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德时代vs比亚迪:“针”有意思

扫码链接5000+新基建产业链上下游从业者,入群请备注“基智地+姓名+公司+岗位

,,

宁德时代和比亚迪两位动力电池界的大佬,这两天由于一根针上演了一场“仙人打架”。

一场关于电池平安的争论因一个测试而起,一众高管及工程师都纷纷介入进来。不停追求动力电池平安性是业内的主旋律,不外,在这背后,市场份额同样搅动着双方的心。

2019年已经是宁德时代坐在动力电池龙头位置的第三年,在海内市场份额跨越50%,而比亚迪也以17%的市场份额稳处于第一梯队。随着刀片电池的投产,宁德时代的市场份额似乎受到了威胁。

而未来的行业款式,或许真的会由于这一根针而改变。

01 仙人打架

今年3月29日,比亚迪公布刀片电池,也就是最新开发的新一代磷酸铁锂电池。从公布之初,比亚迪就一直在提“平安”。那时,比亚迪董事长王传福在公布会上示意,“刀片电池”将重新界说新能源汽车的平安尺度,更要把“自燃”这个词重新能源汽车的字典里彻底抹掉。

用什么方式来证实他口中的平安呢?就是针刺试验。

针刺试验是电池滥用测试中的一种。而滥用测试是电池测试环节中专门在极端、恶劣环境下磨练电池性能的一类测试,除了针刺试验外另有挤压试验等。

可以说,针刺试验是一项针对动力电池电芯平安的最严苛的检测手段。其试验目的就是为了用钢针穿刺电芯模拟电芯短路的情形,以此来监测电芯在此情形下是否会泛起热失控至燃烧起火的征象。

彼时,比亚迪在公布会上展示了一段测试视频。视频中,同样针刺试验条件下,刀片电池无明火、无烟,外面温度在30-60度;而三元锂电池,猛烈燃烧,外面温度跨越500℃,电池外面的鸡蛋也被炸飞。

这场公布会给人一种“高下立判”的感受。只管比亚迪在公布会上并没有明确“引战”,但针刺试验无疑是对三元锂电池出了一击重拳,而三元锂电池正是另一家动力电池巨头企业宁德时代的看家手艺。

对此,宁德时代并未回应。

直至5月11日,宁德时代召开业绩说明会时,有投资者询问到关于电池平安检测的问题,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示意平安性是公司的主要战略,同时撂下一句:“电池的平安和电池的滥用测试是两回事,但有些人把滥用测试的通过等同于电池的平安。”“有些人”是一个模糊的指代,但随后提到的“滥用测试”却很难不让人和3月份比亚迪的针刺试验遐想起来。

听者有意,比亚迪汽车销售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李云飞当晚在微博上隔空喊话:“不平?那你也来扎一下吧!”

照样网友先行一步。5月21日,微博用户小鱼锂电公布了一段宁德时代811三元锂电池单体的针刺测试。电池容量234a,电压4.2v,穿刺钢针直径7mm,穿刺速率25mm/s,按GB/T 31485尺度的要求举行针刺测试。

从试验视频可见,钢针刺入后电池单体瞬间起火燃烧,并发出伟大的爆炸声。

宁德时代这才出头回应。

5月22日,宁德时代官方微博公布一则对旗下三元锂电池举行针刺试验的视频。这则姗姗来迟的视频本是一个为自己正名的机遇,但宁德时代的视频中,用来试验的钢针在电池金属外壳前应声断裂。也就是说,所谓的针刺试验压根没做成。

宁德时代的回应方式略微“直男”,显然民众也并不吃这一套,舆论最先质疑起宁德时代此番偷换概念的疑惑操作。

第二天,宁德时代再次公布了一则针刺单体电芯的视频,并示意在2017年就已经掌握了三元锂电池通过针刺试验的手艺。

5月24日,微博用户小鱼锂电自购宁德时代5系电芯自行举行针刺实验的视频,电芯依然起火。

在随后的5月25日,宁德时代官方公布了一篇关于动力电池行业平安尺度现状的长文,其中注释了三元锂电池难以通过针刺试验的问题,以为更应该从系统平安层面入手而不是只关注单体平安。

这场仙人打架至此告一段落。

,,

02 争论焦点:电池平安性

由于双方的焦点手艺差别,所处态度也不一样。不外,要明确的是,二者争论的焦点在于电池的平安性问题。

在比亚迪看来,通过针刺试验这样几乎是最严苛的试验,是证实其具有保证电池平安的主要方式。

三种动力电池针刺对照测试效果

图片来自:比亚迪官方

比亚迪股份董事长兼总裁王传福曾示意:“比亚迪不管其余国家或者其余区域有差其余一些尺度,但作为比亚迪内部评估来说的话,我们照样坚持用电动车电池内里最苛刻的尺度来权衡我们的电池。”

站在宁德时代的角度,针刺试验用来验证电池的平安性:可以,但没必要。

一位宁德时代的从业者告诉亿欧汽车,电池的系统平安远主要于单体平安。“动力电池的平安性主要显示在系统热平安、机械平安、电气平安以及功效平安,而不止是电芯的平安。”在他看来,针刺单体电芯就类似于焚烧测试汽油、柴油的易燃性,完全忽略油箱的珍爱作用。

比亚迪销售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杜国忠也认可,针刺是针对极端条件场景下的测试,一样平常情形下不会发生,且现在所有的电池包都有高强度的壳体珍爱,消费者不用太忧郁。

另外,诸如针刺试验这样的滥用测试,模拟的是十分极端和恶劣的情形。“不能通过某一项平安试验电池就不平安。好比通过电池针刺试验无法说明电池就一定是平安的,只能说泛起平安事故的概率会降低一点。”中国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创新同盟副秘书长王子冬对亿欧汽车示意。

同时,在这场仙人打架的历程中,工信部在5月12日公布了三项针对电动汽车的强制性尺度,其中就包罗《电动汽车用动力蓄电池平安要求》。在最新的平安要求中,并没有强制划定电池单体针刺测试这一项。

也就是说针刺试验已经不是磨练电池平安的必要条件。

但杜国忠对亿欧汽车示意,差别类型电池在针刺实验中有差别显示,照样和电池质料、企业手艺、工艺及品控水平息息相关,是有一定意义的。

比亚迪之所以云云坚持针刺试验也并非全无原理。只管国家在强制尺度中删除了电池单体针刺试验,但同时增加了电池系统热扩散试验,要求电池包或系统在由于单个电池热失控引起热扩散、进而导致乘员舱发生危险之前5分钟,应提供一个热时间报警信号。而对于热扩散试验,新尺度给出了两种推荐方式,其中就包罗针刺触发烧失控。

也就是说,针刺测试在新尺度中由一道“必选题”变成了一道“附加题”,它的检测效果仍然得到了部门认同。

对于针刺实验,完全是企业的价值取向差别,并无真正的对错之分。

电芯通过针刺实验,不一定意味着整个电池系统就平安。没通过针刺实验的电芯,也完全可以通过系统的方式做出平安性到达相当高水准的电池包。

,,

03 互怼背后

在争论到底哪个手艺更平安背后,宁德时代和比亚迪的互怼,也与变幻莫测的市场相关。

现在市场中主流的两类动力电池,宁德时代和比亚迪划分是三元锂电池和磷酸铁锂电池的代表。三元锂电池由于能量密度较高,因此在电车使用中可以知足更高的续航里程;而磷酸铁锂电池则由于更稳固,因此在平安性以及性价比上都更有优势。

而三元锂电池仍然是现在主流动力电池。2019年,我国动力电池累计销量75.6GWh,其中三元锂电池累计销量53GWh,占总销量70%;磷酸铁锂电池累计销量20.6GWh,占总销量比27.2%。

以三元锂电池为主要手艺门路的宁德时代也在近年的动力电池市场中分得了最大一杯羹。2019年,宁德时代全球装机量到达32.8GWh,占全球市场份额的29%。

现在,市场款式却在发生着转变。

一方面,由于三元锂电池原质料中的钴价昂贵,已经有了“钴奶奶”的称谓。只管钴现在的价钱远低于历史最高点,但每吨靠近3万美元(约合人民币21万元)的价钱依然让这种金属成为三元锂电池中最贵的质料。

钴价转变图

(2020年钴价转变 图源来自:London Metal Exchange https://www.lme.com/en-GB/Metals/Minor-metals/Cobalt#tabIndex=2)

据国君新能源观察,海内磷酸铁锂电池成本为0.65元/Wh,而三元锂电池则为0.85元/Wh。据国金证券测算,以400km和250km续航车型为例,磷酸铁锂电池扣除补助影响后综合成本比三元锂电池划分低5600元和3500元。因此,补助周全退出后,磷酸铁锂电池的价钱优势将加倍凸显。

5月22日,随着工信部公示《门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物通告》(第333批),特斯拉Model 3将接纳磷酸铁锂电池也已经坐实。

二者的市场份额正在发生转变。

2020年4月,中国动力电池装机量中,三元锂电池共计装车2.6GWh,环比上升17.8%;磷酸铁锂电池共计装车0.9GWh,环比上升74.1%。

磷酸铁锂日益增长的销量让宁德时代看到了切实的危机感,这或许也能注释一直低调的宁德时代此次为何一再发声。

不外,王子冬示意,接纳任何一种详细的手艺门路都是为了使动力电池性能更好,更平安。这场基于电池手艺的争论,把电池的平安性摆在了台面上,也加速了二者的直接竞争。

在一个趋向成熟的市场中,竞争不是坏事,任何一家企业都不能独善其身。宁德时代在和特斯拉的牵手中,也将进一步完善其磷酸铁锂手艺,而比亚迪的刀片电池也将成为其生长的新的拐点。

市场竞争变得越来越猛烈,对手的态度愈发剑拔弩张。但也只有竞争才气激发出更壮大的自己。在比亚迪与宁德时代“针”锋相怼的历程,让更多人看到中国动力电池行业的壮大,也让整个动力电池行业对于平安性的重视水平不停提升。

致谢:

因篇幅限制未能将所有内容附上,谢谢多位从业者在本文历程中提供了异常有价值的看法,稀奇致谢(排名不分先后):中国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创新同盟副秘书长 王子冬; Aes Engineering 电气工程师 刘亮。

声明: 本文由入驻基智地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基智地立场;基智地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