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瑞敏再挥铁锤,砸向物联网大门

张瑞敏再挥铁锤,砸向物联网大门

在中国,因“锤子”而享有盛名的企业家有两位。

一位是锤子科技创始人罗永浩,今年48岁;另一位是海尔团体CEO张瑞敏,今年71岁。

现在,年近半百的罗永浩已经不再像当初那样“锐利”,选择与现实息争,努力地想扮演好直播带货网红的角色。

而年过古稀的张瑞敏却峥嵘依旧,犹如已往那样,再次挥起铁锤,这一次,他想要为海尔砸出一个物联网时代的崭新未来。

张瑞敏的第三锤,砸向所有传统桎梏

张瑞敏的故事比罗永浩久远太多,以是现在的年轻人可能对罗永浩2011年砸冰箱的故事有所耳闻,却鲜少有人清晰罗永浩这一维权手段,是在向张瑞敏致敬。

在20世纪80年代,张瑞敏曾做过和罗永浩相同的动作,举起铁锤砸烂冰箱,原由也相似:冰箱的质量有问题。

1985年,有一位用户向海尔反映:工厂生产的电冰箱质量有问题。随后,张瑞敏将库存中所有的400多台冰箱所有检查了一遍,发现76台冰箱有质量问题。他宣布,所有76台有问题的冰箱都需要砸掉,而且要制造冰箱的工人亲手来砸,张瑞明亲自砸了第一锤。

这是张瑞敏第一次在海尔挥起铁锤,一锤下去,把质量看法牢牢钉进海尔人的心里。

依附质量构建起来的口碑、品牌和消费者信托,经由近二十年的生长,到2004年,让海尔从一个亏空147万元的团体小厂,酿成一个年营收1016亿元的庞然大物。也成为了我国家电行业中第一个营业额破千亿的品牌,相比之下,昔时的美的、格力营收仅200亿元左右。

“人单合一”是张瑞敏挥起的第二锤,这一锤堪称惊世骇俗,张瑞敏亲手将自己曾经搭建的整个海尔治理系统推倒重来。

自2005年起,海尔从组织架构、产物架构一直到研发系统,彻底举行扁平化治理。将所有员工划归小单元,为员工提供资金、资源等支持,激励创业,把偌大的海尔肢解成跨越2000家生态小微公司。IBM前传奇总裁郭士纳对这种近乎疯狂的行为评价张瑞敏说:“你是我们这一代人中最勇敢的一个。”

现在,张瑞敏再次挥起第三锤。

这一次,年迈古稀的张瑞敏壮心不已,想砸碎所有传统的桎梏,让海尔周全转型为物联网生态企业。最显著的标志就是2019年青岛海尔正式更名为海尔智家,这表明海尔已经下定决心,要逾越传统家电,加速智慧家庭生态建设。

涌向物联网

超出很多人的认知,实在海尔对智能家居的探索,甚至可以追溯到1999年。

1999年,海尔研发职员从市场上领会到,随着网络时代的来临,消费者对网络家电的需求越来越强烈,并推出第一代网络家电,成为网络家电的雏形。4年后,海尔接纳蓝牙手艺,实现了无线控制白色家电的运行,开启家电无线互联时代。

到2005年,海尔提出了数字家庭全套解决方案,推出“海尔e家”数字家庭系列产物,消费者可以通过一个遥控器控制家中的一切家电,包罗控制壁灯和窗帘等。除了缺少语音交互,这已经和我们现在接触到的智能家居相差无几。同时自2005年起,所有海尔通俗家电新品,均预留网络接口。

十几年间,海尔的智能家居事业不停稳步推进。到2016年,海尔公布物联网时代首个专为智慧家庭定制的生态操作系统UhomeOS,标志着海尔已经解决了智能家居互联互通的瓶颈。

2017年之后,海尔基于用户体验的智慧家庭解决方案不停更新迭代直至成熟。到2019年,其推出的“5+7+N”智慧成套解决方案已经完全成熟。笼罩客厅、卧室、厨房、阳台、浴室5大场景生活空间;基于用水、空气、洗护、美食、安防、视听、娱乐7种需求提供专业解决方案;并为用户提供N种个性化定制方案。

海尔做智能家居显著不同于其他玩家,相比于小米、华为用智能单品一点一点搭建智能家居互联互通生态,海尔的智慧家庭更倾向于直接针对家居场景和用户需求提供一整套解决方案。

而且面向物联网时代,海尔除了在智能家居行业内不停深耕外,在智能制造领域内更是成就斐然。停止 2019 年 12 月,海尔智家已建成 15 家互联工厂、2 家第四次工业革命“灯塔工厂”,已构建起物联网时代下以用户为中央的大规模定制引领系统,形成全球引领行业的高端制造树模标杆。

这一战:惊险

物联网时代的远景虽然美妙,但物联网究竟尚未完全落地。现在的海尔正处在深蹲蓄力阶段,想要一跃而起,跳到物联网时代的大平台上。

但问题在于海尔的起跳点有些低,这让海尔的整个跃迁历程看起来会加倍惊险刺激。

移动互联网时代,海尔的显示算不上稀奇优异。从2010年之后,海尔的增速显著最先下滑,尤其相比起美的和格力这两位后起之秀,海尔落伍了。

张瑞敏再挥铁锤,砸向物联网大门

海尔总营收增速,在2010年之后一起下滑,到2015年已经陷入负增进逆境。

2016年海尔花费54亿美元巨资收购美国通用电气(GE)的家电营业。接受通用在美国的家电营业基础,让海尔的外洋市场生长直接上了一个台阶,同时动员海尔自建高端品牌卡萨帝(Casarte)等在外洋市场打开更大局势。

但中国依然是全球最大的家电市场,外洋市场提供的增进动力不够持久,也不够强劲,不足以完全抵消国内市场衰退带给海尔的负面影响。

以是在2018年之后,海尔又陷入了营收增速放缓的尴尬田地,被对手的甩开差距也更大。海尔2019年整年实现总营收2007.62亿元,相比之下美的实现营业总收入已经到达2794亿元。

现在海尔的局势不算乐观,未来生长也充满不确定性,不外张瑞敏的心理可能并没有若干恐慌,由于这位古稀老人最善于的就是捉住时代时机。

海尔的新时机和新风险

2012年,张瑞敏受邀到香港科技大学开展讲座,他的问题是:“没有乐成的企业,只有时代的企业。”焦点看法在于一点:“企业乐成只是由于踏准了时代的时机和节奏,而绝不应骄傲地停下脚步。”

在张瑞敏看来,海尔已往的乐成确实赶上了中国改造开放以及“走出去”的潮水,“乐成地踏准了节奏”。现在海尔已没有当初那么乐成,以是更需要踏准物联网时代的“节奏”。

不同于已往的“质量”、“改造”、“出海”,面临互联网时代,海尔掌握节奏的主旋律酿成了“体验”。

海尔从客户的需求和体验出发,提出“5+7+N”智慧家庭成套解决方案,这表明海尔已经完成“产物头脑”向“体验头脑”的转变。

在近期的演讲中,张瑞敏这样强调物联网时代“体验头脑”的主要性:“现在另有一部分人坚持地以为要把产物做成行业的老大,但这是毫无意义的。由于用户需要的不是产物,而是一个场景。比如说,用户要的是智慧家庭,不是哪一个产物,要的是产物能互联,最后连成一个场景,发生场景的体验。”

张瑞敏以为物联网时代的主旋律将会是“体验”,现在的海尔也在不停朝这个偏向发力,这和智能家居其他主流玩家竞争产物、品牌的思绪有很大区别,算得上是海尔的又一次冒险。

这次冒险决议了海尔能否在物联网时代能否崛起,鉴于疫情带来的伟大不确定性和全球经济下滑,海尔冒险的风险性被蓦地放大。

然则如果能扛过风险,海尔就很可能会成为物联网时代的最主要参与者之一。

声明: 本文由入驻基智地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基智地立场;基智地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