个月回弹,因此这些车企的谋划风险相对可控。

但不是所有车企都有能力自救。杜登霍夫剖析道,雷诺、日产、捷豹路虎、PSA等流动性稍差、在疫情前就谋划状态稍弱的公司,或在未来几个月里向政府求援,一些公司的状态甚至比2008年金融危急时更糟糕。

利润暴跌下 日系车企仍将加大手艺研发投入

疫情给车企财政造成严重影响,现金流承压。部门车企为削减支出节约成本,放弃或推迟了一些项目,例如福特宣布将其自动驾驶汽车商用服务的上线时间推迟到了2022年,通用汽车关闭了其Maven汽车共享服务,戴姆勒也在其一季度财报中称将削减在房地产、工厂和装备以及研发方面的支出。

日系车企的做法与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丰田本田等公司示意,只管利润下滑,将继续在自动驾驶、电动化和联网汽车方面举行历久的投资。丰田总裁丰田章男(Akio Toyoda)示意,企业在短期内住手先进研究或其他项目从而节约资金的做法,是一种目光如豆的行为。本田CEO Takahiro Hachigo在宣布公司亏损时示意:“为了生计,我们将不惜一切代价对下一代手艺继续投资。我们无意缩小投资规模。”

丰田将把研发支出稳固在1.1万亿日元,占总收入的比例从3.7%提升到4.6%。本田并未给出该公司本财年的研发支出展望。只管本田规模小于丰田,然则该公司研发支出在营收中的占比却超过了丰田。在住手今年3月31日的财年中,本田在新手艺上的研发支出,占其昔时营收的5.5%。规模较小的马自达也设计连续对新手艺举行投资,该公司上一财年的研发支出为1350亿日元(12.5亿美元),占其总营收的3.9%。

总之,疫情虽让汽车行业暂时陷入至暗时刻,但在这种大靠山下,也更能彰显车企的实力。

声明: 本文由入驻基智地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基智地立场;基智地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