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子衡:数字网络经济将引发的海啸

扫码链接5000+新基建产业链上下游从业者,入群请备注“机智地+姓名+公司+岗位

周子衡:数字网络经济将引发的海啸

周子衡丨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副研究员、阿里研究院学术委员会委员
数字网络经济像一片新大陆,既有的经济理论在探索、发现、解释与开发这片新大陆历史进程中,远非涉洋远渡的殖民者,更非武装到牙齿的帝国主义者,也根本无法同化乃至乔装易容成原住民……等待着既有经济理论体系的是,两块经济大陆板块碰撞前海啸排浪的无情冲击。

1、资产结构的巨变与资产规模的暴增

从实体性资产(tangible assets),到权益性资产(intangible assets),再到数字资产(data assets),资产结构正在发生显著的变化;资产规模也正处于“非生产性暴增”的历史性趋势中。

原始经济中,初民的经济生活并未遭遇到绝对贫困或严重短缺的束缚,相反,原初丰裕社会是一个普遍性的事实。在这个方面,人类学较经济学更有发言权,而经济学则严格地恪守着“稀缺性假定”,并没有获得充分的经验事实的支撑。当然,人类学关乎原初丰裕社会的研究结论,主要在于实体性资产方面。

近代工商业的发展,资本主义的到来,使得权益性资产快速膨胀,权益性资产快速地超出实体性资产。时至今日,还是有人不能理解日本的房地产资产曾能买下整个北美,因为两地的实体性资产规模似乎一目了然,殊不知是为权益性资产的比较而已。即便如此,人们还是愿意坚守着实体性资产的观念,而视权益性资产的极速扩张为”经济泡沫”,进而诱导出金融危机。

时至今日,全球资产的基本结构是以权益性资产来计重衡量的,并非是所谓的实体性资产。比如说,百万美元家庭的资产构成中,实体性资产往往只占部分,甚或不是大部分,不动产介乎于实体性资产与权益性资产之间或兼而有之,普遍来看,房地产是关乎银行抵押的权益性资产。

公司资产中,实体性资产普遍不占其大部,权益性资产则是大部。政府资产中,以发达国家计,债务资产是主要部分,政府部门是运行在权益性资产之上的。经济社会的财富创造虽然离不开实体资产,但是财富创造的过程及其管理基本上是围绕着权益性资产展开的。比方说,当今,商业社会更倾向于所谓的“轻资产”商业模式,实体资产往往过“重”,运转成本高,效率低。

整个经济社会正在全面地告别资本短缺时代,零利率甚或负利率时代已整装待发。经济社会所关心的核心问题,已不是实物短缺,也不再是资本短缺,而是权益性资产的被滥造。

“烧钱”作为最为广泛与普遍的行为,说明“数据”在商业乃至经济运行中的地位与作用取代财务平衡的中心地位。只要数据可获得,且算法不断趋于正确,旧有的财务法则和风控标尺就可以被践踏。经济学说中的“稀缺性”假定,已经事实上被资产负债表中的“平衡性”约束所取代了。只不过,“稀缺性”假定的瓦解还有待经济社会财富结构发生进一步的“巨变”。

这个“巨变”就是数字资产对于整个资产结构与规模的“扩张性冲击”。数字资产现主要体现为:图像、音乐、数字货币等。然而,数字资产正并将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在增长,无论规模、范围或种类,其与权益性资产或实体性资产的混同或结合更在每分每秒地发生着。

数据已经成为巨大的经济资源,我们所熟知的财务报表驱动的经济,正在转换为数据驱动的经济,以算法为核心的技术驱动数据,正在普遍性地替代财务规范和风控所驱动的资产运转,新经济的轴心正在形成。数字资产正波谲云诡般膨胀、翻滚与爆炸。

2、“交易大爆炸”让消费者与投资者间的界限开始消失

原始初民的经济生活中,生产为了使用,其次为了交易,是为自给自足之经济。及至近代,大规模生产、大规模交易发生了。然而,先生产、后交易的格局虽稳固下来,却发生了交易与生产的脱节,直至大萧条爆发引发生产的全面萎缩。

经典经济学以“稀缺”为基础出发点,整个社会的基本逻辑为“大生产”所主导,“大生产”也是工业文明的标志,“大生产”将大部分经济资源加以吸收,消费者只扮演储蓄和消费的从属地位。

互联网经济的出现开始颠覆了这个逻辑,过去交易跟不上生产,但互联网的出现使得交易量爆发,在经济生态上第一次标志性地使得“交易”超越“生产”,“交易大爆炸”是互联网的特征。

今天,Airbnb、滴滴快的、优步等等,这些分享经济的翘楚代表着交易大爆炸带来的冲击,正在事实上碾压着“稀缺性”假定。

交易大爆炸不仅意味着交易主体、交易范围、交易效率、交易成本的巨变,更意味着交易对象的“大爆炸”。其中,社会经济资产中的存量开始逐步而全面地汇流到即时交易的维度中。

“交易大爆炸”也意味着,没有什么是不可交易的,至于它是过去生产的、未来生产的,还是现在生产的,并不重要。从这个意义上说,交易已经实现了同生产的脱钩,亦即生产的约束已经降到最低限度。

“交易大爆炸”还意味着,交易的达成和交易的完成,已经可以在时空上完全切分开来,普遍地成为两个环节,交易的达成往往是最为核心的。这就是说,经济活动的中心事实上正从生产层面全面转移到交易维度。

“交易大爆炸”使得交易速度能赶上甚至超越生产速度,超过生产速度的交易很容易变成投资行为。互联网极其方便交易,使得消费跟投资实现随时转换,所以消费者与投资人之间的界限开始消失。而且,随着人工智能物联网的兴起,人们将来主要会扮演投资者而非消费者的角色。

3、网络活动的主体

交易大爆炸,使得交易成本急速下降,边际交易成本趋近为零,企业理论的基础被洞穿了。企业组织体系面临数字网络经济的碾压,企业制度体系也摇摇欲坠。

如今在数字网络经济中出现了,即所谓“跨界”。只要有足够多的客户资源,就有能力与可能实现跨界。跨界已成为数字网络新经济中的常态,它不仅洞穿企业与企业的边界,更使之化影无形,它更标志着企业的生态环境的根本变化,意味着企业的生命曲线的交互变异。

一千只鸟在空中组成一条鱼游来游去,而数千条鱼在海中变化出一只巨鹰展翅翱翔。个人选择是数字网络活动的主体。在数字网络活动中,人性的丰富性、复杂性、多元化、差异性等等才得以最大限度地释放出来。然而,人们在数字网络活动中的活动是通过网络账户实现的,从这个意义上说,互联网是账户联接的网络。

账户、账户关系、账户体系,这些将是数字网络环境下制度规范体系的核心部分。离开了网络账户,便难以刻画人们的网络活动,也难以理解,甚或真正接触到网络经济的实际。既有的经济制度及其理论针对的是人,不论是自然人还是法人,但是,数字网络经济活动发生在网络数字世界,其主体是账户。

账户活动如果完全由人来完成,那么,依然可以将之视同为“人”,但是,账户活动将越来越自动化与智能化。起初,自动化与智能化是人为的设定与选择,渐次,便成为账户活动自我生成、自我演进的部分。

如何界分“人的行为”和“数据活动”?这要比如何界分公司法人和自然人的选择复杂得多。毕竟数据活动将越来越多,越来越复杂,将其回归为,或还原为人的活动,不仅在技术上,越来越困难,而且在价值上也将越来越受到质疑。

4. 数字货币是网络数字经济中的账户货币

旧经济是报表驱动,受到财务平衡的约束,新经济是数据驱动的,受到有效算法的约束。区块链是什么?首先,它是一种数理方面的技术,铺就了“从报表驱动向数字驱动的经济转型”进程中的技术轨道;其次,运用这一技术需要编写相应的一套程序,成就一套有效的算法;再次,区块链应用到实操层面,意味着确立相应的账户体系。

可以说,区块链技术下的账户体系是自发性或自动性的记账体系,这个自发性或自动性,就意味着不需要确定一个记账者,而这个记账者往往就是所谓的“中心”。所谓的“分布式记账”就是根本没有“记账中心”,这就表明,账目确准不需要中心,只需要各账户之间确准即可。这就保障了账户体系内的一致性,或不可更改性。这就意味着,与账目或账户相关的会计、审计、稽核甚或出纳、监管者等一系列程序的“剔除”,相关一干人等的“析出”。

货币起源于交易,发生于差额买卖,最初的货币应用在于弥补贸易的差额。差额的计算及其弥补,意味着账户与货币的天然关系,意味着货币用于记账的天然属性。铸币摆脱账户约束,获得极大发展,但受制于金属数量的不稳定性;纸币摆脱了金属的约束,但必须回归账户体系,却往往难以确立起实质的发行约束。

数字货币是账户货币,是网络数字经济中的账户货币,数字货币多种多样,同样受累于发行约束的不完善性。比特币提供了一种总量受约束的数字货币,但是发行成本所带来的波动性是其“软肋”。不过,比特币在技术应用上是比较成功的。

账户体系的革命,不仅意味着账户体系自身的变革,还意味着账户内的货币也发生相应的变革。单有账户的革命是不够的,必然要求相应的货币变革。数字驱动的新经济意味着账户体系内的货币必然是数字货币,而账户体系的确立离不开区块链等数理性的技术。

只有当账户和账户内的货币完全数字化、网络化,新经济与新金融才能确立。

账户在数理经济环境下,重要性将极大地超出现实的想象,企业和个人将逐步退出直接交易,转由账户体系来完成。大量的自动交易或智能交易将在各个账户体系内完成,账户自身或将拟人化,并获得相应的法律地位。这必然对货币、企业、财富等带来冲击。

5、区块链对未来生态经济的最大颠覆

数字网络经济带来了“交易大爆炸”,这就使得数以亿计的个人在庞大而复杂的经济体系的博弈中胜出。而区块链可以低成本地让互联网上的数字资产确权,从而降低全球的信用生产成本,有可能让广大消费者顺利过渡为投资者,创造一个全新的财富时代。

信用的产生是为了提高市场效率,信用促进了金融的产生,人类的信用有两种选择,要么相信物(资产),要么相信人。“布雷顿森林体系”失败后,信用的生产越来越向人倾斜,我们现在生活在人类历史上少有的一个只能相信人的信用阶段。

全球信用资源现在是极其昂贵的,当前的这种信用生产模式,想让全球交易速度能够超过生产速度,实际上就是希望建立一个“麦克斯韦妖”的智能系统,每个记账人都变成“麦克斯韦妖”,基础协议就是盖时间戳,防止重复支付,从而使得整个系统可能保持一个低熵,能生产我们最为重要的信息­:信用。

比特币的区块链为将来全球信用提供了一个最更根本的锚定机制,将来很多信用可以存到区块链里边,全网证明,但是,它不是黄金这种最原始的物质锚定,而是数字加密锚定。

区块链产生网络信用真正的意义是使得网上虚拟资产确权的速度,跟得上交易速度。将来的大数据可以确权到个人,将数据加密成HASH值存储在区块链上,只要全网记账,就不可篡改,能作为信用基础,而且是全球概念的。

数字资产确权的速度跟得上交易的速度,信用生产的速度跟得上交易的速度,这是区块链对未来生态经济可能产生的最大颠覆。

声明: 本文由入驻基智地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基智地立场;基智地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