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工程院原副院长杜祥琬:西电东送的增量可能出现拐点

扫码链接5000+新基建产业链上下游从业者,入群请备注“基智地+姓名+公司+岗位

中国工程院原副院长杜祥琬:西电东送的增量可能出现拐点

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工程院原副院长、国家能源委员会专家咨询委副主任杜祥琬在论坛上做主旨演讲。

东部部分产业向中西部转移大趋势下,中国电力史上跨世纪的资源调配工程西电东送的未来或悄然转变。随着西部产业发展、用电负荷快速上升及东部地区清洁能源的发展,西电东送的规模还会不会持续增长?是否存在拐点、何时出现拐点?在11月22日由申能集团主办的2018上海能源创新论坛上,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工程院原副院长、国家能源委员会专家咨询委副主任杜祥琬建言,中东部地区能源要将“远方来”和“身边来”相结合,以自给为主,西电东送为辅,节能提效优先。
“以目前的情况来看,西电东送可能还会有所增加。但随着东部电源的发展和西部经济的发展,西电东送的需求增量可能会出现拐点。至于具体时间,取决于国家规划和政策引导等因素。”杜祥琬在会议间隙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说道。他建议,西电东送既然有这个条件还是要用,但东部应转变思路,尽可能将“身边”的电充分利用起来。“东部如果星罗棋布很多微网和虚拟电厂,用信息技术形成智能管家来管理,我觉得完全可行。这一趋势也是从欧洲、日本到中国东部都开始做的事情。”
西电东送是中国“西部大开发”的标志性工程。中国的煤炭、油气资源主要分布在西部和北部,能源的主要消耗区和主要负荷区却在中东部,西电东送、西气东输和北煤南运都是在这样的资源自然禀赋和能源消费特征下诞生。西电东送有三大通道:北通道是将黄河上游水电和山西、内蒙古、宁夏、陕西、新疆等地煤电送往京津唐地区;中通道从三峡等水电工程向华东、华中、广东送电;南通道是从云南、贵州将以水电为主的电力送往广东等东部用电负荷中心。
中国东西部地区电力负荷与电源分布之间的不平衡性正在缓解。对于东部地区一些能源消费大省而言,西南水电、新能源基地电力的向东输送依然重要。西电东送的新增电力流中,受西南水电开发条件限制,水电外送规模趋于平稳,新能源基地和综合能源基地的外送将逐渐成为主力。长期来看,东部的分布式可再生能源,海上风电、核电等清洁能源及储能的发展,高耗能产业向西转移后当地电力就地消纳比例提高,中国的长期电源、电网规划均可能因此发生变化。
杜祥琬认为,既发展中东部的电源,同时发展西部的经济和电力负荷,有助于缓解中国能源发展的不平衡、不充分。东部电力负荷中心可以逐渐改变以外来电为主、外来电以煤电为主的局面。中东部地区的电力格局可以将集中式智能电网和分布式发电为基础的微网网络相结合,二者可双向互动,后者也可独立运行。
杜祥琬提出,东部各省是核能发展的优先区,海上风电、海洋能发展的优势区,天然气(含非常规)、LNG进口区,加上分布式光伏、生物质、地热、部分水电等,同时也是信息技术、物联网技术、节能提效的先行区。因此,从东部电源来看,光伏和风电就近就地开发和消纳,沿海还有核电、地热、生物质和海洋能,同时发展储能,再通过智能管理,形成虚拟电厂。虚拟电厂起源于配电网中分布式能源大规模应用,当分布式能源有间歇性时,通过储能装置把其组织起来,形成可控的、类似电厂的组织,并可处理好与大电网的关系,也就是“源、网、荷、储、售、服”一体化的大管家。
中东部新增电力自给的可行性如何?杜祥琬举例说,中东部房屋建筑面积大概为10万平方公里,如果2050年总用电量1/4由光伏产生,中东部需要安装光伏面积也就是中东部现有房屋占地面积的1/4,这应该是能够做到的。风电也不亚于光伏,中东部19省份,风电资源10亿千瓦中现在开发仅8%,海上风电(50米以下)资源是2亿千瓦,目前开发只有千分之三。“我们不是没有能源,但没有好好把身边的能源用起来。”
杜祥琬在当天演讲中称,能源结构向绿色低碳转型是中国能源革命的核心,是能源供给侧改革的特征。他形象地将可再生能源、核能、天然气(含非常规)比作低碳能源的三匹马,可以利用它们“合力拉车”来逐步实现高比例替代煤炭。能耗的增量,可由可再生能源、核能、天然气等低碳能源的增长来满足,提高终端能源中电力的占比。

声明: 本文由入驻基智地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基智地立场;基智地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