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销链条团体遇冷,零部件巨头迎新一轮裁员潮

汽车,零部件,博世,大陆团体

已往的2019年,是零部件巨头们的一个主要拐点。伴随着汽车产业全球范围内的团体遇冷,作为Tier One的“巨无霸”们终于竣事了一起高歌的伯利克里时代。

在全球零部件排行榜单上一度霸榜的大陆、博世以及采埃孚们,也在去年下半年压缩支出,削减岗位,营收预警的新闻更是屡见报端。在山雨欲来的危急感里,人人纷纷下调了中短期的业绩预期,试图在行业剧变的前夜里艰难转型。

新冠肺炎横扫全球,这种焦虑再次被置于放大镜下。就在最近,大陆团体也接不住疫情的袭击,据德国媒体报道,该团体即将启动数亿欧元成本的节约设计,未来有可能进一步裁员,以应对病毒大盛行导致的市场需求下滑。

险些与此同时,采埃孚也对外宣布,由于疫情导致的需求下滑,该公司设计在2025年前裁员1.5万人,约占现在总员工数目的10%。

这些一度强势、且常年利润颇丰的大玩家们,此前比拼的,是谁的刺刀更厉害,谁的铁骑更威猛。现如今承压于现金流与营业转型,人人关注的维度早就变了,当下最体贴的,是口袋的深度,是盾牌的厚实,以及,谁能在保证基本盘的基础上活得更恒久。

疫情压顶,巨鳄也焦虑

大陆团体首席执行官Elmar Degenhart在最近的一次内部视频会议里告诉员工,公司拟启动一项高达数亿欧元的成本节约设计,并不清扫进一步裁员的可能性。这位掌门人示意,这样的决议异常痛苦,但管理层别无选择,现在,公司无法对部门岗位提供任何就业保障。

虽然大陆团体的谈话人拒绝就该报道予以置评,但早在今年3月的年度新闻宣布会上,就有高管透露了即将思量中期市场生长情形、顺势进一步削减成本的设计。

大环境并不乐观。

随着新冠肺炎病毒蔓延至欧洲,德国作为传统的汽车产业强国,整个产业链条的生长已急剧放缓,4月份的汽车销量甚至一度暴跌78%。一方面,这和政府收紧经济措施脱不了相干,而终端门店的关闭和邻国的连续封锁也给销售带来了繁重的袭击。

默克尔(Angela Merkel)政府曾在德国启动了耗资1300亿欧元的经济刺激方案,但相关政策却忽视了车企对政府激励措施和特殊待遇的呼吁。

据外媒报道,大陆团体的首席执行官对政府的财政刺激措施并不满足,他甚至对外直接亮相,称一系列政策不会拉动汽车行业的生长。“我们已经放弃了对政府经济刺激方案的期待,不能指望从政客那里获得任何苏醒的辅助。”

就在最近,采埃孚对外宣布了一份战略缩短的备忘录,由于疫情对新车产销的影响,该公司设计在2025年前裁员1.5万人,约占现在总员工数目的10%。

在一封致员工的电子邮件中,采埃孚宣布这一轮的裁撤员工将笼罩1.2万至1.5万人,其中将有一半在德国。凭据该公司的最新年度财报,住手2019年底,他们全球范围内公拥有员工14.8万人,这意味着,快要10%的员工将受到裁员波及。

“由于客户需求冻结,我们在2020年将泛起严重的财政亏损。”

该公司首席执行官Wolf-Henning Scheider在一份电子邮件备忘录中写道,这些损失倒逼着他们财政自力,着手应对现金流或将泛起的潜在问题。危急将连续更长时间,纵然到了2022年,预计采埃孚也将很难到达既定的销售目的。

无法回避的一个事实是,这些昔日从不缺钱的大玩家们,现如今也由于资金问题,狠下心来缩减营业规模,并对部门非焦点营业按下“暂停键”。

今年5月初,博世首席执行官Volkmar Denner就在年度新闻宣布会上示意,疫情导致汽车行业对诸多问题的历久预设发生质疑,好比自动驾驶和全球化,而疫情的周全影响则需要数年时间才气完全知晓。

受疫情的连续袭击,大陆团体原设计在2020年投资的新信息手艺项目、扩大工厂产能的设计,以及对自动驾驶手艺的部门投资都已被暂时弃捐。

现在,公司无法确认重新启动这些重点营业的详细时间,但首席财政官Wolfgang Schaefer却对自动驾驶营业的暂时弃捐持乐观态度,”若是针对L4和L5级自动驾驶的投资推迟六个月,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会失去市场,由于这一新兴领域的黄金市场在10年后才会泛起。”

黯淡的第一季度业绩

疫情袭击,零部件企业的财报数据十分昏暗。

刚已往的第一季度,大陆团体的销售额为98.4亿欧元,虽然高于此前的内部预期,但依旧低于去年同期的110亿欧元。此外,该团体当季息税前利润降至4.3亿欧元,而2019年同期,这一数据为8.2亿欧元,下滑幅度高达47%。

大陆在一份声明中示意,现在的大环境依旧充满太多不确定性,如生产中止的连续时间和严重水平仍很难预判,对供应链和市场需求造成的负面影响也超出该公司预期。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包罗美国在内的焦点市场受到疫情封锁禁令的袭击,大陆预计第二季度的业绩将会更糟,继第一季度投资额26%的削减之后,他们将继续追求20%的投资缩短。

住手今年4月,博世因疫情已累计被迫关闭了全球约100家工厂,该公司谈话人曾透露,纵然所有工厂恢复正常运营,天天正常生产3亿件零部件,冠状病毒危急也会在其他方面留下深远的影响。

在第一季度,博世销售额同比下滑 7.3%,最严重的3 月份则同比减少了17%。受疫情和全球经济下行大环境的影响,该公司预计2020年全球汽车的累计产量将同比下降至少20%。

法国汽车零部件巨头佛吉亚(Faurecia)也面临着同样的难题,该公司第一季度的销售额同比下滑了13.5%,降至43.3亿欧元。

今年3月份,该公司放弃了此前的财政目的,并申请了高达8亿欧元的贷款。凭据佛吉亚的预估,第二季度因疫情的连续袭击,欧洲和北美的市场形势将更为严重,这种被动的情形只有等下半年才会有所改善。

法国零部件巨头法雷奥(Valeo)也在4月示意,面临新官肺炎引发的产销危急,该公司已接纳大幅削减成本等措施,在刚已往的第一季度,他们的营收从2019年的48.4亿欧元下降到44.5亿欧元,同比下降了8%。

这家供应商示意,鉴于第二季度和下半年或将面临疫情相关的更多不确定性,他们暂停宣布任何2020年的业绩预期。住手4月,新冠肺炎的危急已导致法雷奥主要市场的生产线和展厅陆续关闭,亚洲(包罗中国市场在内)、中东以及太平洋区域的销售额降幅最大。

虽然法雷奥谈话人在宣布季度业绩时示意,该公司另有23亿欧元未动用的信贷额度,有足够的先进流动性来蒙受疫情危急。但是在4月初,法雷奥获得了10亿欧元的分外信贷额度,而首席执行官在内的一众高管也已接受了公司放置的减薪设计。

左手举债,右手收购

从财报数据看,博格华纳第一季度的业绩也不尽理想,净销售额为22.8亿美元,同比下降了11%,净利润为1.29亿美元,较去年同期下跌19%。

由于新冠肺炎引发的供应链难题,博格华纳还暂时削减了公司高管以及董事会成员约20%的薪资,并暂时将受薪员工的基本工资下调10%。为了改善公司现金流,该公司已于今年3月调整了循环信贷额度,提高到15亿美元,及至4月尾,博格华纳又拿到7.5亿美元的延期贷款。

尽管如此,博格华纳依旧对外示意,在解决了与德尔福(Delphi Technologies)的争端之后,他们有望在2020下半年之前完成对后者的收购。

收购德尔福,这将成为博格华纳最近10年最大的一笔买卖,旨在强化德尔福在电力电子方面的专长,并优化博格华纳清洁手艺领域的投资组合。业内普遍认为,对德尔福的收购,牢固了博格华纳作为电气化解决方案全套供应商的未来领导地位。

左手举债,右手收购,博格华纳只是其中的一个典型案例。

凭据《汽车公社》的不完全统计,为了提前抢滩电气化、自动驾驶等新兴领域的利好,今年以来,零部件巨头们从未住手过并购和资源运作的措施。

虽然面临着业绩瓶颈和现金流等难题,采埃孚依旧在5月尾以70亿美元收购了美国商用车零部件供应商威伯科(Wabco)。在业界看来,虽然两家公司早在2019年3月就已达成相关协议,但在新冠疫情肆虐、财政数据昏暗的当下,采埃孚的收购行为依旧负担了一定风险。

今年2月,法国供应商佛吉亚宣布完成对SAS的收购,并以2.25亿欧元从大陆团体手里购回剩下50%的股份。

4月中旬,米其林宣布与瑞典初创公司Enviro签署了历久互助意向书,拟收购公司20%的股份,总计约300万欧元,成为后者最大的股东。米其林此举,意在结构轮胎接纳产业,并为可连续性的产品组合奠基手艺和研发基础。

收购与整合,只是自我革命的一部门。

伴随着行业拐点的到来,零部件巨头们也最先不停“瘦身”,纷纷出售或剥离那些在中历久战略规划中不主要的部门,以集中资金。这也催生了维宁尔(奥托立夫的前电子部门)、德尔福科技(德尔福汽车的前动力总成部门)和安道拓(江森自控的前座椅部门)等新兴公司。

固然,在整体行业趋势下行的大环境下,类似的剥离行动往往也不容易一帆风顺。就拿大陆团体来说,他们一直筹备着剥离其动力总成部门,原本希望在今年上半年举行首次公然募股(IPO),但思量到利润大幅下滑,他们不得不推迟相关上市设计至2020年。

没有推测的是,新冠肺炎重创整个产业链条,该公司董事会不得不做出最坏的决议:今年暂时不实行分拆设计的决议,直至市场和资源环境改善,再另行思量。

传统燃油时代,收获暴利的零部件巨头们就像一辆辆高速行驶的大巴,一直以来都在平顺的轨道上享受业界眼红的行业盈利。

但是在增进引擎纷纷哑火的当下,这些高速行驶的大巴们不得不在“新四化”的拐点调整轨道,扭转偏向,甚至不惜抛售资产轻装前行,以应付转型带来的手艺和资源危急。

新冠肺炎的泛起,让身处拐点的大巴们又一次陷入泥潭,它们无法继续保持着昔日的高速运转,而驶出泥潭的起劲,既磨练决议者的款式,亦关乎企业自身在手艺、战略和资金方面的实力。

声明: 本文由入驻基智地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基智地立场;基智地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